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金色的乡路 

金色的乡路

老家曼岔位于景洪市大渡岗乡东南,距离乡政府30多公里,以前为傣族聚居区,村子附近有一个被当地村民称为“缅寺团包”的小山包,实为傣族寺庙遗址,我家曾在这个小山包上种过稻谷、玉米、花生等农作物,经常挖到些一些瓦片、坛坛罐罐碎片,大人说这些是寺庙和尚日常用品和祭祀品,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迁来?又是什么时候迁走?100多年以来,曼岔村逐渐成了以汉、傣、彝、白、哈尼、基诺、布朗等各民族的杂居地。

5年前村里走人了30多年土路修成柏油路,实现了“三通”,不仅方便了村里及附近村寨人们到乡上进城办事、做买卖,也方便了天南地北的生意人到乡下采购各种农产品和山货,带火了农村经济,村民收入大增,生产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村里住的是以木篱笆、竹篱笆为墙,以茅草、贝叶为顶的茅草房、贝叶房。喝的是箐沟里的“自来水”——小水沟里搭个竹槽接水挑回家干旱的季节到河里挑。没有电,整个村子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天一黑就睡觉。下雨天、冬天乡亲们无精打采的围在火塘边烤火,闲聊,无所事事。到镇上、城里读书、办事一律靠双脚走,30多公里羊肠小道,树木杂草丛生,有时沿着弯弯曲曲的小河走,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蚂蟥、蛇蝎防不胜防,生怕遭到野象、野猪、野牛、熊等野生动物攻击,走得提心吊胆。有时上十里长坡,拉着树枝、杂草爬着走,遇到下雨天,连滚带爬。半路上还得歇息几趟,喝冷水解渴,吃点冷饭、酸腌菜,或摘些野果充饥。到了昆洛公路,运气好,不久就能搭上车,运气不好,天黑了也搭不上,只有到公路旁边的村寨借宿。

30年前,国家出资,农民出力,修建了乡村便道代替了往日的羊肠小道,周边几个村寨上百户人家,有几辆拖拉机,到镇上有时能搭“顺风车”,不过也不省心,一到雨季,弯弯曲曲的泥土路,被雨水一冲,变得坑坑洼洼,“拖拉机还没有人走得快”,名副其实的云南十八怪!

20年前,在昆明读大学,有一次乘晚班车经昆洛公路回家,三天两夜才到景洪。昆磨高速通车后,从景洪乘车12个小时左右到达昆明。毕业后,在城里工作,村子里几乎家家都有了拖拉机,有的人家买了摩托车。回老家有时坐拖拉机、有时骑摩托,一路尘土飞扬,人与车浑身灰尘,路边的花草树木也灰头灰脸,逶迤的山路宛若一条黄龙,也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

近几年,村里的田地,都以公司+农户的形式,租出去种植西瓜、金瓜、辣椒、无筋豆等农产品,有的人家年收入高达30、40万元,少的也有4、5万元。家家户户盖起了钢筋混泥土浇灌的楼房,有的屋顶盖着琉璃瓦、彩钢瓦,十分漂亮。配备了卫生间、洗澡室,干活累了可以回家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结束了手上提着驱赶猪鸡的棍子“方便”的时代。不管老人还是小孩,人人一部手机,家家户户用WIFI,看高清电视,有摩托车。许多家庭有小货车、皮卡车,有的人家还购置了小轿车。乡亲穿着干净整齐,个个看起来都精神抖擞,神采奕奕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大有城里人也不过如此的意思。

记得10年前,有时将就着坐拖拉机回老家,三岁的女儿哭喊说:“我不坐拖拉机,要坐车...”柏油路通车后,自驾车回老家,女儿偏偏要坐拖拉机,体验一番颠簸的滋味。不过也好,或许三、五年后拖拉机就成为了一种历史记忆。

千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回家的路上风情万种,热带雨林一年四季郁郁葱葱,山青水秀。路边的溪水手捧起来就可以喝,还有白沙水,特别甘甜,吃过橄榄后再喝更是回味无穷。小河里有各式各样的小鱼、小虾、水生动物。山路两边叫不名的奇花异草争奇斗艳,野生的橄榄、荔枝、龙眼、芒果、三丫果等红的、黄的果实累累。各种兰花、石斛、金线莲等名贵药材在溪谷中滋生蔓延。野象、野牛、熊、野猪、鹿、麂、猴子等走兽在原始森林里穿梭吼叫;孔雀、犀鸟、白鹇、山鸡、斑鸠、鹦鹉、花八哥等飞禽在树下歌唱觅食,老鹰在天空中盘旋。一座座高山起伏连绵,在遥远处与蔚蓝蔚蓝的天际连成一线,仿佛一幅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

蓦然回首,少年人老。小时候,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义无反顾往村外走,走得急走得累,再美的风景也无心欣赏。日子好了,却归心似箭,想着、念着什么时候回一趟老家

走走停停,捡几个果,摘几朵小花,看看风景,拍拍照,回老家不仅是走亲访友,也是一次乡村游。采山茅野菜,捉河里的鱼虾,挖山药,宰放养的鸡鸭,乐此不疲,远离城市喧嚣。

站在大龙山巅顶,远眺四野,沐浴山风,看云卷云舒,叹彩霞满天,数满天繁星。有道是“山高人为峰“、“一览众山小”,崇山峻岭,千山万壑,高高的孔明山也在脚下,一切美景尽收眼底。

 

2019年1月29日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37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