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随笔(官清气正民受益,尅扣群众留骂名)作者陈季

  • 镜泊晓月
  • 等级:白银
  • 经验值:7732
  • 积分:
  • 1
  • 479
  • 2019-06-14 09:30:42
官清气正民受益,尅扣群众留骂名

作者陈季
这是段老话,愿意听的客官且听小老儿慢慢道来!那是在一九七五年的寒冬腊月的一个星期天的傍晚,刀子一般的西北风夹杂着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的下着,地面上的积雪足足有半尺多深了,然而大雪却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陈厂长一家人正围坐在火炕头上吃着晚饭,或许人们会问,身为一厂之长,掌握着工厂里三千多人大权的人家能吃的是什么饭呢?兴许是什么山珍海味吧?其实这家人家吃的饭食与普通的老百姓再无二样的了,苞米面锅帖,棒子面糊塗粥,辣椒面拌咸萝卜条子,就是这样子的饭食,每个月下来,家里还是要缺三五天的粮,没办法老陈太太只好去向粮店借下个月的粮食吃!那时的城镇居民的粮食每月都是有一定量的供应的,购粮要有粮证,买煤要有煤证,买布要有布票,买豆腐要有豆腐票,就连每人每月供应的半斤肉也是要肉票的!因为副食供应短缺,人的肚子里缺少油水粮食自然就不够吃!寅吃卯粮在那个年代似乎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所以家家户户在吃饭的问题上都要算计着做,不但要有干粮,还要有稀饭,上班时吃三顿,休息时吃二顿,一家人吃饭时眼睛都盯着玉米面饼子,吃到嘴里的却多是棒子面粥!为什么呢?舍不得吃干粮啊!吃干粮太费啊!喝粥能填饱肚子就行呀!
一家人正吃饭间,嘟嘟嘟,有人敲门啦,老陈一转身下了炕提上鞋去打开房门,只见门外站立着一位头戴狗皮帽子,身披一件工厂发的黑布大绵袄子,五短身材,稀疏几根黄胡须,瘦脸尖腮,小母狗眼向内凹陷着且左右乱转,公鸭嗓子,未语先是嘿嘿俩声,啊,厂长在家呢!厂长见是食堂主任老刘,忙让进屋子里头道:这大雪咆天的您咋来啦?老刘道:这不是年终了嘛,我先向您汇报一下一年来食堂经营状况!陈厂长道:要汇报得到工厂早例会上去讲呀,到家里汇那门子报呢!老刘道:有些话是不好公开说的,所以还是到家里来讲方便些,陈厂长原本还笑着的脸听到这里渐渐的变得严肃起来,指着炕沿让老刘坐下,自已从桌子上拿起刚才还剩有的半碗棒子面粥一边喝一边听着老刘汇报,老刘先是朝碗里张了张然后道:呀厂长生活清贫呀,就这个在下也是有两年没用啦!陈厂长道:不吃这个吃啥呀?陈厂长反问道?老刘嘿嘿两声道:现在生活可以啦!有大米白面吃啦!陈厂长有些吃惊,心里道:我堂堂国家正处级干部,钱挣的比你多多,你一个管食堂的黑板干部,收入也就四五十元多一点怎么能说不吃苞米面子了呢!想到这自然是一脸的严肃道:那我就想听听你是怎么样的汇报的!老刘本还想说点什么听这么一问立马将话进入到主题,老刘道:今年咱们这食堂经营的还算可以!帐面上,白面涨库一万多斤,玉米面多少多少,油多少多少,陈厂长听到这里,轻轻的把饭碗放回到桌子上,问道:米面油怎么能涨库呢?老刘道:这是我想出来的小法子,从前农忙时地主家都雇佣长工干活,干粮做实了费粮食,那怎么办呢?面粉发面时多加面引子,这样蒸出来的馒头又大又暄还好看,里面的蜂窝眼大,这祥面粉不就是节省下来了吗,做菜时先放盐等菜杀出来水后再炒菜,油不也省下来了吗!陈厂长闻听道:哪工厂以前吃一个馒头就饱了那现在能吃几个呢?老刘道:一个吃不饱可以吃两个,两个吃不饱可以吃仨个嘛,谁还管那个!陈厂长道:那不是得增加工厂的生活日常支出吗?老刘道:那是工人自已的事啦,食堂经营总之是要盈利的!陈厂长闻听勃然大怒,一拍桌子道:工厂办的食堂是为了能够让工人吃饱饭的地方,谁让你尅扣工人肚皮来!说!每天去粮堂吃饭的工人有两百多人,一日三餐你要尅扣他们多少,一年下来工人增加多少开消,工人辛苦一年下来又挣几个小钱,你竟然敢在工人嘴里掏食,来养肥了你,为你争成绩,脸上添光彩!我岂能容你!我命你明天到后勤处报到,听候处理!
据说是老刘第二天报到时被分管后勤处的王处长狠狠的批了一通,另行安排了一处工作!转过年来便一命呜呼哀哉了去!
这正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想要讨好反丢官!
2019年6月14日上午写于深圳羊台家中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79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与民同甘共苦的领导世代受人尊敬。问好。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79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