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薛定谔猫与波函数塌缩问题的哲学探讨

  • 哲学生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20
  • 积分:
  • 0
  • 1556
  • 2019-04-23 13:32:05

                               .   薛定谔猫与客观选择的倚重性

     从这些规定的单不容多可知:

      客体性群的多样无法在主体性个的单一中存在。

      而薛定谔猫的产生却要给我们带来否定上述不可能的惊奇。原因就来自量子不确定的特性否认上述主体性个中,不存在客体性群的多态叠加。

      很显然,如果实验箱内的原子只存在以下任一种情况:

      衰变或未衰变,薛定谔猫定无半死不活的叠加态!

      正因为存在衰变与未衰变两种为多样的不确定因素,特别是我们从认识量子开始就是以群的方式存在。而:

      群的多样的不确定性使我们对量子自身独具这一特性的认识根深蒂固。却并未深究不确定性是群的多

      样固有的性质。而非量子自身独具的特性。只是量子刚好以群的方式存在而拥有了多样固有的不确定

      性!

     如果坚持认为薛定谔猫的叠加态,是微观量子自身独具的特性所致。那么当在宏观世界里出现下述情况又作何认定?

      某人在千里之外接到医院病危通知单并被告知,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找不到他母亲需要的稀有血型即

      病亡!      

      试问,这对尚在路途中的儿子来说,他母亲难道不同样处在半死不活的叠加态?因为这与薛定谔猫的产生没有如何不同!

      毫无疑问,如果只有找到或没有找到中的任一种情况,他母亲的生死是确定无疑的!这无异于说:

      叠加态只产生于具有不确定性的多样的群。同样与宏观和微观无关!

      然而薛定谔猫长期困扰并让人们纠结的恰恰在于:

      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群的多样和个单一才是不确定性和确定性的真正直接的原因!而非量子的特性!

      其实令我们纠结的薛定谔猫存不存在,与观察者相关的半死不活的叠加态的关键在于:

      生与死这两个不对等的根本互否的对立能否被允许叠加共一!而薛定谔猫只是这一结果的体现。

      假如客体世界允许诸如等这样根本互否对立的两者叠加共一,薛定谔猫存在半死不活的叠加态是理所当然的。

      如何获证?根据目前的认识最简单有效的方法莫过于将它们直接叠加。而叠加的结果可通过如下获得。

      如果以表示“”。

              “”与“”用数字“0”表示。

              “”与“”用数字“1”来表示。

      倘若让上述两者在空间客体中保持各自的自然状态时则两者并存而形成客体性群的多样为:

       

0   1

其中:0 = 无或虚        1 =有或实

如果让客体性互否对立的两者并存于主体性中则有:

0 + 1 0 + 1 = 1

      从以上结果可以看出:

      在客体性群中互否对立的它们以并列存在为多样。但·一旦试图让它们并存于主体性个中则只留存。全不见的踪影!

      在以上的个中只能二取一,是缘于个和群的主客之间存在的质性障碍所导致的结果。即并存于

      客体性的群无法并存于主体性个中。个的单一无法容纳群的多样!

      那薛定谔猫是否因量子具有人们认为的那种可颠覆客观的特性而存在半死不活的叠加态?

      我们已知道,生命与物的生死存亡是现实中常有的事情。且人们普遍知晓:

     生与死,存与亡之间是根本互否的对立。却不悉晓它们之间还存在不对等!

      其所以强调于此。是缘于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

      对任何单个的生命而言,他的生先于他的死。死后于生。任何单个物也同样如此。即它的存

      先于它的亡。亡后于存是千真万确的!而在群中则不受这一限制

      如甲先生父亲的死与甲先生儿子的诞生可同时!  

      如果关于这一点的争论可摒弃上述客观事实,与此相关的任何争论都会因此失去意义!

      据此我们对以上生与死存与亡的不对等作出如下解释:

      生未经历过死,只有一种经历。用”1“表示。死则经历过生有两种经历用”2“示。                              

     出于同样的理由:

      存未经历过亡。只有一种经历。用”1“表示。亡则经历过存有两种经历用”2“表示。    

      取用上式求证须依此化简则有:

     1. 从死或亡2中减去生或存的1则为:

     

2 - 1 = 1

     2. 为保证值不变。也需从生或存中减去1则有:

1 - 1 = 0

     3. 当生或死与存或亡在主体性个中叠加共一时则为:

                2 – 1 + 1 - 1=1+ 0 1 + 0 = 1

     求证的结果同样只见死或亡。不见生或存!

     如果这还不足以证明上述结论的可靠性,那么我们假设实验箱内有两原子且:

     同时存在一个衰变,一个未衰变的情况。其结果又会怎样?

    一个衰变的原子必定也经历了没衰变两种经历为2。另一原子未衰变只有一种经历为1.

      将它们化简叠加则有:

    2 – 1 + 1 - 1=0 +1 0 + 1 = 1

      当同时存在衰变和未衰变时,也只有单一的衰变产生致死的结果。而不见生的活态。即仍没有

半死不活叠加态的出现!

      为何都不见叠加态的产生却是一态独存?

      从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

      凡互否对立的两态叠加,留存的都比消失的内容多或全或要。我们称这为客观允许留存的因素

      要量。并把这种要量的差额叫做不对等。故当互否对立的客体性群的多样——生与死需要在主

      体性个的单一中并存时,主客之间的质性障碍导致的二只能取一,使留存实现的天平倾向由多

      或重或要这些因素要量形成重的一方。我们把这称作实现留存的客观选择的倚重性。

      而且以上还可同时告诉我们:

    如果衰变与未衰变不同时发生,薛定谔猫只存在或生或死的可能。如果衰变与未衰变同时发生,

      薛定谔猫只存在死一种结果。并且不论出现以上哪种情况,都绝无半死不活叠加态的产生!

 (待续)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55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