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贾载明:腊月回老家看望老母亲

  • 老枫
  • 等级:水晶
  • 经验值:59703
  • 积分:
  • 0
  • 1837
  • 2019-05-01 09:25:48

腊月回老家看老母亲

作者  贾载明


2008年端午节准备回老家看望老母亲。打电话给大哥告诉这个信息,大哥说:“路没有修好,雨水也多,还是等路修好了再回吧。”

我想,只好如此了,公路不通,阻滞途中是很麻烦的。

那条路是说的从重庆市云阳县盘石镇出发,顺岭直上,经原革岭公社驻地到丁家楼子(此地为革岭最高峰凤凰头),乃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修建,但路况一直很差。去年,云阳县下决心将这条全长约十多公里的盘山路打上水泥板,这无疑是一件好事,方便那片山上数千乡民的出行,这也是新农村建设的应有之意吧。虽然工期慢,春节时不能畅通,但2009年春季应该能够竣工了。

从万州火车站到云阳新县城的高速公路也通了,我们就是走的高速公路,但到云阳新县城,天已黑了。找了辆的车,很幸运,晚上没有施工,小车直接开到了老家附近。原来,从丁—盘公路上分枝的到我们村的那条路最近也铺上了碎石。

虽然几次转弯抹角,却也顺利。

母亲今年已是八十六岁高龄,但气色很好,面部还略显红润。前年母亲的气色不及现在,是因为二哥不幸逝世的原因吧。

母亲有膝关节炎,已经多年。她泡有治疗关节炎的药酒,坚持服饮。老年人容易缺钙,我给她带了三瓶“乐力钙”。还带了护膝、暖腰带。这次没有买衣服,前次买去,她说:“不要买新衣服了,快要入土的人了,穿不旧。”当然还要给点钱打零用。我将钱给母亲时,她一边接钱一边说:“这些年全靠你娃儿,你爸已经过世十三年了。”我说:给的不多,只是补助一点。

乡里人是闲不住的,母亲虽然耄耊,但十分勤劳,不能种田了,便种地,收获的粮食尚能自足。不种田,没有大米,用玉米去换。还养有鸡鸭。

母亲的性格,沉静少言,其神情就像沉静的大地。正因为大地的沉静,所以能孕育万物。我隐隐感到母亲就是大地的女儿,大地孕育出我们需要的东西,由母亲默默地传递给我们。大山也是沉静的,母亲在大山上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是大山的精灵,吸取大山的乳汁,而后濡养我们。母为坤,坤宜静穆,温和、贤淑、贤惠皆由静穆升华而来。母亲正是具有这些品格。

母亲在那片山上,快到整整一个世纪。母亲的心脏已经和那片山的心脏叠合在一起,母亲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已经和那片山的毛细血管交融。百年之后,我们会依然看到那片山上有一个精灵在劳动着。

这次回家,母亲和大哥各宰了一只公鸡拿给我们。露出得意的神情,说:“这两只公鸡都还没有开叫。”什么叫没有“开叫”?是公鸡还没有开始叫“咕呜唔”(打鸣)吧。也就是性没有成熟,很年轻,很有营养。

母亲和大哥、大姐家都给我们拿了刚宰杀的猪肉。红苕喂的猪儿肉质最好。我问大哥,是红苕喂的吗?大哥答道:“是啊,后期包谷(即玉米)也没有喂了,因为红苕在烂,所以就莽起喂红苕。”这山上的东西太环保了!我感叹地对母亲、大哥他们说,要是我离你们近些就好了。城里人难得吃到“原生态”的东西,肉、奶、蛋都被人为地异化了。

现在流行吃黑色的东西。大哥家有黑母鸡生蛋。我问大嫂,有多少个?大嫂说:“先前生的卖了,可能还有十多个,清点结果,正好三十个,有几个刚从鸡窝里掏出来,热乎乎的。几只大黑母鸡看到我很少回家,刚生的呀!

大黑母鸡很可爱,在房屋侧边的小坝子刨柴草觅食,我拿起数码相机,把它们照了下来。不大不小的黑狗也很乖,给它来了个单照。它的黑眼睛盯着我的相机呢!

母亲、大嫂他们围在一起,给宰了的鸡拔毛,我也给她们留下了很生活的镜头。

大哥家的副业,牛、羊、猪、鸡、鸭都喂的有。特别善长喂母猪下崽,这几年小猪崽很贵。大哥说一窝猪卖了好几千元。在我们回家的第一天晚上,母猪又产了九个崽,很好的吉数啊。这些天正是三九四九,很寒冷,大哥怕小猪崽冻坏了,买来了浴霸装上加热。他们自己还没有这样的享受哟。

我问大哥,山上野鸡多吗?大哥说:“野鸡很多,肉也好吃。只是难以弄到。野鸡多了,有害粮食,于是人们放闹(毒)药,毒死了不少。不过不知道是啥原因,现在长耳巴(野兔)看不到了。”我想了想说,长耳巴要吃粮食和很嫩的草,现在上山的耕地全部退耕还林了,都是荆棘和荒草,没有生存的环境了。

回家看老母亲是义务,是亲情,更是幸福!

(2009年118日星期日上午草。整理出版此文为2016年夏季,是年母亲已经93岁高龄,因膝关节炎不能行走,但内脏器官还健康。)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837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