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叫驴的诉说

  • 洛阳车人
  • 等级:铸铁
  • 经验值:1018
  • 积分:
  • 1
  • 1456
  • 2019-04-21 07:42:46

 

  我是一头叫驴,因为耳朵长而时常被人指指点点,因发音难听常被主人抽打。从不服气的我始终认为:我是骏马不是驴,我跑的不比马慢,拉的比马多,犁地也比牛强,可为啥主人不喜欢我呢?宁愿去喜欢马和牛呢?还特别喜欢骡子,它连生孩子都不会?

  在多次的不服管教,踢了“草驴”、撞击了主人后,我被拉到牲口市场卖啦。新的主人并未嫌弃我,给我好料补养,让兽医给我调养身体,最不可思议的是:还给我披上红毡、带上红缨、大铃铛,捋我的绒毛、拍我壮硕的“驴屁”,惹得其他人不服:不就是买了一头叫驴吗,至于那样嘚瑟吗?可新主人始终认为我是头好驴,应该是不屈不挠、坚韧不拔的好牲口。

  正像新主人认为的那样,不管是曳车上坡,耕地我从未让主人难堪,力气大的超过牛,奔跑的速度快过马。最让主人得意的是:遇上狼群我好不胆怯,嗷嗷叫的冲了上去,踢死了头狼,吓跑了狼群.....

  如今我老了,拉不动车也载不动人啦,但主人并未“卸磨杀驴”,依然还像当初那样吃好料养老,依然还是人前夸赞我的勇猛顽强。

  我是头“好驴”吗?值得主人一生呵护吗?不就是关键时刻救了主人一命吗?这不都是应该做的吗,值得他一直这样感恩不尽吗。我可已经驴毛不再光亮、耳朵被狼咬掉了半个,眼睛也被狼抓瞎了一只,可主人并不嫌弃,认为这是我也是他的荣耀,不时的向斜视、讥讽嘲笑我的人诉说着我不一般的驴生。

  退休啦,我这头半瞎的驴,享受着人才有的待遇,吃吃喝喝后被主人拉出去散步、遛弯,他老人家依然还像当年那样捋我的已经不茸的老杂毛,也经常拍拍我已经瘦下去的枯绌屁股,就算我用驴尾巴抽打他的脸,他也会哈哈大笑,绝不会发怒,使用鞭子。

  我是一头叫驴,从不会低头走路,也绝不会舔须躬膝,嗷嗷叫的天性曾多次被人厌恶,但最后还是被识驴的主家喜欢,爱驴如同爱子般的呵护怎不让其它驴羡慕、妒忌。

  都说老马识途,懂人性,可我这头叫驴也一样知恩图报:驼人知稳,拉车不靠榜,犁地不惜力,拉磨也从不用带“按眼”,这也是主人绝不会“卸磨杀驴”的原因。

  我想当骏马,可命运苦涩、尴尬我仅仅是头驴,高昂的耳朵害了我一世英名,怪异的叫唤,苦了我壮硕之身,不知哈腰讨好的秉性害得我挨了多少次鞭打,可我从不后悔,因为毕竟还有个别人喜欢我的驴脾气,我后来的主人不是也一直以我为荣吗。

  驴的一生是悲惨的,“熬汤”是大部分驴的结局,可我如今还活着,估计我死后,卖驴肉汤的老板也不会要我,因为我的肉已经煮不嚼不烂不可食用啦。可能我的皮还有用,可熬胶为产妇补虚。

  注解:叫驴就是公驴,母驴叫:草驴。按眼:蒙牲畜的遮眼布。枯绌乃土语,不平展的意思,也叫:不展挂。曳车:就是拉车。

图片来自网络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5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在这里能读到这样的文章,耳目一新!

太舒服了,谢谢你!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56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