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我终于有了书橱

  • 贵州高致贤
  • 等级:青铜
  • 经验值:3823
  • 积分:
  • 0
  • 2597
  • 2019-11-08 04:55:12

我终于有了书橱

高致贤

  我终于有个书橱了,在我57岁那年!

  趁着暑假期间,妻子请来我的侄子侄孙,为我做了个书橱,她对木工们说我想这个书橱想了几十年,今年要为我实现这个夙愿。其实这又岂止是我个人的夙愿?她亦如斯!

  当时我俩结婚已经33年了,那时的结婚,打拢铺盖就同床,哪有什么组合式家具、音响和电器之类的东西?连床都是借用公家的。但我却有不少书,没有存放处,又还一次次买书。书籍日渐增多,越发想有一个书橱。但因子女多,工作忙,负担重,一直没有这份精力、经济和时间来做它。几次搬家,最使我头疼的就是如何收拾书刊的问题。

1967年以前,我已有了200多部文艺、政论等方面的书籍。几次被迫搬迁住处:从单间搬去集体住宿,这已容不下我那两大纸箱书籍了,只好请内弟运到乡下岳母家放存,谁知在那“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书也成了“废物”甚而“罪证”,乡间已没有一本书的藏身之处了!因而,我那些书便被识字的拿去“批判”,文盲拿去包面条或糊壁头。声势浩大的“焚书”运动中,孀居多年的文盲岳母早被“红卫兵”吓破了胆,以为别人把书拿走便是脱祸求财了,便任人拿走或送熟人,最后除一部《辞海》外,其余的尽数洗劫一空,“落得一片空白大地好干净!”

  爱书之癖,使我后来又白手起家,聚集起书来。那时的报刊用稿不发稿费,但要赠阅图书。有的文学杂志社还长期寄赠刊物。实行稿费制了,有的杂志社还将稿费买书赠作者。还收到一些选入我的作品的合集,也有作者题赠之书,更值得一提的是,我加入中国作协贵州分会后,凡作协会员出的图书,作协都要分发给各会员一本。书又渐渐多了起来。但因没有书橱,多数积压于纸箱内,使用极不方便。后来,我便用我在文革期间自己钉成的一个大木箱竖起来,中间放两层横隔板做成一个简易书柜,仍是杯水车薪。我又用从老家运来的老祖母留下的一个破木柜竖立加隔做了一个。但最多的还是用厚壳纸箱装。

  买书、赠书来得零乱,新时期以来我又搬过三次家,每次搬家之前都要将书刊重新鉴别一次,决定去留,开始丢弃一些,但总是舍不得,收装时觉得太多了又再剔除,弄得3个读大学的女儿精疲力竭。鉴别也由细到粗,疲倦了,甚至将不该丢的也丢了,每次搬家都要卖掉几百斤。搬进新居,无处放存,还要剔除去卖。先后几次将一千多斤书刊当“废品”卖掉。看到小贩担走那些书刊时,我心中暗自流着血,但仍笑脸相送,欢迎再来。因为我的住房太窄,又黑暗又潮湿,实在容不下那些书刊。经过几次剔卖,我以为家中书刊已所剩无几了,因而,这次打了个2×4米的大书橱,中分7层,整整占去一堵墙壁。亲友们有的说我贪大,有的戏称太“蛮”气,认为在一个小县城里,既非图书馆,又非档案室,家庭藏书怎能用那么大的书橱?我也怀疑自己的书装不满它,认为妻子安排打得太大了,只好说:“宽取窄用也好嘛!”

  书橱打好了,茂儿、明霞这两个读重点大学的女儿整理了好几天,边理边上架,书未上架3/4,橱已爆满了,不得不将原来想就此弃掉的两个旧书橱再用起来,仍然装不下。

  家中太潮湿,整理中发现霉烂不少,搬到室外晾,几个收废书者竞相求购,我要价10元钱1斤,他们十分惊讶。我随手捡起一本定价40元的书给他们一过秤,不到2斤,但最后还是以2角钱1斤卖了一些坏得太多的,小贩们也不失望了。

  盛夏酷暑,烈日炎炎,在本城中,唯有我在晒书。原因有三:一是家中潮,二是书刊多,三是无书柜,这才得以将藏书置于光天化日之下。当某些人穷得只剩下金钱的时候,我却富得只有书了!我终于有了新书橱,但写字桌凳仍然是旧的。

  一晃12年过去,今天我已用上了电脑桌和笔记本电脑写作了,但我的藏书仍然藏在贵州大方的住宅中,在深圳还须借书读。好在一个通用借书证在全市各图书馆通借通还。这个“书橱”又不知比我的私人书橱大多少倍了!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597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