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永接地气写春秋——记国家一级剧作家黄士元

   


上世纪的1957年,在湖南省常德县的农村文艺汇演中,一个自编自演的曲艺节目《禁赌博》获得优秀节目和优秀表演奖,曲艺的作者是一个小学毕业后在家务农的年仅14岁的少年。2016年1月,一曲常德丝弦《生在潇湘多自豪》在联合国总部唱响,受到海外华侨和联合国官员的点赞。这个丝弦节目的词作者是一位74岁的老人,当他听到大洋彼岸传来的喜讯,不禁泪水充盈,百感交集。谁曾想到,这位年逾古稀的作者与那个六十年前获奖的少年竟是同一个人呢?他,就是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一级编剧黄士元同志。          

                 “我搞创作,是托农民的福,沾生活的光”


  黄士元1943年出生于常德县(现鼎城区)一个偏远乡村。12岁高小毕业,成为农业合作社俱乐部年纪最小的文艺宣传队员,14岁就在《常德县报》上发表文艺作品。他在农村扎扎实实当了17年的农民,接触到农村的各种人和事,统统都装入他生活仓库里。他常说,戏自生活出,情从爱中来,我是用显微镜细致的观察生活;用透视镜深入的认识生活;用反光镜准确的辨析生活;用望远镜更远的高看生活;用哈哈镜乐观的展示生活,让生活充满阳光、充满喜剧。
   黄士元与农民兄弟同呼吸,共命运,心心相印。住农村时,为了捕捉生活中的戏点,他在自家禾场上搭建了一个凉棚,供村民纳凉闲谈。进了城仍把老家当作生活点、生活的储备库,让生活成为他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进城后,依然不忘故土不忘根,“天上打雷心里蹦,牵挂着农作物受损失。”他和乡亲们常来常往。乡里乡亲提来一些土鸡蛋和无公害蔬菜,也为他源源不断地送来了创作的素材和灵感。客人进门,不需要脱鞋,以免显得生分。他现在的住房在一楼,连着三户人家,后门外地面的空坪是他和乡亲们和来客聊天的好地方。外出,他坐公共汽车;生病,他住基层医院,他说些地方最能了解社情民意,发现创作素材。
   有一年,省里要调几位作者到省文联进行戏剧创作,老黄是人选之一,但他谢绝了领导的好意。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个力大无比的英雄安泰不能离开大地母亲的故事。我想,倘若黄士元迷恋大城市生活,离开生他养他的地方,今天能否取得如此辉煌的成果也就难说了。农民作家郑桦先生如是评论他的好友:乡村中的许多人物,时时鲜活在黄士元他心目中,展示在他的作品里。几十年来黄士元从没有脱离乡村生活,他作品中鲜活的人物形象,独特的乡土语言,都是从生活中感悟到的,时时散发出乡野的味道!他把农民搬上舞台,并不是将其作为嘲讽的对象,而是歌颂他们的朴实勤劳、积极向上、乐于吃苦的精神。这些来自生活、来自老百姓的故事和语言,写出来的人物是生动的,流露出来的感情是真挚的,老百姓看了亲切,听了动情,想起来有滋有味。这种语言群众爱听易唱,浅而见深,巧中显奇,笑中有戏。
黄士元深有感触地说,我的作品中的故事、人物形象和语言都是农民兄弟拱手献来的,每当我听到乡亲们愉快的笑声和热烈掌声,我就感到自己是最富有的人。我搞创作是托农民的福,沾生活的光啊!


         “农民喜爱我就写,挽住夕阳献金辉”


   黄士元写戏源于农民兄弟,他把戏回馈给父老乡亲。乡亲们爱看他写的戏,有的家里办喜事点名要演他的戏,不少的人还能道出戏里的台词、唱腔。有人竟用黄士元戏中的唱词巧妙地化解家庭、邻里之间的矛盾纠纷,戏剧的教化作用和黄士元戏剧的魅力可见一斑。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士元先生创作的《山村兽医》走遍三湘四水,许多歌颂常德的丝弦节目传唱城乡。当戏剧走入低谷,剧团纷纷解散时,士元先生反映农村生活的“土”戏却风靡城乡。《嘻队长》《旋转的钞票》《山里哥哥山里妹》《祭鸡》等,大戏小戏,台台精彩。他创作的曲艺《瓜中情》《待挂的金匾》《生在潇湘多自豪》《枕头风》等晋京参赛,次次叫响。与其说是他创作的戏剧精彩悦人,不如说是他的辉煌人生出彩动人。从十四岁发表作品算起,至今已整整一个花甲。六十个春秋,六十年拼搏,六十年艰辛,六十年坚守。( 目前为止,士元同志创作了戏剧曲艺1000多件,已经出版10本专著。这10本书中有他创作和演出的大戏8部,小戏25个,曲艺264件;另有电视剧3部,电影1部,杂文31篇,理论文章20余篇。诸扬荣先生感叹:这样一位写得多,演出多,发表多,获奖也多的农民剧作家,这在常德乃至湖南,就是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的。
 
“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黄士元对中央领导同志的这段讲话感受尤为深刻。他家经济状况不好,3个子女家先后有4人下岗。有朋友鼓动他改改创作路子,为歌厅写些黄段子,每年可捞上二三十万元不成问题,黄士元不为心动;就连有些企业家曾出高价请黄士元写传记,也被黄士元婉言拒绝了。面对各种不正当赚钱的机会,黄士元一一避而远之,只一门心思从事他的乡土戏剧创作。他出版的10卷专著,400余万字,没有一句低俗的话语,没有一个出格的情节。他说,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比饭碗里拌了农药,是要毒害人的灵魂的。一个有良心的艺术家可以缺钱,但不能缺德。
唯有心不老,方觉夕阳红。黄士元年满60岁办理退休后,他不觉得自己老了,反而感到一股澎湃的生活激情在脑海里翻腾,一种创作的火苗在心中燃烧,他那支笔唰唰唰地响得更脆了。他说,农民喜爱我就写,挽住夕阳献金辉。他激情澎湃,文思喷涌,又进入新的创作青春期。仅60岁后这15年,就荣获国家级金银大奖17次,获省、市奖40余次,真是无怨无悔写春秋,苍天不负有心人。


          “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夸奖”


   早在1971年,黄士元创作的戏曲《夸石门》成功演出,受到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华国锋同志上台接见。1974年,他创作的花鼓戏《山村兽医》参加全省汇演反响强烈,毛泽东同志也曾观看过这部戏的电视转播。这部戏被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还被编入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湖南小戏选》专集。  
   1986年,常德县花鼓戏剧团曾因电源失火,剧院被焚,演员无家可归,经济非常困难。剧团人员团结一心,克服难关,排演了许多深受农民喜爱的剧目,长年坚持在农村巡演。来湘调研的中宣部文艺处的同志根据剧团党支部书记黄士元汇报的情况,写出《一个处境艰难的好剧团》的调研材料,被中央书记处编进《内参》,时任党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这份内参上写下批示
:“像这样的好剧团为什么不奖励?奖励好的就能催人奋进,打击歪风嘛。”遵照这一批示,常德县花鼓戏剧团受到了国家文化部和湖南省政府的奖励表彰。《嘻队长》剧组还被文化部特邀于1986年6月晋京到中南海怀仁堂作汇报演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宋任穷、杨得志等同志的观看和赞赏,黄士元及《嘻队长》剧组代表还在首都戏剧界代表集会上作了经验介绍。
   黄士元的作品连连得奖,好戏连台。他的作品49次获全国文艺奖项,诸如:“群星奖”、“牡丹奖”、“飞天奖”、“田汉戏剧奖”、“曹禺戏剧奖”、“五个一工程奖”等等,至于省、市、县大小奖数不胜数,被誉为获奖专业户。他还先后被选为省党代会代表、省人大代表、全国戏剧家、全国曲艺家代表大会代表,被评为全国有突出贡献的曲艺家、省市优秀共产党员、湖南省十佳知识型职工、常德市有突出贡献专家、常德市十佳文艺工作者、常德市十大新闻人物、常德市十佳政协委员,10余次立大功、二等功、三等功,中共常德市委发出了“向黄士元学习”的决定。他的事迹受到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中国日报、中国文化报等全国30余家媒体的报道。
    黄士元虽然荣誉等身,春光占尽,但他依然谦谨低调,毫无某些小人得志的趾高气扬。在履历表上的文化程度一栏里,他依然填写的“小学”二字,他依然快乐地生活在他的简陋住房里,依然和他的农民兄弟、他的亲密文友打得火热,毫无某些被老百姓捧红了的明星翻身忘本的奢侈张扬。他常说:“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夸奖”、“精品极品值钱还是人品”、“明星巨星,闪光的莫过良心”。他的挚友杨善智老师说得好:作为朋友,除了钦佩士元先生聪颖勤奋和荣誉事功,我们更看重的是他朴实真诚的感情。
2017年10月,在鼎城区"美好新时代一一鼎城首届艺术周闭幕式"上,鼎城区委、区政府授予黄士元"终身艺术成就奖",我多年来心中的夙愿终于在鼎城区率先实现了。这个愿望的实现,是在党的十九大召开后一个星期,是党的十九大会议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写进党章的新时代、新形势下实现的。
   黄士元虽然年岁渐高,身患肝硬化、帕金森、高血压等疾病,但每逢重要写作任务,仍是一马当先,在所不辞,经常是拔下针头赶新戏,吞下药丸改节目。他呕心沥血辅导培养了一批业余作者,为戏剧创作后继有人奉献余力。2017年下半年,区委、区政府经过认真研究,决定成立“黄士元戏剧曲艺创作工作室”,遴选了16名本地优秀作家成为工作室成员。黄士元老师的亲自辅导,更加激发了工作室16名成员的创作热情,他们不断学习钻研,深入生活,仅半年左右时间,就写出了《一块小黑板》《同心桥》《抢村官》《半床棉被》等近百个反映鼎城、反映常德、反映新时代火热生活的好作品。
   中央领导同志在文艺座谈会上指出:“
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所在。能不能搞出优秀作品,最根本的决定于是否能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一切轰动当时、传之后世的文艺作品,反映的都是时代要求和人民心声”。我想,黄士元先生创作的大量优秀作品深受群众喜爱,屡获国家大奖,不正是始终致力于为人民抒写、抒情、抒怀的结果吗?扎根乡村、扎根群众、扎根生活,永接地气,不改初心,一辈子为农民写戏,一辈子写农民喜欢的戏,这大概就是黄士元的成功之道了。

    让我们为黄士元这样的人民艺术家致敬,祈福吧!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4858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为国家一级剧作家黄士元点赞!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4858 个阅览者

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4858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