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80年前,他们将中文改造成了拉丁文

  • y121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36
  • 积分:
  • 0
  • 629
  • 2019-04-23 15:55:10

今天想介绍一本很有意思的书,叫做《中文拉丁化课本》

编者是文字学者许中,上海新文字书店1938年初版,1939年11月第五次印刷。

该书封面标注“给初学北方话用的”,扉页标注“知识分子初学用的”。

80年前,他们将中文改造成了拉丁文

图:许中《中文拉丁化读本》封面

所谓“中文拉丁化”,据该书第一课的解释,是将汉字变更为用拉丁字母拼写的新文字。不过,在第十课里,编者否认了自己有“废除汉字”的诉求,他打了个比方:

“中文拉丁化好比是公共汽车或电车,价廉又快,汉字好像人力车或乡间的轿子,价贵又慢,但是从来没有人说,现在已有公共汽车和电车,我们可以不再需要人力车和乡间的轿子了。”

意即,虽然不主张用行政手段强制取消汉字,但“中文拉丁化”是更高级、更便捷的文字工具,汉字是落后的、繁琐的文字工具。经过一段时间的共存与竞争,前者必然取代后者。

80年前,他们将中文改造成了拉丁文

图:《中文拉丁化读本》版权页

编者许中,又名许钟毅,是一位地下党人,抗战期间活跃于上海沦陷区,致力于推广拉丁化新文字,隶属于上海“文总”下面的“新文字支部”。该书的编纂和出版,得到了“上海中文拉丁化研究会”、“中国新文字研究会”(许做过该会的负责人)等组织的智力、资金支持。

上世纪五十年代,为推行“新的文字”,“实行拼音化、拉丁化”(胡乔木、叶恭绰语),成立了文字改革协会等机构,来负责实践“汉语拉丁字母化运动”,许中参与了“中国文字改革协会武汉分会”的工作。不过,运动没有结果,只留下了如今国人非常熟悉的“汉语拼音”。

所以,在“汉语拉丁字母化”这件事情上,许中1938年编纂出版的这本《中文拉丁化课本》,为汉语究竟会被改造成一种什么模样,提供了一种可供参考的答案。

80年前,他们将中文改造成了拉丁文

图:《中文拉丁化读本》内文宣传页

全书共十课。第一课主要是在解释为何要将汉字拉丁化。作者给出了四条理由:

(1)简易化。“只用28个固定的符号(字母)”就可以拼写所有的话语,有助于扫除文盲,纯文盲“每天花一个钟点”,学上两个月,就可以用新拉丁文字看报写文章。

(2)国际化。作者认为,“只有拼音文字有资格”成为国际文字,而拉丁字母是拼音文字系统中最具国际化色彩的。

(3)科学化。新文字可以毫无障碍地应用于打字机、电报机等各种现代工具。

(4)经济化。不但可以节省学习时间与印刷费用,还省看书的目力、写字的腕力。

80年前,他们将中文改造成了拉丁文

图:《中文拉丁化读本》目录页

第二、三课主要介绍组成新拉丁文字的28个字母,以及声母和韵母如何组合。

这两课的内容,原理与现行汉语拼音相近,但在具体发音上,有很多明显的区别。

比如:

(1)在《中文拉丁化读本》里,“Y”是韵母,音同“雨”。所以“女”和“吕”,分别拼做“ny”和“ly”。

(2)声母“X”音同“喝”,声母“j”音同“衣”。所以“哈”、“核”、“河”、“虎”分别拼做“xa”、“xe”、“xo”、“xu”。

(3)声母“R”音同“儿”,只能单独使用,不能和别的韵母组合;声母“RH”的音同“日”。所以“热”、“弱”、“如”分别拼做“rhe”、“rho”、“rhu”。

此外,《中文拉丁化读本》里,“错”直接拼写为“co”,“所”直接拼写为“so”,也与现行汉语拼音大不相同。

更具体的不同,可以参见下图(红线标明之处)。

80年前,他们将中文改造成了拉丁文

图:《中文拉丁化读本》的拼写,与现行的汉语拼音存在很多不同

第四课介绍“复合韵母的发音”,第五课介绍“带声韵母的发音”。同样,原理与现行汉语拼音相近,但发音上有很多明显区别。

从第六课到第十课,介绍了为正常书写新拉丁文字,必须要遵守的种种规则。

比如,制定了一种“转音法”——gi必须念做“机”、ki必须念做“器”、gy必须念做“居”,ky必须念做“去”,xy必须念做“许”。

再如,新拉丁文字在书写文句时,第一个字母需要大写,句中词组必须连写,与下一个词组之间有所空格。

所以,“我们应该努力推行新文字运动,因为新文字是普及教育最好的工具”这句话,用新拉丁文字来书写,是这样子的:

Womn inggai nuli tuixing sin wenz yndung,inwei sin wenz sh pugi giaoy zui xaodi gunggy。

80年前,他们将中文改造成了拉丁文

图:《中文拉丁化读本》中的例句

再如,有一种“界音法”,专门用来解决容易引起混乱的音段。作者举了一个例子:

Zotian wanshang,wo maailiao igo giny.

昨天晚上,我买了一个金鱼(gin+y)/妓女(gi+ny)。

书写时,必须将giny界音为gin-y或者gi-ny,才不会再出现这种问题。

再如,对于难以从读音上区分的词语,新拉丁文发明了一种“重复单韵母”进行区别的办法。比如:

卖写作mai;买写作maai;那儿写作nar,哪儿写作naar;农夫写作nungfu,农妇写作nungfuu;他写作ta,她写作taa;山西写作Shansi,陕西写作Shaansi;在写作zai,再写作zaai;……

为什么“农妇”比“农夫”多一个“u”?因为“农妇”可以生孩子,“农夫”不行。“他”与“她”也是同样的逻辑。

此外,新拉丁文还将汉字中固定的成语、俗语,全部翻译成了固定组合:

吊儿郎当—diaorlangdang;岂有此理—kijoucli;总而言之—zungejanzh;无论如何—ulunrhuxo;不知不觉—buzh-bugyo;清清楚楚—cingcing-chuchu;乱七八糟—luanci-bazao;自私自利—zs-zli;指手画脚—zhshou-xuagyo;无缘无故—uyan-ugu;……

80年前,他们将中文改造成了拉丁文

图:《中文拉丁化读本》中的部分词语拉丁化举例

类似的规则很多,不再一一列举。

编制《中文拉丁化读本》,将汉字视为中国落后的顽症,只是中国知识分子在近代寻求自强路径的诸多尝试之一。

其实,一种语言文字,否发育成熟,发育健康,发育出完整的表达与清晰的逻辑,并不取决于它是拼音还是象形。文字的活力,更多源于表达的自由。自由表达,可以创造更多机会,让文字承载更多的先进文明,进而激发文字的活力;反之,若不能自由表达,文字所承载的先进文明,在量与质上都会变得很有限,使用这种文字的民族就不免陷入落后,文字本身也会陷入丧失活力的困境,不但无力自我更新,甚至会有失传的危险(事实上,因为承载的文明体量太有限,历史上有很多文字自然消失了)

下面再照录一些《中文拉丁化读本》中的新拉丁文标准例句,供体验感受:

Ta ziush xanggian.(他就是汉奸)

Womn dush cin'aidi tungzh.(我们都是亲爱的同志)

Ni sh Zhungguorhen!(你是中国人!)

Kai daxui ky!(开大会去!)

Wo ginnian ssh sui.(我今年四十岁)

Wo zhen ku-ia.(我真苦啊!)

Ia!Yanlai sh ni-a!(哟!原来是你啊!)

Siaogou wang-wang-wangdii giao.(小狗汪汪汪地叫)

Ziang Giesh cangiadi xuiji ding do.(蒋介石参加的会议顶多)

(完)

(本文材料,主要依据许中所编《中国拉丁化课本》,上海新文字书店,1938年出版。)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29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