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浍之南,春之韵(组诗)【文/梅一】

我愿意是金黄的一朵

我先认出你,还是你先认出我

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们都是散落在江淮大地的物种

是命里彼此熟悉的血亲

春光无限,灿烂的事物很多

不止一朵花是时间的馈赠

长廊离硝烟不远,芳香离诗心很近

思念的蝴蝶,沿着硝烟火光飞入、飞出

翅膀扇动尘封的往事

跋涉了无数个昼夜

我认出你。站在梦里的院落

你指认我。带着遥远烟尘与爱

我们相遇——

垂柳绿波的故乡

白墙红瓦的故乡

春天与暮年交织的故乡

我们将相爱一生

用春光筑巢,以幸福垒窝

在某个院落里,对坐、对望

扎根、发芽

满院的金黄都是我们的子孙啊

我愿意是你最金黄的一朵

秋霜莅临,我们以明月作画

以简朴、饱满书写纯白的韵律

此去经年,我们不散

浍水抱起昨天的波涛

一口井,藏着从冬到春的词语

岁月幽深,像一口井

口含琼玉。以沉默,以沧桑

述说,你看不见的波纹与姿势

一群人围着春天,倾听

你吐出体内的陈年风暴

人潮依旧汹涌。不同的是

一条长廊走着,从城市回来找寻方向的人

站在水边的垂柳,像梳妆的姑娘。又像列队欢迎

一只麻雀从一个枝头飞往另一个枝头

它们才是村庄高处的智慧

平静的水面下,垂柳不动声色

将根扎于更深处

一口井也是村庄的根呐

汲水载舟、汲气宇为甘露、汲日月为灯

在一个故事结束之前,我从人群中

全身而退,回到故事的开头

——沧桑人世,繁华落尽

风扶垂柳,也扶着廊柱

春光靓丽,一口井藏着岁月晃动的身影

风吹水动心也动。一群人

沿着从冬到春的词语

抵达融化后的故乡,回家的路

太平一生

名字是一个人的风貌

像我的母亲与痴爱我的恋人,分别赠与我

一个名字的皮肤与骨头

如果声音变换,必因四季的风云

从朱町集到平安村

隔着断裂与焚烧的距离

夜晚拥堵。抬着历史卷宗的

不仅有,前世的古镇,稳如泰山的古庙

还有华佗、大禹、火神、三星妹

他们身披前朝的月光和秘密

阡陌与秋霜。我听见

冲天的火光里,三百僧人诵经声

从另一条路上走来。太平村的每一寸土地

像百度里的证词,山石平稳的踪迹

从月光下回去的必然返回月光

从泥土归来的必然归还泥土

播下火种的人,迎着朝阳

举着粮食、水,隔夜的火把

他们心里有昨天、大爱

有继承、牺牲。

十八罗汉就是十八个年轻的后生

一颗颗从祖先手里

接过来的种子。种出花朵与善良

收获阳光,与

每片绿叶太平的一生

南坪港

涛声与笑声重叠

阳光遣散曾经的云雾

重生的河岸,有着历史的长相

沉思的船帆,还挂着唐宋元明清的桅灯

春天停泊于眼前,梦与远方

是一首流动于水面的老歌

柔弱比刚强更有力量

活了两千年的浍河

见证过,每个出生河边的人、鱼群

见证过一只鸟生机勃勃的一生

在南坪港,我顺着思绪

时光冗慢,一条河披脱下战国的麻衣

换上明清的身姿

传说在漂泊中迁徙

他乡与故乡,在航线里交叉

以港口为点,一条河为面

路过淮河、长江、上海地名

也路过唐诗、宋词、明清的传说

风吹动我的长发,也吹来历史

吊机是修整的风帆。伸出铁质的臂膀

抱住一群绿色的赞歌

绿金,是最珍贵的金子

油菜的幼年是绿色的

垂柳的倒影是绿色的

夹竹桃与海棠的叶子是绿色的

小麦一生的光阴大部分是绿色的

记忆的斑痕是绿色的!

草坪的绿,裙裾的绿

虫鸣的绿,江南的绿。在文明村

流水用绿划出梦幻与涟漪

与房前屋后的油菜花

成熟的小麦,化作金色的句子

所以,我致敬每一株小麦

致敬百亩翻涌的麦浪

在这里,空气与阳光融洽和谐

一朵花与蜜蜂在春天举行婚礼

那个赶着羊群的人

也赶着夕阳与浩荡

如期回村

马路宽阔。有车辆穿过绿荫

与往事。我快走几步

赶上乡愁。慢行几步

等等婉约的黄昏。习语长亭内外

夜晚,爱着绿色的人与绿色

一起染上金色

泰山神庙

泰山不是一夜之间长大的

泰山庙的香火也不是一天旺的

二十余亩大地,三进三出的院落

三千善男信女,在每年的三月初一

祭拜着一座古庙的前世今生

泰山庙有神性

混乱年代,有绕行的土匪,折返的兵痞

溃逃的倭寇。亦有来不及补救的光阴

当大地上平安的钟声

与富裕的节拍次第应和

被拆除的古庙里长出春天的花园

孩子们模仿花草舞蹈

花草模仿春天的梵音

泰山庙在幼儿园身上重生

像冥冥之中演绎春天的赞礼:

平安让平安村拆除荒芜留下缤纷

在幼儿园,古庙的旧址前

传说与新生,长出鸟的羽毛

我看到一位抱着幼儿的女子

像抱着村庄的明天。我转过自己的中年

与纯真交换着笑靥

不知不觉,佛住进我的心中。

一群人,一台戏,一幅画

我认识乡村舞台上每一个人

认识火树银花的夜晚下

一座亭子的前身

历史是一幅流动的画

灯火不与旧时同啊

每一句台词都轻柔优美。每一声唱腔

都带着乡愁之后的画外音

黄梅戏,快板,舞蹈,腰鼓队

万善同归在太平存村

再不是故事里的名词

春到太平,名至实归。太平村的人

最会用丰富的情感

描绘画卷与浪花。八十岁的老人

与刚破土的秧苗,怀揣一样的露珠

感恩带路人,带路人感恩

不只是,让一个夜晚的长路

比目光滚烫。还有

齐刷刷的三十三束目光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58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