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与腐败分子在一起的人能是不谋私的人吗?

与腐败分子在一起的人能是不谋私的人吗?

----一位武钢的在职干部说现在心系武钢的人可没有了的感慨!

汪华斌

  昨天在光谷碰到一位武钢的在职干部,他说现在的人可没有当年的人那么爱集体与武钢了;因为这么多年能留在武钢的不是热爱集体的人,而是腐败分子喜欢的人。因为人以群分,所以长期在腐败分子身边的人能产生出热爱集体之人吗?正因为是社会制度决定人们的思想境界和觉悟程度,所以现在基本看不到当年那样热爱武钢的人了。

  我们知道只有人能创造制度而不是制度创造人,然而实际上这是前半句的人;而这后半句的人却是不同的,即制度创造人。就是说什么样的制度,最后造就出什么样的人。所以说‘创造制度’的那个人实际同时是一般意义上的创造者,因为后面的人就是来源于他创造的制度而造就出来的;这就是制度的意义。也就是说它的意思是制度有个主体来创造,最后这个主体实际就是培养出来了一群人;因为后面的人就是通过它这个制度而制造出来的。就如同武钢,腐败分子当道时全面修改了制度;结果这制度能造就反腐败的人吗吗?试想连民主党派反对腐败都能被排斥出武钢,那武钢又从哪里产生出反腐败的人。一个不反腐败的人,他(她)能是热爱武钢的人吗?

   我们总说现在心系单位的人没有了,这是因为任何腐败分子都是通过单位的权力而谋私;即使这腐败分子查处了,最后也是单位被腐败分子提拔的人接班。这就是被腐败分子出的制度而“制度创造”出来的那个“人”,而不是通过社会公开廉政招聘进来的人;虽然这人目前没有被查处腐败的证据,但这与腐败分子在一起的人就能是廉政的人吗?这就是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所说的那样:“君主制培养荣誉感,共和制培养公民道德;专制培养奴性”。也就是我们中国人长辈们经常说的:“跟好学好,跟坏学坏”,所以不能说腐败分子培养出来的人就是腐败分子;但肯定腐败分子是培养不出廉政之人。因为与腐败分子分清是非黑白的人,能得到腐败分子的培养与提拔吗?这就是我们中国文化晋·傅玄《太子少傅箴》的“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声和则响清,形正则影直”,也就是我们中华文化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总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不可能杜绝腐败的原因。

    是啊!对于一般个人来说,会喜欢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这样人可能会感到舒服,而且共鸣还能有安全感。而对异于自己的可能会感到不悦,甚至排斥。就这样,拥有相同特性的个人之间就会慢慢组建成一个群体。而一个群体,通常都会自发地建立一套自己的道德和行为标准。这道德观和行为标准的其中一个表现和作用就是:群体内部公认的潜规则,所以相同的特性进行肯定;或者对群体成员内部不具备的特性就会进行否定。所以说腐败分子掌权同样是这样的机制,这就是腐败分子的团队里肯定不会有廉政之人的原因。因为腐败分子谋私通常是通过侵占或侵犯单位利益的途径,所以腐败分子团队里也就根本不可能有爱单位或集体的人了。这就是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表现,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结果。所以武钢的腐败分子虽然受到了处罚,但武钢的后来人却出现了断层;起码有两代人不会爱武钢了,这就是腐败分子的真正危害。因为腐败分子制订出来的制度不可能激励人们反腐败,这就是腐败分子真正的潜在危害。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503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