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年年有余 岁岁平安

  • 何必易名
  • 等级:白银
  • 经验值:7213
  • 积分:
  • 6
  • 4194
  • 2019-08-11 19:42:06

年年有余 岁岁平安

按语:这是一个沿用了几千年的古老命题,我们对它究竟有多少了解,又寄托了什么样的期望!

实际情况是我们的祖先在这个平凡的命题中隐含着非凡的智慧和传承的内核。在中华民族代代相传的习俗中以一年之计在于春的春节将古代“颁告朔”的形式演变成“春联”昭告天下。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194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194 个阅览者

观星台

帖子附图:

岁星与月 1

帖子附图:

岁星与月 2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194 个阅览者

观星台

帖子附图:

岁星与月 1

帖子附图:

岁星与月 2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194 个阅览者

观星是一项古老的事业,故春秋战国时期的【管子】记载有上古“传天数者”一职。
我们现代人来理解古代经典的含意,不是一句“迷信”就可以概括的,古人祭祀要求甚严,特别是时间、时刻,不得有误,否则搞错了时辰,拜错了祖宗是谓大忌。
一个“传天数者”的名词,包含着多少先人的毕生所为,也是以家族的生死存亡为“抵押”,容不得随性而为。累计百代终成大业,故留名于世也。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194 个阅览者

网上搜索,手机资料显示有如此记载: 

康熙晚年,禁止公开讨论天文预兆和历法研究,甚至在1713年起,科举考试中也禁止了涉及天文、乐律和数学等科学内容。

 

[锐评]:实质上,自汉初汉武帝诏天下之才,编撰[太初历]以来,历朝就一直将与编制历法有关的" 传天数" 职责限制在仅仅为宫廷服务的"太卜" "司天监"之类专职,并以家族继承的方式,将这一"通天、告祖"的专有认知垄断起来。也是汲取自“文王縯易”以来,各诸侯崛起,争夺“通天术”的应对之策。世事难料,没有绝对的垄断,朝代更替之间,“传天数”之术流散民间,并且为了生存,多以璵勘命相之类作为谋生,并且,世代相传中原义不断变异和丢失,好在先人的一句“大道至简”,传承的“最初”点醒了“梦中周公”。    

 

 

手机资料

当时的中国,有人疑古,有人反对疑古,顾颉刚和胡适的合作将“疑古”思潮推向高潮。混沌岁月结束之后,中国人对激进的文化变革没了好感,晚清时期的学者,大多是从中国传统的考据学来研究

 

 

我国古代天文家创造了一个“岁星纪年法”。但是,岁星的运行自西向东,这就对“岁星纪年法”的实施带来了很大的不便。这些问题自然是难不倒我们聪明的古代先贤的,他们假设在岁星的对面有一颗看不见的星,称为“太岁”,太岁的运行方向与岁星相反,而运行周期一致,这样一来,就得有专属名词表示其所在的方位,用以纪年。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194 个阅览者

对于“传天数者”的发掘,还是在网上看到天文史专家江晓原先生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到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管仲的“管子”一书,载有上古时期传承有序的职业“传天数”者(中国古代典籍,非有特别的人为特别的课题,才会孜孜不倦的追索,再加上馆藏古籍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借阅,谁能通读浩如烟海,并且注意到5000年前有这么一群观星者!)

《史记·天官书》载:“昔之传天数者:高辛之前,--重黎;于唐、虞,--羲和;有夏,--昆吾;殷商,--巫咸;周室,--史佚、苌弘;于宋,--子韦;郑则裨灶;在齐,--甘公;楚,--唐眛;赵,--尹皋;魏,--石申,知天数。

曾几,一提到巫,就会联想到西方文化中骑着扫把的女巫,百年之久,国人也普遍癔测历史上的这个行业和历史上先人,甚至,因为简体中文[医]来源于繁体中文的[毉],训诂学者和(中)医者努力区分医、巫有别。

实质上,上述摘录中的“石申和甘公”就奉献给我们一个世界最早的天文星图-[石甘星经],足以证明“传天数者”的职守。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194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