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小说:探视(原创)

  • 马鼎奇
  • 等级:铸铁
  • 经验值:1673
  • 积分:
  • 0
  • 318
  • 2018-11-09 14:31:45

小说:探视(原创)

马鼎奇

李师傅骨折住院一月有余,由于“保守治疗”, 见效不大,康复很慢,天天只是躺在床上,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穷极无聊到透顶。

病友们三头两天有家属、亲戚探视,,七大姑、八大姨提着花色水果提篮与各类保健品嘘寒问暖,知冷知热,整整半天济济一堂,坐都坐不下。

晚上,甚至延迟到10点多钟,护士撵都撵不走,心目中压根儿不将其他病人的休息放在眼里,继续插科打诨,谈笑风生。尽管萦绕着亲人之间血浓於水的温馨和关爱的氛围,让久病沉疴的李师傅好生羡慕!但影响他人安寝,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不过,李师傅有桩好,善解人意,对已严、对人宽,从不提醒或指责人家。免得双方尴尬,不欢而散。当然,他也并非“天低吴楚,眼无一物”的孤家寡人。“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前几天,就前后有两个企业的同事、朋友来探视过,一个是企业的曹高工,一个是学校的王老师,都是戏了几十年的至爱亲朋,铁哥知已。还带来了肉松、麦片,核桃粉、椰奶粉以及香蕉水果等。

但是,比起其那些几乎天天有“节目” 上演琛视一幕的临床病友,却是小巫见大巫,没有啥可比性。李师傅床前常是“门庭冷落车马稀!”,因而心中往往掠过一丝凄楚,辛酸与顾影自怜。

在职时,厂里一个搞计算机的李工,骑摩托不幸罹遭车祸,一条腿摔了个粉碎性骨折,他买了伍斤烟台产的国光苹果正欲去医院探视,谁知厂里人说李工是上海人,特别忌讳探视送苹果,因苹果与沪语里的“病故” 恰好是谐音。虽然第一次听说,但他还是道听途说买了伍斤柑桔替代。

想不到多年以后,“二十年的河东,三十年的河西。”风水轮流转,阴差阳错换了个位置,同样是“骨折”,李工康复,他住院,这时候本应这个本家李工来探视他,不知为何却迟迟没现身?李师傅并不是奢望什么回报,而是同城而居,探视也不是什么难事。略表一点朋友关心之谊也属人之长情啊!

李工一定是什么事缠身脱不开,有一技之长的人退休,有的比过去上班还忙呢?李师傅从不把别人从坏处想!

李师并不期望别人的怜悯与同情,也不羡慕包装得花花绿绿的滋补品,他现在最缺的是人间亲情的温馨和抚慰。

他无儿无女,“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平时孤独习惯成自然,似乎也不觉得有啥痛苦,缺憾和不便,可一旦病倒了,方知亲情的珍贵。

他已给社区丁书记打了电话,她答应中秋节前来探视他。从这天开始他是朝也思、夜也想,盼星星、盼月亮,希望社区干部探视来病房!满腔热忱地抚慰他这颗饱经忧患的心灵。

可不知是丁书记日理万机抽不出身,还是早忘得一干二净!一个星期过了,没来,两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来!李师傅翘首期盼,欲眼望穿。

实在有些不耐烦,本想再打个电话催催,可又一想,社区干部探视生病的鳏寡孤独,更多的是人道主义的成份,体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她又不是你的女儿,又不是什么义不容辞的法定责任义务。所以,李师傅只好作罢,听天由命。

但是,正当李师傅“万念俱灰”,失望之际,时来运转,一天午饭之前,姚护工来到他面前,故意神秘兮兮地说:“走廊里来了一高一矮两个女的,问马护士长,哪儿是15号病房。我看好像是看望你的……两个人到了门口,又互相推让,谁也不愿先进来!哎!城里人真看不懂,来都来了,还躲什么?就是丑媳妇,早晚也要见公婆!”

须臾间,李师傅己看清了门口来人的脸庞,正是他朝思慕想的社区丁书记、宋主任。

丁书记见已不便躲闪,马上大大方方,大步流星地走到李师傅床前,将带来的装满中秋月饼、弥猴桃、桃香蕉等一袋袋慰问品大大方方地放在老李床头柜上。

这时他才发现貌不惊人的丁书记,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也特别时髦。齐耳短发,身材高挑,一袭碎花连衣裙,显得既端庄秀丽、风华正茂、又风情万种,更折射出成熟女人的妩媚。

宋主任毕竞刚到30岁,还像年青的小姑娘似的头上扎着个马尾巴辨,到了异性的病房,难免有些腼腆和羞涩,宛如小孩到了陌生人家一直躲在大人的身后探头探脑,站在门口,既不答腔,也无任何动作。唯一的举动就是将拎来的慰问品一并机械地交给了丁书记。

“李师傅,我下午还有一个会,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考虑到你经济比较困难,党员们凑了1000元,虽然不多,但也表示一点扶贫助困的心意……”丁书记快人快语,边说边将一叠钞票送到李师傅手上。

可李师傅倏然收敛了脸上的微笑,固执得惊人,似乎很生气:“书记,你来看我,我很高兴。钱就免了,我有医保,不困难,如果是国家补贴,我不客气。这钱是你们党员私自筹集的,我拿了心里不踏实!你还拿回去!接济更困难的居民!”

丁书记虽然属“女流之辈”,但说一不二,做事风风火火,干脆利索,像一个“女汉子”,从不婆婆妈妈。

李师傅推推搡搡,不肯收慰问金,丁书记才不会象别的干部,推过来、送过去,弄几个回合!演出一场真真假假的客套戏。马上见好就收地说:“既然你不肯收,就算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有事,打我的手机,有时间,下次再来聊。”

丁书记、宋主任走后,一旁的姚护工马上凑上来,皇帝不急太监急,钓鱼的不急背篓子的急!不无责备地嗔怪道:“你怎么榆木脑袋不开窍,这样痴,送上门的钱都不要?!你不要忘记,你还欠我400元工钱呢!看你怎么还?”

“书记主任百忙之中,来看我已是天大的面子,”李师傅循循善诱地开导姚护工:“我怎好意思,让她们再破费,客气当福气!人要知足,知足者常乐,你相信我,不会少你一个子儿……”

“老李,老李,”无巧不成书,正在这时,马护士长风风火火,喜孜孜地推门进来:“李师傅,!你真有福气,社区干部临走时交到我手上1000元,委托我,一定要你收下,还说你太苦了……哎,就是亲生闺女也不见得个这么疼人!”

李师傅是个性格钢强的人,虽然一生饱经沧桑,历经坎坷,命运多舛,可从不轻易动感情,有泪不轻弹!但不知为什么听到马护士长的这最后一句话,蓦然泪眼婆娑,像孩子似的嘤嘤而泣……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18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