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打猪晃(1)

  • 舒张居士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10
  • 积分:
  • 0
  • 347
  • 2018-11-09 19:33:30

进入腊月,乡里的年味就浓了,有的人家便把养了一年的猪来杀,叫杀“年猪”,大小也算喜事,主人便请附近的亲邻好友来“打猪晃”。

一大早,大姑爷就敲开了我家的门:“光银,麻(明)个我家杀猪,你去打猪晃喀。”大姑爷满是绉折的脸笑得像核桃儿。

打猪晃,就是去吃猪血旺。用动物血做成的像豆腐状的东西,书名叫“血旺”,我们那儿叫“血晃”。为什么叫“打”,讲是祖上传下来的。打祖上起,乡里杀“年猪”便请人去打猪晃,也不光杀“年猪”,平时有事杀猪也请人去打,不请,就显得你家没人缘,就吃不开,就被人瞧不起。乡里人也晓得,猪血晃是好东西,能清理肚里的垃圾,确实好吃,会做的,和猪肉一快儿烧,放点杂料调料,味道倍儿美,不会做的,就寡煮,放点油盐,放点葱花儿,也鲜,也下饭。

请人打猪晃,说请不是“请”,也就随便说说。明个你家杀猪,左邻右舍早就晓得了,迎面碰见你,不等你开口,人家就说:“麻个杀猪我去打猪晃喀”,你说“好啊,正要去请呢”,或者,你在大路上碰到投缘的,笑着拍拍对方的肩膀:“麻个我杀猪,你去打猪晃呀”,对方却也笑着拍你:“是吗?我去,你不请我都去。”嘻嘻哈哈中就请有桌把人了,临吃饭,还陆续来一些不速之客。当然,人多了也不好,一头猪杀了肉,要留给过年,还要再卖一点,不能给打猪晃吃光了呀。所以“请”就很随便,来不来由你,不再追的。大姑爷是上街打我那儿过,就“顺便”了一下。有的人家平时就好客,这会儿就是不请,也会挤得满堂爆;有的人家平时吝气,这会儿就是请了,也是门前冷落车马稀。

这天天朦朦亮,大姑就起床了,比往常起得早。她把锅灶烧旺了,一把柴一把柴塞,火苗牛舌一样舔着灶墙,映得满脸也紫旺旺的。锅里煮的是粥,一大锅。蒸汽把锅盖顶起来,大姑赶紧起身,揭了锅盖,粥咕嘟咕嘟泛着泡儿,向中心沸腾着,凝成一个圆圆的粥皮。稍停,盖上锅盖,就奔向猪圈。猪圈离灶房不远,出灶房穿过一个小庭院就是,几步路。圈里就一头猪,长得真叫一个“欢”,团头圆腚,膘肥体壮,打眼有三百斤。猪见到大姑,爬起来,昂着头,哼哧哼哧地倒腾着蹄子。大姑拔掉栅门,进入圈内,手摩挲着猪的脊梁,毛皮黑亮、光滑、柔软、厚实,像一匹绸缎,大姑摩挲一下,又摩挲一下。猪拱嘴在大姑的腿上蹭来蹭去,大姑的心暖暖的,又酸酸的。

今个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临死了,好好吃一顿吧。大姑笑着拍了拍猪头,端起猪食盆跨出圈外,把圈门拴上,向灶房走去。

猪是黑猪,听儿子说黑猪肉质香,精肉多,价格高,城里人爱吃。大姑爷在年初逮猪时就留意,果然在一户人家发现了黑猪崽,不由分说抱着就走。大姑爷家在生产队时年年都养猪,一年养一头,一是为完成每年的生猪任务,二是攒钱,零碎聚趸头。后来就不大养了,大姑爷说,有那功夫,不如拿瓦刀拎泥桶,有那本钱,不如上街现勾现吃,省得劳心费神。现在是儿子叫养,不得不养,说是生态。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7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