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你好!四月

  • dangqi612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222
  • 积分:
  • 0
  • 381
  • 2019-06-25 13:08:11

最美人间四月天,这话一点都不假。没有三月的微寒,没有五月的燥热。走在通往单位院落的小路上,微风吹过,那阵阵牡丹花的清香扑鼻而来,使人心旷神怡。一朵朵牡丹花在阳光的沐浴下,在绿叶的衬托下肆意绽放除却美景,今年的四月天,因我结识了几位前来办理遗体器官捐献的拥有金子般心灵的“美丽”老人而变得格外有意义。

一对欢喜冤家

2019年4月22日一大早87岁的徐启鑫来到办公室,着急的问我:“我老伴儿来了没?”问的我摸不着头脑,看着徐老着急的样子,我缕了褛思绪,回忆起昨天是有位奶奶电话里说要来和老伴办理遗体器官卷线登记,可是上班到现在,没见到她人。

我赶忙一边安慰徐老一边拨通他老伴的电话,电话那头的79岁的裴静莲也是很无辜:“我给他说在院子大门口等他,他怎么直接去你们办公室了!我就来,你让他等着……”原来是俩人听错了话,我赶忙告诉徐老,他的老伴马上就来,可是人上了年纪就会有小孩子脾气,徐老生气的自言自语:“早晨一直催我吃药,然后说一定要八点半到你们这里登记,自己现在还……”我看着他赶忙转移话题:“徐爷爷,您和奶奶怎么想起来办理遗体器官捐献登记的?是看了什么宣传报道吗?”

有了新话题,徐启鑫老人渐渐忘记了不愉快,给我娓娓道来他的经历,他说他是经历了两个时代的人,作为四川省第一批经过高考后支援大西北的大学生,他来到西北大学学习,那个年代他的学费、伙食费、被褥等都是免费的,是党和国家帮助他在困难岁月里学习、生活。后来分配工作,本来要分配到银行的徐老,听到教育缺人,他义无反顾选择去国家最需要的岗位——学校教书,这一干就是几十年,现如今他的学生都有许多年过七旬了。

提到遗体器官捐献登记这一想法徐老说开始他还不是太能理解是他的老伴裴奶奶在看了有关报道后,坚持要登记捐献的,认为捐献遗体和眼角膜能够帮助医学院校学生更好的学习医学知识,还能帮助更多病患重见光明。后来他也理解了爱人的选择,便答应和老伴一起来登记。我与他谈及他的子女是否支持徐老说年轻时他们二老面对子女的很多人生大事,都非常开通,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他们孩子的婚姻都是旅行结婚,没有所谓的仪式。现如今,对于父母的遗体器官捐献愿望,子女也都很理解,理解两位老人内心的那份执着。

正在我们相谈甚欢时,徐老的爱人裴奶奶慌慌忙忙进了办公室,一进门就给徐老承认错误:“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早晨我以为你知道我在咱们院子门口传达室等你呢!”说着扯了扯徐老的衣角,徐老略带生气的埋怨着:“一直催我快点吃药,自己来这么晚,哼!”我和办公室的邱姐被这对可爱的老人逗笑了,裴奶奶不好意思的碰了碰徐老,说:“别让孩子们看咱们两个老人笑话了,快填表吧!正事重要!”

徐老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坐直身体,想了半晌郑重的对我“孩子,你刚才问我的登记初衷,我1952年就来到西安,大半辈子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大西北。如今退休了,生活又是如此的充实与幸福,所以希望能够成为一名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奉献自己的余热,倾尽所有奉献给我所热爱的西安这片土地这是我和我老伴最后的心愿,就交给你了”。说着他们二人一笔一划的填写了志愿登记表。

送别他们二人到楼下,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不禁感慨,尽管一生经历坎坷,但二位老人心怀善念希望把生命的阳光洒在人间,给素未谋面的人点燃生的希望。

一位老革命的建国70周年献礼

“你姓什么姑娘?”许爷爷拉着我的手问我,“我姓党,共产党的党。”我笑着回答,“这个姓好,你是小党,我是老党,一心为党的老党……”一片爽朗的笑声,让我无法将面前这个身体健朗的许老和他89岁的高龄联系在一起。

2019年4月24日上午,许忠老人来到办公室办理遗体器官捐献登记,谈起他朴实的名字,他告诉我其中还有一段 不为人知的故事:“1949年2月我当兵,那时候共产党的部队里时有国民党的特务,担心我的母亲和哥哥被迫害,只好改了名字,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好,就是自己心底暗暗许下诺言,要忠于党和国家,所以就定了许忠这个名字,没想到这一用就用了大半辈子。”比起以往来登记的年过八旬的耄耋老人,许老耳不聋、眼不花,甚至连走路都大步流星。

许老告诉我,他这一生当过陆军和海军,转业后,哪里需要他,他就义无反顾奔赴那里,这一生,他呆过军工单位、干过政府机关,也在研究所当过书记,回顾这一生,他感恩国家与党所给予他的学习机会,他说没有国家就没有现在的他,他是个有6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希望能够通过捐献遗体器官,了了他为祖国70年生日献礼的心愿。

我和邱姐都被许老的故事所感动,特别是说到他的三个子女,他没有利用他的职权便利为任何一位子女安排就业,偶尔孩子们也有不理解,许老总是劝慰孩子们:“你们不是总抱怨社会上的贪污腐败,那么爸爸的选择,你们应该支持与理解……”他以身作则不为一己私利的精神让我敬佩。

一辈子的青春奉献给了祖国,他希望最后一次,能够将自己的遗体和眼角膜捐献出来,用于医学院校科研教学、恢复病患重见光明。一上午的时光,不知不觉在聆听许老的故事当中过的飞快,许老与我握手道别,又突然为我敬了一个军礼,许老说感谢我细致耐心为他办理登记,现在已经很少有孩子愿意听他讲故事了。他的背影和他的一身洗破了衣角却干净锃亮的旧军装,让我心里有一些说不出的忧伤。

我是你的眼,一起实现我们的心愿

2019年4月25日临近中午下班时间,我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那头询问能否来登记遗体器官捐献,没过多久,一位78岁高龄的张明理老人来到办公室办理登记,他是为他和81岁的老伴来登记的,因为老伴患有眼疾出门不方便,于是他一人前来为夫妻二人办理。

“我们俩都是通讯建设第二工程局(集团)的退休人员,还是我爱人姚素娟通过广播电视上宣传了解到遗体器官捐献的,她患有糖尿病、冠心病,更能理解病患的苦痛,所以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帮助更多人。”张明理老人告诉我,爱人因为年轻时在资料室搞资料伤了眼睛换了青光眼,一个眼睛失明,另一个眼睛也看东西模糊,所以办理捐献只得委托张老,在与张老商量遗体器官捐献登记事宜后,张老表示支持爱人并自己也要一起登记,张明理老人说:“一辈子,我们都相敬如宾,对于这件帮助别人的好事,我当即觉得很理解与支持。其实很久之前,我就有想法让孩子们等我走后,把我的骨灰一洒。你看现在每年祭奠烧纸破坏环境,去墓园又造成严重的交通瘫痪,不如清清爽爽的过好当下,何必去在乎那些去世后做给别人看的东西。”

“之前我不是给你打过电话咨询,后来给儿女们说了我们的捐献想法,儿女们都很理解,他们认为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做主,他们很支持我们做父母的选择。”张明理老人说着漏出了会心的笑容。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晌午,张明理一笔一划为他和爱人姚素娟填写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他还告诉我,年轻的时候因为家里困难,没有上大学是自己的遗憾,如今年纪大了,登记遗体器官捐献是自己最大的心愿,这一天他和爱人共同完成了他们二人的心愿,他很开心与欣慰。

人间四月天,承载着岁月的沧桑,承载着如诗的心语。其实,四月是什么样的春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四月因结识这几位不平凡的老人而变得更有意义。那些从心里流淌出来的想对他们说的言语似雾、如梦、又像风,早已铺展成一条蜿蜒的心路。回首时,才发现生命里那些丝丝缕缕的疼痛与哀愁,早已没有那么多重要的意义。在桃花绽放的春天,我将美好的夙愿和对生命的憧憬装入行囊,向更好的服务每一位遗体器官捐献登记者及捐献者去出发、去努力,因为每一位捐献者就宛如那疯狂盛放的花,就那么短短的一瞬,完成了她的使命,重新开始了生命的另一个孕育的过程,让平凡的生命永续,带给生活当中更多素未谋面的病患少一丝苦痛,多一丝希冀。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81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