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新编聊斋《睡功》作者陈季

  • 镜泊晓月
  • 等级:白银
  • 经验值:7840
  • 积分:
  • 1
  • 5228
  • 2019-11-16 10:11:42

                  睡功


              作者陈季


      邻居李老太,年近九旬,身无大碍,尤喜床铺,每日除吃喝拉撒外辄卧,卧即呼嘿!轻唤之,则应,道曰:吾弗睡,眯而已,家人进出皆知!一日有邻街者摄手摄脚入,嗅其声,知老太卧,嘿呼,而不知老太假寐也,遂行窃,正忙乱间,老太立于其身后道:小子,到手未?窃者惊,坐于地!回头见老拐悬于顶梁之上几落下,荒乱时己之电话落地尚不知,抽身逃遁,李老太几经拧转始近门,见锁己坏,拾把椅子于门侧坐,遂即酣,待儿孙辈归见之,始知被盗,老太交出电话,始知某某所为,儿寻至小贼家中诈之曰:家中失窃款项及贵重宝物欲讹之以报警!      

       贼泣曰:本欲找小强赌!入见老太酣睡,邃起歹心,本不敢大弄,寻觅俩小钱花花也就是了,怎奈老太发觉,举拐欲削小的头颅,小的在荒乱逃遁时反到将电话遗失,小的实在是分文未曾到手,反到是亏空许多!老太儿见其室内四壁霜寒,厨空灶冷,料也诈不出几钱油来,踹其几脚,唾了两口,回身见墙洞之间有一一照两明一盏油灯似乎是一古懂,用袖子袖了袖,见是老铜打制,是个老物件,忙揣了怀中,将电话丢在地上,踢了过去,转身出门,回家了去!这壁厢小贼见人走了,电话拾起,见无大碍,回环一周单单只是不见了家传油灯,又不敢去讨,只是闷闷的坐在炕沿边上不停的吸着手卷黄烟。

       噫!这事闹的本来想发笔小财却反到被别人打劫,当初何必有这想法来,若是当初寻人不见即返,哪里还能够失盏油灯!悔不当初矣!做人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冥冥之中报应不爽哉!


        2019年11月15日上午写于哈尔滨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228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睡功


              作者陈季


      邻居李老太,年近九旬,身无大碍,尤喜床铺,每日除吃喝拉撒外辄卧,卧即呼嘿!轻唤之,则应,道曰:吾弗睡,眯而已,家人进出皆知!一日有邻街者摄手摄脚入,嗅其声,知老太卧,嘿呼,而不知老太假寐也,遂行窃,正忙乱间,老太立于其身后道:小子,得手未?窃者惊,坐于地!回头见老拐悬于顶梁之上几落下,荒乱时己之电话落地尚不知,抽身逃遁,李老太几经拧扯始近门,见锁己坏,拾把椅子于门侧坐,遂即酣,待儿孙辈归见之,始知被盗,老太交出电话,始知某某所为,儿寻至小贼家中诈之曰:家中失窃款项及贵重宝物若干欲讹之以报警!      

       贼泣曰:本欲找小强赌!入见老太酣睡,邃起歹心,本不敢大弄,寻觅俩小钱花花也就是了,怎奈老太发觉,举拐欲削小的头颅,小的在荒乱逃遁时反到将电话遗失,又不敢回去寻,小的实在是分文未曾到手,反到是亏空许多!老太儿见其室内四壁霜寒,厨空灶冷,料也诈不出几钱油来,踹其几脚,唾了两口,回身见墙洞之间有一一照两明一盏油灯似乎是一古懂,用袖子袖了袖,见是老铜打制,是个老物件,忙揣了怀中,将电话丢在地上,踢了过去,转身出门,回家了去!这壁厢小贼见人走了,电话拾起,见无大碍,回环一周单单只是不见了家传油灯,又不敢去讨,只是闷闷的坐在炕沿边上不停的吸着手卷黄烟。

       噫!这事闹的本来想发笔小财却反到被别人打劫,当初何必有这想法来,若是当初寻人不见即返,哪里还能够失盏油灯!悔不当初矣!做人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冥冥之中报应不爽哉!


        2019年11月16日上午写于哈尔滨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228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