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痛别士元 文/刘钧涛

 


  我十分庆幸:在我的友人中,有一位出身农民的戏剧、曲艺作家黄士元先生。

  我与士元神交已久。早在青年时代,我们就在常德地区的专业创作群体中相识、相知,工作中一起搞创作,业余时间也常常玩在一起。因为性格志趣相投,渐渐成为了推心置腹的好友。

  士元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他对亲情、友情、乡情都看得很重。他事业心很强,文艺圈子里的朋友都说他是个工作狂,每当进入创作状态后常常是忘寝废餐,夜以继日。可惜的是:他对自己的健康却重视不够。他患肝病已有好些年了,开始是乙肝,后来发展为肝癌,今年元月日渐严重,进入肝癌晚期后,才在组织的关心和督促下,由条件较差的医院转入市里医疗条件最好的第一人医院治疗。

他重病住院期间,新民、善智、继南先生和我多次到病房看望他。当病情稍有好转时,士元还能坐在病房前的躺椅上谈笑风生。有一天他不顾众人劝阻,主动要求回到他的戏剧曲艺工作室与文友们开了一个短暂的座谈会。会上,他就工作室的当前工作和发展前景作了一番热情洋溢、壮志满怀的发言,根本不象一个重病在身的人。

今年二月末的一天,我再次到医院见他时,不料病情恶化,他的脸色乌黑,说话已十分吃力了。三月一日深夜,我接到新民主席的电话,他说士元于当日晚8点30分停止了呼吸。噩耗传来,我顿感全身麻木,仿佛立刻失去了知觉。接着,微信中又传来单位发出的讣告,我才回过神来:士元真的走了!当晚我躺在床上,脑海里一直象在放电影,昔日与士元等人的许多生活图景都出现了……我破例地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次日,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赶到市里的白鹤山殡仪馆。士元的灵堂设在福仁厅,大厅中央高高挂着士元面带笑容的巨幅头像,似乎他并未离去。棺木的周围摆放着青松、翠柏和鲜花,墙上挂满了花圈,灵堂显得很庄重、肃穆。

下午四时许举行告别仪式,有数百人与会。简短的仪式规格很高,由区委宣传部长主持,区委副书记致悼词。中国曲协主席姜昆等发来了唁电,省文联的一位副主席和省曲协主席、著名相声演员大兵等专程赶来,市宣传文化部门有关负责同志和鼎城区委、区政府的主要党政领导几乎全都参加了告别仪式。

士元先生的病逝,使他的家人、亲友、乡亲和一切熟知他的人们心里格外失落,格外痛心疾首。在他重病住院和离世的日子里,除了文艺界的朋友外,他家乡的许多农民朋友均闻讯远道赶来看望、悼念他们心目中最崇敬的艺术家和贴心人。亲眼目睹这动人心魄的情景,我含泪写下了这样的挽联:

阳山挥热泪,艺坛痛失好巨匠;

沅水放悲歌,田园呼唤贴心人。

黄士元的一生,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一个仅有高小学历,扎扎实实当了17年的农民,接受党的教育培养,经过自己的艰苦奋斗,成长为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一级剧作家、全国有突出贡献的曲艺家。他出版专著10部,写出了400多万字感人至深的艺术作品,先后荣获国家级奖项49次。他的成功,使我们发现他是一位用激情点燃艺术人生的人。人的潜能量是有限的,有时又是无限的。激情可以激发人的潜能。同样的时代之所以成就不同的人生,除去先天原因,关键在于自身能动性能否发挥到最佳状态。

黄士元的常德丝弦作品,唱出了国门,唱到了联合国总部,开启了常德丝弦创作的新阶段。他的作品有如春蚕吐丝,老燕衔泥,字字句句都源自他心中那一片长情大爱。

然而,正当他的戏剧、曲艺创作进入高峰、精品力作不断涌现的时刻,正当他的工作室开办不久,正日益向前发展的时候,一个个创作新秀期待他继续给予辅导帮助的时候,特别是广大农民朋友盼望他用新作为他们表达心声的时候,一位成熟的艺术家却违心地离开了他深爱的土地和人民。每当下班的时刻,他的妻子宋秀英常常牵着幼小的孙女在家门口守望,她们却再也看不到他那高大的身影了。朋友们再也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和幽默的故事了。我们确实无法承受由于他的辞世而带来的巨大悲痛和心灵震颤。

人的生命是一支脆弱的苇草,但是书比人长寿。黄士元先生给我们留下了一套不朽的文集《人生有戏》。一个善良、朴素、纯净和闪光的生命,在一种形式下象燃尽的蜡烛一样熄灭了,但是在思想、品格和精神的形式下,又将复燃。我们将发现,那曾经被认为是远去了和熄灭了的,其实并没有远去和熄灭。黄士元鲜活的艺术生命将长留在人间!

(作者系常德市文化局退休干部、常德市老科协文艺分会秘书长)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7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他重病住院期间,杨善智、罗继南、刘钧涛先生和张新民等好友多次到病房看望。当病情稍有好转时,士元还能坐在病房前的躺椅上谈笑风生。有一天他不顾众人劝阻,主动要求回到他的戏剧曲艺工作室与文友们开了一个短暂的座谈会。会上,他就工作室的当前工作和发展前景作了一番热情洋溢、壮志满怀的发言,根本不象一个重病在身的人。

帖子附图:

黄士元先生住院期间,他的文友杨善智、罗继南、刘钧涛等多次去看望。

帖子附图:

黄士元先生在病床上阅读作家委央送的书

帖子附图:

病重期间,依然在病榻上修改业余作者的文艺作品。

帖子附图:

黄士元病重期间坚持赶回文艺工作室,召开座谈会,为作者们加油鼓劲。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7 个阅览者

黄老师是我最崇拜的老师。我在2016年才开始向老师学艺。时间虽短,收获不小。学习创作,使我这门外汉向艺术大门伸进了一点脚,更多的是学他做人。他著作等身,却谦虚谨慎。他有坚强的政治观念,总是传播着正能量。他为完成党交给的任务,总是废寝忘食。重病期间没有停止工作。他关心着我们每一个学员,帮助我们解决很多学习工作生活中的问题。他身体力行,遵章守纪,也同样对我们要求严格。他心贴着老百姓,要求我们为广大老百姓而写。病重期间无论各级领导还是平民百姓都来看望他。我虽然永远赶不上他,但可学习他的精神,学习他的写作技艺,多写一点正能量的作品,多为人民做点好事。士元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鼎城区黄士元工作室曾强鑫)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7 个阅览者

文化擎旗献赤诚,
为民写戏奏潮声。
春花遍野香尤远,
秋实盈枝景更明。
沥血呕心歌盛世,
匡时报国请长缨。
从容笑对生和死,
德艺双馨别样情。

一一周则强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7 个阅览者

拜读!钧涛先生的文章,情真意切,如泣如诉,令人感动。常德文人相亲不相轻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7 个阅览者

一腿泥、一支笔、一辈子,为农民写戏,写农民戏,写农民喜欢看的戏!黄士元先生不愧为人民的艺术家。永远怀念士元先生!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7 个阅览者

农民作家,春蚕蜡炬一生事; 乡土喜剧,国梦强音十卷心。
士元师弟安息。刘京仪敬挽。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7 个阅览者

农民作家,春蚕蜡炬一生事; 乡土喜剧,国梦强音十卷心。
士元师弟安息。刘京仪敬挽。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7 个阅览者

人民是创作的源头活水,只有扎根人民,创作才能获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一支笔,一脚泥,一辈子。黄士元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个虔诚的践行者。愿天堂里,黄老还在写戏。?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7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