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答网友(原创)

  • 马鼎奇
  • 等级:青铜
  • 经验值:2997
  • 积分:
  • 0
  • 4440
  • 2019-01-11 12:27:30

答网友(原创)

马鼎奇

 每年都应邀参观在上海光大会展中心举办的国际半导体器件与制造设备展览。结果发现国内厂商越来越少,新产品更如凤毛麟角。国内厂商参展的主要是计算机、服务器、大功率开关电源、仪表仪表等应用整机。我当时还未意识到一个潜在的“芯片危机”正悄悄向我们袭来, 但总感到些许困惑不解。

 我原供职的大型芯片国企高工近50人,工程师近200人,不要说设计制造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连大规模集成电路也力不从心。国家连连拨款,基本上新品不是“胎死腹中”,就是光开花,不结果。但有的人头上有顶"微电子专家"的光环, 谁也不敢“当出头椽子”, 说三道四。到改制前,企业基本靠银行贷款发员工工资。

 厂长无奈,只得分流职工"下崗",鼓励部份技术人员停薪留职,自谋职业,以减轻企业负担。

 那时咱厂可热闹呢?有的人开厂,生产节能灯、电子点火器(企业生产的双向可控硅正好派上用途),有的人破墙开店,经营小百货,但都租的靠马路企业的房子。我厂的街面房基本悉数被下岗职工租光。也有的人三五成群"孔雀东南飞",去深圳广州上海经商或打工。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先于他们一歩, 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没有他们混得这样被动和窘迫,等到他们怀揣梦想下海捞金时,本人已在上海某仪表公司风风光光混了六七年了。

  一次我在沪遇到企业的原总工,他告诉我:夫妻二人已辞职回上海,(夫妻均为上海人)。并且给了我张名片,后来我按地址指引, 想不到他竟然在远离市区的一个乡镇企业“安身立命”,让我唏嘘不已。

  我对他印象一直不错,与人为善,很钻研和勤奋,为什么如此落魄,可能有难言苦衷,也许对口专业上海不好找吧?

  总工本以为凭他的资历与沪上的人脉关系“重操旧业”应不成问题,始料不及的大量洋品牌芯片价廉物美,大规模挺进并占领中国市场,早以将民族品牌的芯片打得节节败退,上海的许多半导体行业与我厂诚然成了惺惺相惜的“难兄难弟”,状况大同小异,只有程度不同, 没有本质区别:因产品积压、资金周转困难,难以为继,已经或正准备“关停并转”,哪里还会再招人才?这一行,哪里还有他的用武之地?

 “周边2015”说:我国企的星期日工程师私下帮乡镇企业开发新产品,在研制过程的同时也就提高了自己,其新产品的技术含金量一般高于国企开发的新产品。

  我答:他可不是星期天工程师,而是正式聘用的技术干部。

  “IP比ID好”问:最后,厂长很无奈滴富起来了吧?

  我答:厂长占工厂51%股份,他是董事长兼总经理。最近,因年事已高,退居二线,总经理一职由儿子担任。

   “不能这样啊”问:哦,马老先生,想当年你们不计名不计利还能做出集成电路,怎么现在的人计名(人才)计利(奖金提成)以后倒不行了呢?

   我答:你弄错了!我本职是设备科的成员,并不直接生产集成电路。

   “不能这样啊”说:现代企业大生产,任何人都不可能直接生产产品,但是产品却与企业中的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更别说管理设备的设备科人员啦!生产集成电路,设备很重要。马老先生在的时候能生产,马老先生不在的时候就分田单干,那还想做什么集成电路?

  我答:厂里只是觉得我对测试仪表生产设备维修比较娴熟而已,并非不可或缺。缺了谁,地球照转!

   “了不起重上井岗山2”说:结果芯片就做出来了,是吧?

  我答:做啥芯片?企业与日本某芯片公司合资,我厂专业做芯片后道封装,含金量不高,但"两头向外",旱涝保收,企业起死回生,不久改股份制,每个员工都得缴钱入股,我从上海被唤回悉数缴了钱。到退休退股时,增值5倍。晚几年退休的人,退股增值更让人咋舌,达20倍以上。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440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