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一戴纱帽病即止

  • 蓝色雨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26
  • 积分:
  • 0
  • 1815
  • 2019-08-19 08:54:12

汤显祖是晚明时的一位诗人和剧作家,诗人的狂放无羁,剧作家的青楼歌舞,文化人的风流放荡,狎妓嫖娼,在他身上兼而有之,可谓毛病多多。不管是消愁遣闷也罢,寻欢作乐也罢,借娱转移也罢,都属文人中的正常现象。汤显祖作为当中的皎皎者,文亦显赫,行亦放荡,病得不轻。“诸公纷纷去何所?隔岸荧荧高烛举。若非去挟秦家妹,定是将偷邛市女。”不是挟妹就是偷女,身处此境,过此生活。迷醉其中,难以自拔。

但好景不长,境遇突转,他为官了,“如今两鬓笼纱帽。”大概是在万历十一年中进士之后,在南京当官。为官又能怎样呢?为人不当官,当官都一般,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一掌权就阔,一阔脸就变,一人当官,鸡犬升天。这是初为官的普遍现象。汤显祖也变,变得前后判若两人,离群断友,别“轻烟澹粉”之地,要有个做官的样儿了!他诗描当时的心情和境况:“如今两鬓笼纱帽,轻烟澹粉何曾到。眼看诸公淹夜游,心知此事从谁道。衙斋独宿清汉斜,灯影笼窗半落花。拼不风流长睡去,却持残梦到他家。”既然为官了,就不能像以前那样风流倜傥了,既然戴上了纱帽,就要按官规行事。那些昔日“挟秦家妹”“偷邛市女”的同伴,不断地勾引劝说诱导,也不能再随他们去了。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想起自己“情如秋水气如云”的当年,但也只能深夜独守衙斋,与孤灯为伴了。无奈之中,只能用一觉大睡去忘却这所有的烦闷,不料梦中却又奔向了牵肠挂肚的“他家”。行止而神往,神往而迫亡,可见他心理的折腾。最终官念为重,官形为上,一戴纱帽病即止。

岂止是止住了小毛病,克服了丑陋行为,一戴纱帽正气扬,他要对得起自己的纱帽,揭露贪腐,抨击邪恶,议论时政,上疏朝廷。“乘兴偶发一硫,不知当事何以处我?”“睹时事,上疏一通,或曰上振怒甚,今待罪三月不下,弟子不精不神,盖可知矣。”结果贬官免职,辞官归隐。结局不是很好。

官是一种职务,任职前后,形成三个阶段。官前阶段,对官员来讲,属既定阶段,已经做过的事实,已经形成的秉性,在那儿明摆着,但那只是一个人的行为或思想。如果要选他入官,那也是撞大运,撞上了官家的标准和条件,就当官了。当官以后怎么做,做什么,是个关健。为了保证当官以后做好做漂亮,官声显扬,把功夫下在官前的审查和考核上是常有的事,筛选以后,人碴漏下去,人精选上来,前期工作准确到位,毫不含糊。可一旦戴上纱帽,官中之事,就身不由己了,人称“一般黑”,又归之为“大染缸”,到底是自己有黑,还是被迫染黑,就很难说清了。

像汤显祖这样的人是难入选的,既便选中,也是“带病提拔”,逻辑发展应该是旧病复发,愈来愈重,最后不可救药。但汤显祖违背了这个逻辑,戴纱帽即病止,前后判若两人,与之前彻底断裂,不管内心搏斗多么激烈,煎熬折腾多么痛苦,最终还是以胜者自居,成为战胜自己的赢家,可见他有多大的自控力。光有自控力不够,还必须有良知,汤显祖师承阳明,修炼心学,“时时致良知的功夫,”“认得良知明白,”判断力了得!他自觉判定那些该控,那些该放,控放荡,放正直,控邪恶,放真诚,控缺点,放优良。这一控一放,恰到好处,官涯放光。

我们不否定选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有选就有应选,有应选就有准备,有准备就有伪装,有伪装就有假冒,有假冒就失真相。欺骗存其中,当官何不露真相。当应选成为一种机制,有备而来,应选精备,充分准备,决心拿下时,选就成了儿戏!精于伪装,疲于装饰,苦于识破,幸于成功。人家就是冲着利去的嘛!几千年的选官失败,莫不在此。

选官贵在选心,选心难觅心迹,于是以外代内,以外在形式代替内心活动,简而化之,看一言一行,观一举一动,测喜怒哀乐,验世故交往,做的这么好,心岂能不好!或做的这么糟糕,心岂能好了!岂不知那是备的成与败,演的好与坏,与心无多大关系。心与形划等号,促造形之势隆,通掩心之术盛,人人懂此法,官官通此道而入官衙,当上官不为己才是怪事呢!

官要选,要选有良知、良心、善心、道德心的人为官。心是个体的秘密,选人就是要破解这个秘密,看透这个秘密,择心而用之,才是最可靠的用人。一个有良心的人,既便他有“劣迹”“暇疵”“缺点”“不良”,你放心,一旦为官,心会指示指引他照心去做,违心是不行的,自已不答应。像汤显祖那样,一戴纱帽病即止。如果没有这样一颗心,那怕他有光、有彩、有亮点、有名声、很叫好、颇出众,靠不住,一戴纱帽即变形。这是被官场历史反复证明的。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81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