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唐国明执著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

  • 唐国明2018
  • 等级:
  • 经验值:
  • 积分:
  • 0
  • 753
  • 2018-07-12 14:50:49

唐国明执著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

原标题——唐国明:执著于自己的红楼梦

2014年8月8日,长沙晚报“星期天人物”版

撰文/记者 范亚湘

人有梦想,难道错了吗?有人说,他的梦很精致;有人说,他的梦很苦痛。10多年来,他蜗居在岳麓山下一间逼仄的房间里,一直在虔敬地做着《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这个梦。然而,他的梦能否实现似乎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从他的梦出发,当下人们热议的是:一个人到底要有什么样的梦想?

【人物档案】

唐国明,男,1973年出生,现居长沙,已在《诗刊》《北京文学》《钟山》等刊物发表文学作品近百万字。其中,13万字20回长篇小说《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发表后,引来很多奇特的反响。前不久,该作品分别在美国和秘鲁中文报纸《国际日报》上连载。

1、 为了写一部“伟大的作品”

他很辛苦,却乐此不疲

诸葛亮说:“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句话曾经触动过无数人的内心世界,即使是现在这个快速发展的物质社会里,仍然有不少人将之当做人生的座右铭。

在长沙岳麓山下的向阳坡,有一个人可以说“淡泊”和“宁静”得叫人难以想象!可是,很多人并不觉得他“明志”,他也未能因此而“致远”。

这个人就是近期在网络上饱受争议的唐国明。

“不为风雨不为云,只为一梦在耕耘;板凳一坐十年冷,血泪流出是诗文。”这首唐国明所写的诗,可以说是他自己的写照。

16年前,从邵阳市城步县农村来到长沙读大学的唐国明,一毕业就“宅”在岳麓山下的向阳坡一间8平方米的民房里,不为别的,就为了“写一部伟大的作品”。

“一个作家一辈子只要写出一部伟大的作品就足够了。”他伸出一个瘦削的手指说。

为了写一部“伟大的作品”这个梦,他很辛苦,却又乐此不疲。

他早上基本只吃一个芝麻球,中午与晚上吃一顿,间或晚餐就空腹。他将生活费用压缩再压缩,有时甚至每月只能控制在100元钱以内。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他的身体骨瘦如柴。

这么多年来,唐国明就在岳麓山下,以近似都市隐者的生活,创作属于他的《红楼梦》。他的所有收入来自报纸、杂志寄来的微薄稿酬和隔三差五地去大学城“摆个小地摊子”。有时多一点,一个月千来块,但绝大多数只有区区三五百。扣除电话、打印、上网等这些生活必须费用,几乎所剩为零。他很羞涩地说:“真对不起父母,我一年才回家一两次,每次回去却只能给他们一两百块钱……”

可父母看重的却不是唐国明能够给他们多少钱,而是他发表在报刊上的“大作”。“我把发表的作品给父亲看,他不见得看进去了,但只要看到我的名字,就很开心,很开心。”

唐国明26岁时,父亲送他来长沙读大学,一路上,父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学有所成,将来名扬天下。”

父亲的话唐国明听懂了,他不在乎儿子能够在物质上给他什么,而是认为儿子有出息才是“最大的孝”。直到今天,父母对唐国明不满意的就是“已经是41岁的人了,还没有结婚成家”。而对于唐国明通过写作能够赚多少钱,从来不问。

“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年轻人,我大学毕业时的出路就是南下打工。但那不是我父母所希望的。我能够做什么?我觉得对于学中文的我,改变命运的只有文学这条道路了。”唐国明说,对文学的追求,才是他人生的全部意义。他这样的观点和行为,家里人除了妹妹有些不解和无奈外,通过勤劳的双手而“在当地生活算富足”的父母却逢人就说:“他能写,我们当然不反对!”

2 、他还原的《红楼梦》八十回之后二十回

有曹公的风骨和气度

“那时为了安顿家人,我骗他们我在省文联上班。他们相信了我。我寻一个同学借了1000元钱,真正开始了成为作家的梦想。”也就是从那时起,唐国明把所有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了自己构思和创作的80万字长篇小说《零乡》。

“作品比较前卫。”唐国明说,《零乡》故事很淡,情节也很简单。主要讲述了一个富有的“我”与西藏女子卓玛在大学因诗相恋,但最后由于家庭的原因,卓玛离开了“我”。“我”开始感到人生的虚幻,从此进行了游走。

在这种游走与思念中,“我”开始了在梦里对卓玛的寻找,在似梦似游中,“我”突然觉得应该要留下点什么,就以考古复原的方式复原了《红楼梦》八十回后。

“最终他们还是没有在一起。”唐国明淡淡地说,小说的结尾,“我”追到了卓玛出生的西藏。但到了西藏后,却突然陷入了空灵,无所追寻,无处追寻。“这个主要是说一种状态,反映出当前‘漂一族’那种远离故乡没有归宿感的状态。”唐国明说,这是小说取名《零乡》的缘故,至于是否就是写他自己,他不置可否,只是轻轻地一笑:“到时看了,就知道了。”

《零乡》至今还没面世,“我还想把它写得更完美”。它到底会如何完美?“我会给喜欢我的读者一个好的交代”。

《零乡》尚未出笼,但作为“附件”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却先期被刊发出来,并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2011年第2期陕西省大型文学杂志《延安文学》,头条重磅推出了唐国明《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的不成熟的梗概。

当时,该杂志社社长、总编辑魏建国说,唐国明是他们从自由来稿中发现的一个作者,“杂志社几个编辑把稿件轮着看了一遍,都认为写得相当不错,尤其是在文字和人物对话的处理上,很有曹公的风骨和气度。可以说,唐国明理解《红楼梦》,理解到了骨髓”。魏建国毫不掩饰看到唐国明的文章有沙里淘金般的喜悦,“他作品中飞起来的才情,让人一连欣喜了好几天”。

接着,浙江一家公开出版的民办文学刊物《浮玉》不惜版面,一口气将13万字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刊出。

14岁那年开始,唐国明从邻居家借来一部《红楼梦》,并如饥似渴地阅读,书中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爱情故事深深感染了他,使他入迷。

《红楼梦》看多了,他从收藏的程高本《红楼梦》找到众多疑点,从字、词、句、篇,从环境、语调、情节、故事,“就是高鹗与程伟元在里面加了不少水与沙子。”他发现曹雪芹的许多原笔藏于其中,他开始觉得他有还原出来的使命。

为完成这个使命,抵达曹雪芹的文学境界,唐国明成百上千本的研读《红楼梦》有关资料。

以前,媒体在报道唐国明时,大多用的是“续写《红楼梦》”一说。为此,唐国明反复向记者强调,他不是“续写”,而是“修补复原”或“修补还原”。从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发现的发现的“曹文”,以曹雪芹的手法还原《红楼梦》,他还原了《红楼梦》八十回后二十回。

程高本的《红楼梦》后四十回虽然已被众多的专家学者高度认可,可唐国明认为,要还原《红楼梦》真相,修补复原出程高本后四十回中曹雪芹的原笔、原韵与原味“才能对得住曹雪芹”。

根据唐国明的研究,曹雪芹完成的其实是一百回的红楼梦。不过,曹雪芹作为一个唯美主义者,其“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几乎在死前十多年都在增删修饰。也许出于某种无形压力,也许是出于不忍心让自己与世人见到“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的下场,干脆将后二十回一气废掉了。

“在语言风格上,比刘心武的后续红楼有更胜一筹的地方。”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弟子王国华说,唐国明的章回风格令他惊叹。

3 、梦想仿佛触手可及,忽然之间又变得遥不可及

按照这个模式走下去,有“飞起来的才情”的唐国明,应该具有“飞起来”的前程才是。实际上,这也是唐国明所期望的,“我含辛茹苦为了什么?当然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

唐国明的“这一天”似乎就要到来了,仿佛触手可及。“这一天”似乎又很遥远,甚至遥远得看不到曙光。

的确,好消息接连不断,美国和秘鲁的中文报纸《国际日报》分别连载了《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从而引起国内外专家、学者和媒体的广泛关注。

自从2013年8月一家电视台播出《红楼梦里神仙哥》这档节目后,先后有50多家国内外媒体报道了唐国明。一时间,当代曹雪芹、红楼梦研究者、绝版文艺青年、长沙书痴、红楼痴人、潇湘才子等美名直把唐国明乐得“腰杆子挺得很直,连走路都感觉脚底生风了”。

那段时间忙得,唐国明说,除了接受媒体采访,就是与那些寻到岳麓山上来的“90后”俊哥靓女探讨《红楼梦》。“我摇头晃脑地讲着,他们痴痴地看着我,听得出奇的认真。”还有耄耋老人赋诗盛赞,“岳麓山下安清贫,书案红楼听雨声。回看红尘人间事,云梦湖上一烟云。”

见唐国明生活困难,有人找到他,意欲提供帮助。“我都一口拒绝了。我一个正当40来岁的男人,有手有脚,在当下追求这个在一般人眼里认为不值得追求的梦想,还接受人家的资助,那不要被人骂死!那还追求梦想干吗,不如去找个工作过平常人的生活好了……我能做这个梦,是因为我有做这个梦的能力和毅力。”

热闹归热闹,但在唐国明心里,始终有一个遗憾,或者说也是梦想,那就是他为之奋斗这么多年才写成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没有出版单行本,“人出名了书还没出”。“很多读者都希望读到《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的单行本,只要出版,一定会洛阳纸贵。所以,第一次印刷不能少于3万册。”

期间,唐国明主动出击,找过几家出版社,但大多石沉大海。也有出版社来人联系了,却又通过市场调研及多方评估,认为不好操作,只好忍痛割爱。

一旦认准了,唐国明就会一根筋走到头的,这也是他至今不放弃欲出版《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的力量。为了使这本书早日出来,唐国明前不久去了浙江卫视的《中国梦想秀》节目现场,当他一手捧书,一手拿折叠扇,身着一袭长衫,一口邵阳家乡话出现在舞台上,述说着自己不畏艰辛所追逐的梦想时,很多观众泪眼婆娑。

节目嘉宾郭敬明对他表现出很大的热情:“我其实蛮欣赏他的,先不管对错,我觉得这么发自内心去喜欢一本书,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那个专注的领域里面,其实很迷人。”郭敬明表示,如果唐国明的作品真的非常精彩、厉害,做出版的他可以帮唐国明“圆梦”。

不过,另一位嘉宾赵忠祥却也不隐晦自己对唐国明的看法:“我觉得你的梦想有点悲情,但要达到很难。”

现场观众的投票叫同去参加节目的妹妹不敢正视,唐国明的梦想不但没能通过节目实现,相反还不断遭来讥讽和质疑:他坚持还原《红楼梦》有什么价值?他不结婚不尽孝,对得起养育自己的父母吗?他这样的悲剧不值得同情更不值得提倡。

这下,网络上的声音与去年抬他的声音彻底变了一个调,有人说他是疯子,有人骂他是傻子……

“人们说我的梦精致也好,苦痛也好,但我有我的生活方式。”属于自己的梦想,如果现在不坚持,如何能够实现?他反问记者:“人有梦想,难道错了吗?”

4、 现代人的梦想,参天大树有之,精巧的小灌木遍地皆是

从电视节目现场出来,唐国明妹妹说,她知道哥哥精神上很富有,但这么多年,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穿过,一餐像样的饭也没吃过。“这条路走得太久,太远,太苦了。”妹妹说,现在家里人只希望他能成个家,过上正常的生活。

唐国明妹妹说的,也正是很多人想说的。现在,人们对唐国明的梦能否实现似乎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从他的梦出发,当下人们热议的是:一个人到底要有什么样的梦想?唐国明能够给人们带来这个话题的讨论,应该不是他的初衷。

记者查阅了由唐国明引发的这场讨论的内容,现代人的梦想,宛若一片森林,参天大树有之,精巧的小灌木遍地皆是。

“在这样一个多元的时代,也许不去打扰别人的梦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一个网友这样留言,对这条留言点赞的网友累积如山。

“有人说我火了,有人说我是名人了,其实我只不过是一个已被一些人知道了名字的人,也是一个不名分文的人。现在,我仍然是原来的样子,仍然守在那8平方米的房子里,埋头创作,这就是真实的我,一个在当下不太被认同的执著的追梦人。”唐国明没有说错,他眼下的生活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朝闻鸟鸣,晚沐清风”,整天沉浸在读书创作的静静的日子里。或许,只有在这样的日子里,唐国明才是他自己。

贝多芬说过,卓越的人一大优点是: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挠。认为文采能直抵曹雪芹的唐国明,当然也会“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挠”,他会把他那个有些悲情的梦想扛到底。

唐国明说,他在生活上可能是一个悲剧,是一个失败者,“但从文学的角度上去看,我不是,我是一个成功者。我未来的路还很长,也许很艰辛,但我从来没想过后退。”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3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