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我的的理书札记

  • 贵州高致贤
  • 等级:青铜
  • 经验值:3823
  • 积分:
  • 0
  • 21280
  • 2019-11-22 06:24:00

我的理书札记

高致贤

[题记]:这是第五次搬家了,搬入自建房,不再迁居了吧,故将积存几十年的书刊彻底清理一次。书橱只有两千多个书位,存书须清除一半多。耗时旬余,感受良多,遂作札记。

一、清风翻书

彻底清理多年积书,因旧房潮湿,屋漏屡遭连夜雨,又遭一次椽断瓦落雨灌屋之灾。纸箱遭水泡,书刊遭大殃。但因当时无处晾晒,只好原封储存。待到迁入新居,释放书刊出箱,潮书得以解禁,幸遇天晴,摊开书刊于室外院坝中晾晒。合本晒书,干得很慢,须翻开书页,方能加快干速。但一人一次只能翻开两页,实在太慢。我正为如何加快翻速而一筹莫展之时,一阵清风吹来,将那些潮湿的书页胡乱翻开,平空增加了晾晒面积,加快了晾晒速度。于是,我希望那风再大再乱,加快流速,频将书页掀动,快些晒干潮书。风帮了我的大忙,一日多晒干不少。我不敢再讥笑:“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了!而且深感风虽不识字,助我晒干书。这比那些书也不翻,让书霉烂,自己却把时间和精力花在灯红酒绿、醉生梦死中的识字人好得多。

二、可怜《母亲》

50年代,我便从拮据的收入中挤出钱来买了一部高尔基的《母亲》。尽管是平装,但因我的酷爱,保存了几十年。由乡下搬进城里,城内几次迁居,每次迁居都要实施书刊“减员”,卖掉送去若干若干斤。可对《母亲》我却始终不弃。谁料在最近对房屋拆旧建新的搬迁中,因积压太久未能翻动,致使《母亲》既遭潮霉,又被鼠咬,还挨虫蛀。可怜随我几十年的《母亲》啊,已成老弱病残,只好忍痛割爱,让其退休。不得不让我深感历史沧桑之慨了!

三、故友重逢

清理书刊,我总要先看扉页,是否赠阅?再浏览目录,看有没有我的文章,以便区别存放。这一看,便从中发现不少早年见过的文朋诗友的名字。当时我们常有文字交道,不管见过面没有,名字都是熟悉的,有如今日之圈朋博友。可到我晒书时,不少文朋诗友的名字均已淡忘。其中,有的以文为砖,敲入官府;有的凭名下海,做了巨商。他们的名字已在文坛消失。当然,也有老弱病残不能再从文者。至于那些仍在坚持笔耕的老友,有的已成名家,他们的作品已很少在一般报刊上露面了:要就是别人访谈,抑或自己出书。但这类文友毕竟不多,多数还是被岁月淘汰的。所以,我们的名字就很少在报刊上邂逅了。翻阅收藏文学刊物目录,偶见老友名字,喜出望外,故友重逢,倍加亲切!

四、见字如面

对作者题赠之书,和故友的题签留言,我格外珍惜。看到文友的亲笔题赠,真有“见字如面”之感。物换星移,岁月沧桑,著名诗人张克,作家陈学书、武光瑞、杨光勋等一些签书赠我的文友已先后离开人世。细阅题签,不禁黯然神伤。珍藏其书,以兹缅怀!

还理出一些题签《留念册》,当年同学毕业、文友散会,情投意合者多有题词留念。重新审视那些题词,又见题词者的名字,会引出几多回忆、一番感慨。虽不知他们而今安在?可“见字如面”之情已油然而生。

清理书刊资料,又见故人故事,想起当年激情满怀,热火朝天,抑或信誓旦旦的情景,不觉感慨万千。好在文坛新人辈出,社会向前发展,令我从那些新涌现出来的名字中获得许多欣慰。

五、死书变活

有些二三十年前的书刊,因旧具有一定的阅读价值,数次搬家均留了下来。这次搬家却把它们处理了:让妻搬到街头设摊,无偿借阅或出售。这些书,本来可以一次性出售或送人,但那就完全失去了它们的阅读价值。上街处理,借阅者爱书;购买者更会认真阅读。或借或卖,借的不追还,卖的超低价,均为其找到知音,不失其可读价值,藉以达到不轻易抛弃之目的。

为什么留了多年的书刊现在才作处理?当时很难买到的《数理化自学丛书》之类,是大孩用了二孩用……为孩子们升学深造起过不小作用。而此时,孩子们工作的工作,读研的读研,似已用不着了。孙辈尚小,待他们长大之后,其书内容已觉过期。可这些书,对当时的一些学生和社会青年尚有一定的适用价值。这些我无暇顾及之书,若再存放,势必变“死”,到时终成废纸一堆。存书不是目的,书的价值在于使用。关死不如放生,与其让它闭死,不如早点送到需要者手中。

这些书有如鸡肋,食之无物,弃之有味。那味是什么?就让读者自己去品尝吧!

六、旧书退役

书在逐年增加,橱亦有所扩充,但毕竟容量有限,只能保持一定的书位,新书上架,旧书退役成了必然。

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书逐渐变旧,旧书逐渐退役,尽管心中仍觉得它们是财富,但因新书踊入,需要书位,且知识不断更新,总不能让旧知识老是堵住新知识载体的上架呀!每次清理书籍,总要让一些旧书退位,实现新陈代谢。那么,是否就不留一些旧书了呢?非也。不过,只能留下如四大古典名著之类的精品和词海、典籍之类的工具书。这类书退役后仍可温故知新。一些赶时髦、逞浪潮的作品,运动一过,价值全无,只能是过眼烟云。故6070年代出的新书,很快就变旧了,被淘汰者居多。

统观书之退役,不尽在纸张新旧,主要看其内容。只有经过历史检验而显出较强生命力的书,才能传之后世,退役后仍有一定的实用价值。

几经筛选留下来的书,一是内容好,二是包装精,三是未毁坏。精品精装保管好者,方得流传。否则,就难逃被淘汰之命运!

2019.11.9发现组合于深圳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1280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