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洗澡

  • 大关孙文俊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425
  • 积分:
  • 0
  • 596
  • 2019-07-08 09:48:44

   在童年的生活中,洗澡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在这里说的洗澡,通俗讲叫游泳,通俗的洗澡是讲卫生的一种习惯。由于山区人文化低,把洗澡和竞技与讲卫生融合,更多的是解暑。我的童年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这洗澡的含义也定格在大家都懂的境界。洗澡它不仅可见证一个人的成长,在河边长大的人,也是童年不可摸去的记忆。
   罗泽河从彝良县流入我县境内,途经现天星镇汇聚青龙河、撮箕河、黄水河至岔河并入关河,罗泽河流经天星镇的地域平缓,沿岸居住的人家多,很有人气,注定洗澡一事让一个人成长中会发生很多悲欢的故事。所以天星的小孩儿说到洗澡认为自己很厉害,自诩为水老娃(意为水乌鸦),觉得是全县第一。其实在我的生活中没发现个官方的排名,究竟这样说对不对,我也不知道,就现在也没有发现产生过国家、省级的游泳运动健将,不说它了。但热天在河里洗澡的人与其它乡镇的人比是多的多,谦虚点略知水性的人多,每个经历了洗澡的人一定会有故事。
   我洗澡是进入小学后开始的,小学的一至三年级,天星镇完小我们有两个班,上课时间早上八点开始到十一点,下午一点至三点,好象是一天五节课,中午休息有三个小时,稍微大的同学跑回家吃饭,或者回去他们下午就不来了,那时早退、迟到逃学的人比较多,老师管不了,家长又没精力管。我由于岁数小身体差,四五公里要跑个来回很困难,只有三个小时都呆在学校。天星的热天太阳火爆,眉蚊子之凶,相当孤寂,热的受不了就下黄水河去洗洗脚,看人家洗澡。到了河边不能下水,热心的哥们知道还不会洗澡,就给我讲学洗澡是有流程的,初学是在挑水码,先学会狗扒骚后,小儿子才到学校下面的X沱或者张口洞练煸大把,小姑娘在挑水码学会后就去云家沱,等到练好本事了就去游罗泽河,能到罗泽里洗澡,也说明这人长大有本事了。
   挑水码在现在的镇卫生所下面,原来天星镇没有自来水,大部分人在这里挑水,就叫挑水码。这里水流较缓,对个子高的人还淹不过头。我也想学洗澡,就去挑水码看,这里学洗澡的人真的多,小儿子小姑娘中少量的是在水中游,大部分河中浅水的地方爬,小儿子穿着裤子,小姑娘穿着衣服裤子,五颜六色,好一番景象,在那贫穷年代,估计都没有内衣的缘故吧。因胆子小人又多,我不敢下水,生怕被欺负,就在河边看,心里想着尽快学洗澡,也不知道如何下手,去了好几次都没人尔(理)我。有一天我又下河去看洗澡,因是一个阴天,河中没人,我就岸边边走边玩砂,突然感觉到有人垮(脱)了一下我的裤子,在那年代,垮裤子在小儿子以及大人们的生活中都会有,一般都是男性中发生,它游戏式的让人出丑。我猛一回头,一个大姐姐已跳入河中,边游边喊“来呀!来呀!”的奚落我,我只有在岸边干瞪眼。偶尔还向我浇点水进行挑逗,看到我不敢下水就知道还不会洗澡,就来讲学洗澡的要领,讲的很多。(事后的今天,我总结下来,就是在水中爬着爬着,逐步增加水的深度,当手不着地了,头看天,手在水中抓,脚中水中蹬,最后做到匀速而有节奏就漂起来了。)那时的人安全意识差,都不会考虑后果,讲着讲着又把我拉到水较深点地方,按下水溺一下,她还觉得好玩,确吃了不少亏。在这种教练指导下,进步比较快,刚好那几天都是阴天,不约而同的河中只有我们两人,不知不觉的就会洗澡了。慢慢的斗水龙(用水攻击对方),也可把她按在水中溺水,甚至抢夺阵地(大石头)我都能占上风了,特别是先游到对面大石头上,等她刚爬上来,也可以把她踢飞下水了。我做事历来比较诚实,在感觉其它也报仇了,就对她讲只有垮裤子一事没报仇,就叫她注意好我,我会还她一次垮裤子的礼。她就对我讲不能垮她裤子,垮了小姑娘的裤子人会倒霉,她家有三个哥哥五个叔叔,如果我垮了她裤子,他就会喊他们打死我;对于怕鬼的人肯定怕倒霉,更怕被打,没来读书时没听说天星街上娃儿会打人,等来读书才发现,街上经常都在打架,街上的娃儿欺负乡坝的娃儿是平常事,看来垮裤子一事只能放下了,吃亏就吃亏点。在说这话的的第二三天她就不来了,我在街上遇到她,问她为什么不去洗澡了,她不承认有这事,就给我一顿臭骂,说我乱说她,下午要叫她叔叔哥哥来揍我,其实下午她叔叔哥哥也没来揍我。我估计她觉得也初步学会洗澡上云家沱去加入她们伙伴,进入大姑娘群体了。我也觉得自己也基本学会洗澡,不用再在这里狗爬骚,该准备下X沱参加大哥哥们竞技了,初学洗澡的童趣留在了挑水码。
   原来的X沱和张口洞水流湍急,深的地方有近两米,不象今天的水,又浅又脏,特别是张口洞,还有娃娃鱼,晚上会发出婴儿的叫声,不几年这两处都会发生溺水或把人冲进罗泽河而出现死人的情况,伙伴们说的狗扒骚,对于游过河速度和冲击力弱,在这两处吃不开,就要有煸大把的水平,所谓的煸大把就是两只手露出水面,换着朝前面奔去。也有大一点的小朋友直接来这里学洗澡的,一般都是被其它会洗澡的抓来就丢到河,挣扎几回就会了的也有,只是很少。在这里练煸大把期间,学校抓安全时,老师都禁止到这两个地方洗澡,为了不使老师发现,洗过澡后,都要石头上煎二面黄,让石头把裤子烫干了才能回去上课。我三年级以下洗澡都是在黄水河的这两个地方,或者就是在撮箕河里。到四五年级才到罗泽河去洗澡。初到罗泽河洗澡,多数人都是在现在的天星一号大桥下面,那时是一个大吊桥,离桥不远处靠近河边有一个石头,像一只蛤蟆叫它蛤蟆石,踩水到石头上,把衣服脱在上面,走到上游一点游对面,又从对面上游点计划准游到蛤蟆石,当自己洗完澡穿上衣服站在蛤蟆石那瞬间,真感觉自己长大了。
   在童年的记忆中,大自然也可亲近,知水性就可在河中作为。我是身体差,洗澡只是陪伴了我的成长,少了河上的故事。我认识的伙伴中,通过练习洗澡后,在河里得心易手,打鱼涝水材谱写着许多河的故事。河记录了两岸人的欢乐,也承载了人们的忧伤。在我熟悉的人中,在河中就发生了一件与洗澡有关的事。有一个五十多的妇女,无意间就学会了洗澡。她因生活锁事与丈夫吵架后想不开,不会洗澡,就去跳河寻死,从她的身上总结下来,在水中是想死的人不容易,不想死的人又还不见得。她从撮箕河入口处上段水流较缓处下河,由于自己想寻死,叹一口气本能吸上一大气,手脚一松沉入河底,因吸的一大口气,不觉又漂上水面,想想陈年往事或者子女,叹口气吸一口气手脚又一松沉下水底,反复几次就冲下了撮箕河入口处的一个大滩,这滩上有很多的大石头,水流湍急,一般人都不敢去漂流,它的头撞在石头上痛的受不了,不自觉的又会游泳了,本能的人一动,沉下水底就漂上来,头又很痛,感觉到这寻死也不容易,就上岸休息,等休息过后也想通一些道理,生活各有不易,那个人不是奋勇向前,就不死了,沿河捡着水材(水中的木材)回家,待她背着一大背水材回家,又被她男人骂,认为她去偷懒了,她给家人讲去跳河寻死来,没人信;给邻里讲去跳河寻死过,没人信,很长段时间只要她说到此事,其它人都认为她是在编故事,从此后她也能下河摸鱼捞水财了,还比我这按规矩学洗澡的人水性还好。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9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