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那三两年的事儿——梦中惊魂

  • 李勇
  • 等级:陶瓷
  • 经验值:801
  • 积分:
  • 0
  • 928
  • 2019-07-12 17:36:58
那三两年的事儿——梦中惊魂
2019.07
      编者按:以连载的形式浅显表述这三两年的林林总总,实事求是就2015年以来自我真实经历书写成文字,算是对家的一种怀念吧——这儿有爱的和风细雨、这儿历经风雨交加、这儿曾经狂风骤雨……见闻成长,愿春风化雨从这里起航,唱响风和日丽的向往!
      脚下莫名一滑,重重摔倒在地。肥头大耳、獐头鼠目一个个欺身近前——嘲笑、冷笑、狂笑……那身后已然染白的双鬓瑟瑟喃语、亘古慈祥的笑容下隐含闪闪泪花。
      睡梦中蓦然惊醒,愧疚于心底再次不断蔓延,说不出什么样的心情翻腾着。
      艰难跋涉的路上,多少彷徨、多少无助、多少酸楚伴随着成长的惊喜、惊醒、惊梦、惊吓、惊愕、惊骇……一步步走来。
      40年弹指一挥,没有收获。特别是“梦滑”铁路2015年动迁以来,酸甜苦辣的记忆里迷糊认识了世界,一幕幕人性的丑恶、欲望的卑劣彰然眼前。
      今夜无眠!灯下轻展Word文档,翻捋那已斑白两鬓、凝望那佝偻身影、细数那沧桑岁月的深深皱纹、眷握那粗糙老茧的双手……在捧着伤感的泪痕里轻描这许许多多难眠的不羁情怀。
      随着“梦滑”铁路10月1日的通车,历时300多年风雨的上张台湮没于浩瀚的历史长河。恍然,近80高龄的父母已相伴44载。
      昨日之事美丽缠绵,悄然的遣忘中我始终无法成长以带圆你们晚年的梦。不仅如此,还要搬离那生活了甲子岁月的田园。
      一年一年的风霜遮盖不住笑颜、一次一次的叮咛油然耳畔,风风雨雨的四季里始终有一道关怀的目光盈然、一步步默默相送的双眸殷切中注定了今夜的难眠。此时,落寞的心有谁能体会?不道春花秋月无情,是那苍老寂静无声!
      许许多多时日沉浸于他们怀恋的目光——一步步颤离、一场场泪酸定格于2018年6月16日那再也回不去的家,只能这样以浅薄的文字原味浅叙昨日记忆,以宽慰无法圆梦他们眷守家园的这颗心。
      三年来的拆迁纠执,记忆小船摇摇欲坠中的各色面庞到底扮演了何种角色?我辨别不了,就这样任由瑟瑟夜风拂动满街的霓虹诉说人世间种种莫辩的是非曲直,恋恋回首点点弱许的美好。正所谓:
      颤然惊魄玄中醒,喟尔回肠愧又生。 俗世尘缘人莫辨,平心定气叙心声。 (七绝,平水韵)
      那远去了的满是记忆的上张台还回得去吗?双龙二组就这样成了痛得无法触摸的伤,再梦回一次。
      那年冬月初三,艳阳高照。乙卯年晌午时分,魅力荆城北偏远的美丽小村庄双龙村一个男孩呱呱坠地。
      转瞬即将迎来人生旅程的第44个秋天。伴随惊醒的梦让思绪飘逸岁月的风中,就这样忆起了过往的一切。  
      儿时的记忆若隐若现,搓泥巴果子玩是常态。三两小子,穿着叉裆裤,猫着腰,晃着头,摇摇晃晃用稚嫩的小手刨点松软的泥土,气喘吁吁的两手捧着仅剩三两口水的葫芦瓢,颤巍巍滴倒向眼中的“小山丘”,嘟嘟啷啷中开始和起泥来,淘点的小子时常眯着眼不忘向那上面撒泡尿,继续着那无忧无虑的童趣。
      不管你我愿不愿意成长,它总是一如既往的向前奔腾,儿时的时光早已随风飘散,一去无踪。
      滚铁环、跳房子、“斗鸡”……的游戏中,六年制小学教育及三年制初中教育戛然而止、丝毫不曾用心的高中生活浑浑噩噩中校外时光占据大半。
      儿时的乐趣浅浅回味,童年的憧憬随梦飘远,校园的豪言沉沦现实。此时,唯有慨叹:少壮不努力,现时图伤悲。
      异地短短年余炙热的木工高架系列操作在亲友的关怀下于1999年辗转来荆并入职忙碌的车间操作,尔后各行各业不断学习中亦无所进步。
      人生旅途,懂得感恩,定会真实宁静中守收获一份平淡的真情。一切,也唯有自己努力。
      人生如梦也如烟,刹那20年光景过。往事历历在目,希望仍在心中,此时一声叹息:一事无成两鬓霜,醉把茱萸感慨长。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28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