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我的初恋我不懂

雨后,清风卷走了仅剩的几朵残云,天空清新剔透,像一面瓦蓝瓦蓝的镜子,深邃透彻。

   太阳耀在当头,摇曳出一地的金色
   我嵌在这山水之间,与时空的维度中;
   花草弥漫着花香,这田野,这山林,这泉流;
身边的蚂蚱“啧啧啧”叫个不停,时不时地亮出华彩漂亮的翅膀跳飞起来,滑翔一段距离便一头栽在草丛中;头顶盘旋的小鸟唱着悦耳动听的歌声,一会儿展翅滑翔,一会儿直入蓝天。望着它们各自激情的表演,我却索然无味。

 是的,我的心里空落落的难受,像似缺少了什么,想要去寻找什么,连我都说不太清楚;
   
手臂挽着菜篮子,只是一个道具而已,遇到了菜地也无心去挖。兴奋的脚步失去了疲劳的知觉。翻山,只是在翻山;寻找,只是在寻找;是梦的驱使,还是心的索取?时间是无情的怪物,岁月是残忍的魔鬼;一不小心,就把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推向杂念丛生的世界;青春,迫使我多情起来,对异性的渴望与爱慕与日俱增;异性的影子常常在脑海中萦绕徘徊,偶尔便会幻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情景来,任凭我极力地逃避她。
   
翻过一座山头,又一座山头横在前面。山永无止境地延绵,梦也随之而延伸。山后的风景,是诱发我好奇翻越兴趣的动力。我想:人生其实就是无数次翻山的过程,敢于面对,敢于挑战;只有登高望远,才能够收获风景。
   
突然,从山的背面,是的,准确无误,是从山的背面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嬉笑声。顿时,我青春激荡的心升腾起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呼吸加速,心脏开始“咚咚咚”地狂跳,像小羊吃奶顶撞母乳一样剧烈。

 渴望与诱惑迫使我脚下生风飞一样爬上山头;搜寻,迫不及待地搜寻,一幅画面映入眼帘;一片开阔的山洼地上,两块巨石旁边,她和她嬉戏在花草丛中,还有散放的两头老牛专心啃噬着青草,蚕食着野花。
   
被这美丽的风景迷住了,不由自主地停下飞快的脚步,呆呆地、静静地感受,好像整个世界只我一个人似得。
   
“嗨!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像根木头桩子似得!”
   
她的一句话把我拉回到了现实。
   家穷,
使我从小就在心中扎下了自卑的根儿,每当看见比我穿扮好的人,心生羡慕,心生幻想,可从不敢与人家搭话;同村子同龄人基本上都陆陆续续地娶妻生子。可我呢,距离成家还有很长一段路。我在家里排行老七,在我前面还有三个哥哥排着队呢

   常常想我是成不了家,从中年到晚年,孑然一身,孤苦伶仃,就像村中孤鳏了一辈子的王二久、二来栓一样。但总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支撑着我前进的动力,我翻山越岭,面前的景象使我一时懵懂了神志;茫然之余,望着她们,沉默着,不知如何回答她的话。
   
“嗨,你倒是说话呀,难不成是个哑巴吧?”
   
在她的逼问下,我潜在的幽默风趣从沸腾的血液中奔袭而来,漫灌在脑海,从嘴里被释放了出来。我清了清嗓子,亮着嗓门说:“花香迷住了我的心窍,连同我的思维。说话要有方向,正如遇到了你们,路子要找对。·····。”
   她打断了我的话,说:
“别咬文嚼字了,我们都是瞎汉,听不懂。先说说你是哪个村的吧?”
   
我回头一指,一直注视我的那位女孩抢走了话题,说:“嗨,原来跟我三叔叔一个村的。我想起来了,你是毛格尔。”
   
“好记性。”我夸奖她说:“我可一点点印象都没有了。”
   
“我叫二毛,她叫慈子。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过‘过家家’游戏呢,我对你印象可深了。······。”二毛快言快语,滔滔不绝,说个没完没了。
   
慈子打断了她的话,抢话说:“你现在是干甚的?”
   我还是犹豫了一下,才说:“修理地球。”
   “修理地球也挺好,我喜欢。”
   
二毛看出点儿端倪,向我挤挤眼,一座山隐去了她的身影。
   
慈子打开了话匣子,没有我插嘴的空儿。谈天说地,谈理想,谈抱负,谈人生。每在感叹之余,眼神中流露出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向往。她很直白,也很坦率,表达出一见钟情,与我相爱的心声。
   
阳光是一位热爱偷窥的色魔,轻轻飘过的浮云遮挡不了它的视线,一味地仔仔细细观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毫不放过一丝一点的小秘密;小鸟从远天飞来,在我们的头顶旋来旋去,似乎读懂了我们的心思,欢快地唱着歌,动听而又委婉。蚂蚱也要凑凑热闹,在我们的身前身后跳来跳去,欢悦而又轻佻。
   初秋的北方是最宜人的季节,山野中的风为我们送来了清爽。我只醉在这时光中、季节里,心像灌糖一样甜蜜蜜,心脏随着想象编织的梦境起伏、澎湃、跳动。

 一浪高过一浪的激动,反而促使我的心情放松,放松到了肆无忌惮。渐渐地,我们的身影越来越靠近,靠近。
   她秀美的容颜
透着羞涩的红润,肉嘟嘟的两座丰乳随着呼吸的气流起起伏伏,诱导着我的心随之而激烈颤动;她的眼神,就像丘比特的利剑,一枚枚地射向我,刺入我的心,热辣辣的激烈;她匀称的身段,极具弹性的臀部,浑身散发着青涩的诱惑。她法国著名画家伊丽莎白·路易斯笔下的一幅传神作品,美的让人窒息,至少在我眼中。
   
她渐渐地靠近我,闭上了眼睛,嘟起了香唇。爱的浪潮迅速席卷而来,欲望与冲动侵袭身体的所有部位,浑身感觉少有的酥麻与不自在。我想,我想,我的头渐渐地贴上去。忽地,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缠绵,
人生最最美妙的生活情趣,分享着幸福与甜蜜的味道
   
“慈子,天不早了,我们该回家了。”二毛从山后走出来,远远地吆喝道。
   
“噢噢,行,知道了。”她忽地睁开双目,分开,与我拉开了距离,极不情愿地应承着。
   
“我真心希望时间永远静止在这一刻,这一秒。”我煞是伤情。
   她神情地望着我,几份不舍与留恋从眼神中传递给我。她说:
“后天,我还来这里来放牛。”
   
她拉起了牛,跟在二毛身后走了,走了。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像丢了魂似得,浑身无精打采的样子。虽然我们只是短暂的一见,只有不到半天的时间,可她却在我这块爱情的处女地上种上了挥之不去的思恋。
   
时间这个恶魔总是在捉弄人,快乐的时候总是不经意间悄悄溜走;痛苦的时候反而慢吞吞起来了,像似行动不便的老人。前后三天时间,等待却像三年那样漫长;
   
再次相见,与时间竞争。飞快的脚步却像慢的不能再慢的镜头,渴望而又迫不及待;
   走近她。她与我感觉是那么的亲近;是亲人,就是亲人。
我们紧紧地拥在一起,在时空中缠绵,享受爱的浸润。我们海誓山盟,我们情真意切,一切似在梦里;我们有说不完的话,有表达不了的情。爱已将我们紧紧地粘在了一起,只恨时光匆匆,只恨时空太远,只恨岁月无情。
   每在
日落时分,便是我们难舍难分的时刻。情深时,不肯离去;望一轮明月,感慨人生,憧憬未来。
   
我天真地认为爱是单纯的,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在我心里,确定我们是一对棒打不散的鸳鸯。我已为我们的未来铺设规划幸福的愿景。完全忽略了世俗观念的根深蒂固,忽视了客观因素的主要影响。
   我完全相信我们的完美结合
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我把心彻底交给了她,忘却的时间,忘却了自我,完全沉浸在爱念的氛围中。
   好景不长。一天,她突然跟我说:
“我妈说有一个后生在大同下煤窑,家里挺有钱,已经谈好了彩礼钱,让我嫁他。”
   说罢,她低垂下了头,泪水扑簌簌地流淌了下来。
   我一时语塞,不知所然,只有伤心的泪水夺眶而出。
   她用袖头抹去眼泪,坚定地说:“你娶我吧?”
   “我、我、我、······。”面对心爱的人,我
身无分文,我能说些什么呢?
   
她急切地摇着我的臂膀,说:“你的像个男人,说话呀!”
   我嗫嚅一会儿,说:“眼下,穿的、吃的、住的,还有彩礼钱,我一样······!”说着说着,我哽咽了起来。
   她忽地抬起头,从她那游离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无奈与低落;一只脚抬起来,一个劲地踹踢着脚下那朵无辜的小花草,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难道我们只是一场梦吗?我不信,我要你娶我。”
   
此时此刻,我才清醒地认识到,幸福不是坐等来的,爱不是靠空想的。人肢体的壮实并不能说明你强大,拼搏精神与坚强的意志叠加在一起,才能够使你变得强大。我们虽然真心相爱,但有些爱不完全取决于两情相悦,需要有物质的填充,更需要自身能力的支撑。我咬牙切齿,我恨怨自己,我的心碎掉了。犹豫了半天,我才下定决心,说:“给我一年时间可以吗?”

 “现在,我把我给了你!”她斩钉截铁,慢慢地解开衣扣。
   我一把抱起他,把她平平地放在草丛上。我想,我想,我扑上去,把她压在身下。突然,我的脑海翻腾过几个概念,我怕,怕我万一没能力娶她为妻,这样做会伤害她一辈子。理智浇灭了熊熊燃烧的欲望,我在告诫我自己,我不能这么做。
   我坐起身子,
去她脸上的泪水,帮她系住了扣子,扶她起身。
   “你等我,我一定娶你。”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泪水穿过偏平的额骨,流进了她的嘴里。咸咸的味道,她使劲地咽进了肚子里。
   回到家里,我便收拾行囊。我远离家乡来到了东胜,起早贪黑在大街上街摆摊设点做起了生意。我省吃俭用舍不得花掉我所挣到的每一分钱。一年下来,我积攒下来不少的钱

   临近年根,我满怀希望地赶回了家,顾不上跟父母寒暄几句,便行色匆匆地去找她。可是,她已经出嫁了。我哭、我笑、我喊、我闹,天地悠悠,宽广深邃,哪里才是抚慰我创伤心灵的地方。我顾不上过节的喜庆,听不进父母的安慰,执意到大同矿区去寻找她。不为别的,只想从她的嘴里听到一句告别的话;
   我不怨她,怨只怨自己太无能。如果我是一个强大的人,我决不会失去她。
   我失魂落魄地
走了几个矿区,逢人就去打听,见人就去问询。可是,任凭我走的脚起了泡,花完了盘缠,还是没有找到她的线索。
   我绝望地遥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到处都是灰心丧气的阴霾,连一丁点喜庆的感觉都没有,任凭鞭炮的渲染。
   回到家里,
我睡炕不起,我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可怜
父母亲站在我头跟前,苦口婆心地劝导我,父亲说:“人生的路刚才开始,面前的挫折与困难很多。如果你不能够正确面对这些,就不配做男人。”母亲说:“爱不单单只靠缘分,天分也得讲究。你们是有缘无分啊!但妈相信,只要你肯努力,肯向好,好姑娘有的是,不愁成不家。”
   在父母的一再劝说安慰下,我终于缓过了神。
痛苦的思恋随着时间的消失而渐渐地消褪。经过艰苦奋斗与不懈拼搏,我很快就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其乐融融。
   
我的初恋让我明白了许多东西,使我感慨万千;不是所有的企望都可能变成现实,还有意想不到的挫折和困难;不是所有能遮雨的都是伞,还有无语的树和寂寞的檐;不是所有的路都能走得通,还有绝壁的天堑和漆黑的深涧;不是所有的问都有答案,还有无声的悟和淡淡的禅!人生不要回过头只盯着绝望,更要从容地抬起头仰望希望。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828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