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汉阳春茂花园的前世今生 蒂尕字汉阳

  • 79922459
  • 等级:铸铁
  • 经验值:1110
  • 积分:
  • 2
  • 6339
  • 2018-07-12 11:25:44

 武汉著名的树祖宗-汉阳树及其所在地“汉阳树公园”(原怀清斋书斋) ,是座地标性的文物建筑,凡到这里来过的人,都会为巍巍汉阳树的雄姿而赞叹!有人不竟会问:以前这里是个什么样?这里曾经是谁(家)的林园?其面积究竟有多大?园中孕育什么样的故事?对于这四个问什么的回答,还真的不是一件易事。这得查阅、寻觅、回顾汉阳府城的历史,特别是“怀清斋”及“春茂花园”的前世今生。

可叹的是,历史长河难耐战火兵燹摧残,能查阅到的史料目前极其有限。现看来,能讲清鲜为人知历史的,除了为数不多的史学家外,世人知道的,只怕少之又少。下面按史料记载和家族先辈的部分回忆,依照时间顺序介绍如下:   该林园在元朝时期是安南王(越南)陈益稷的“安南花园”其位置在凤栖山王府岭至显正街一带。说起“安南花园”就绕不开安南王陈益稷这个历史人物。

陈益稷是安南国陈朝开国皇帝陈太宗第五个儿子,封昭国王,也是陈圣宗和上相太师陈光启的弟弟。元朝入侵越南之前,陈益稷因其机智和博学受到陈太宗的赏识,成为太宗最宠爱的儿子;居住的宫殿也成为升龙著名的文化中心。

蒙越战争爆发以后,由于陈朝决定强硬地抵抗元朝铁骑入侵,陈益稷则向忽必烈的儿子镇南王脱欢投降。因此,陈益稷遭到后世越南史书的谴责,把他当作叛徒对待,诬称为“妸陈”(姓陈的女人)。

1279年,元朝军队在崖山海战中击败了南宋,南宋灭亡。从此以后,忽必烈完全控制了中国。此后,忽必烈希望征服越南和占城。128412月,忽必烈派遣儿子镇南王脱欢入侵越南。另一方面,唆都率领元军进攻越南南方的占城国,两面夹击越南。

为了避开元军的兵锋,太上皇陈圣宗(1258年至1278年在位,1291年崩)和当时的皇帝陈仁宗(1278年至1293年在位)决定于128531日(阴历)撤出升龙,来到清化。同月,陈益稷、昭文侯陈弄以及其他一些陈朝官员向脱欢投降。

根据《大越史记全书》的记载,上皇早已预料到陈益稷会叛逃元朝,因为之前陈益稷曾试图借助外国的力量与长兄争夺皇位。而恰恰就在这时,陈益稷决定投降元朝,希望借助元朝的力量,将自己扶上大越的皇位。陈益稷等陈朝宗室的投降,使陈朝在战争初期受到非常不利的影响,不少人主张投降。但在上皇陈太宗、皇帝陈圣宗以及陈国峻、陈光启、陈日燏等主张派的影响下,陈朝继续抗击元军,并最终击退了元朝的第二次进攻。

1285年,在第二次失败后,元朝计划发动第三次进攻,立陈益稷为安南国王,1287年正式入侵大越。但于128839日的白藤江之战后,元朝水军为陈国峻所败,第三次入侵宣告失败。

1289年,陈朝皇帝下令将叛逃元朝的宗室的陈姓改为“枚姓”,例如“陈弄”被改名为“枚弄”。虽然陈益稷由于是皇帝的亲弟弟而受到了豁免,但其在史书中的名字被改为“妸陈”,意思就是“像妇女一样懦弱胆小的陈某”。

在元朝第三次入侵失败之后,陈益稷被迁往湖广行省的汉阳随陈益稷前往大小官员及眷属人口不下三万。当年武昌府城和汉阳府城,总人口共不超过四十万,这些人溶入汉族后,汉阳本地人血管里,应该流淌着10%的京族血液。

陈朝使团出使元朝时常在湖广行政机构中与陈益稷见面。一次,他同陈朝使者阮代乏见面,阮代乏则是陈益稷亲兄长昭道王陈光昶的属下。阮代乏向元朝诸官员行礼,唯独不向陈益稷行礼。陈益稷非常生气,斥责了他。但阮代乏也以投降元朝斥责了陈益稷。陈益稷十分惭愧,此后不敢再同陈朝使者见面。1329年,陈益稷客死汉阳

1354年,陈汉政权的建立者陈友谅遣使赴陈朝,要求陈裕宗发兵协助攻打元朝。但陈裕宗将其军事力量重点放在了南方的占城,因此拒绝了陈友谅的要求。在《大越史记全书》吴士连注解中,有这样的记载,称陈友谅是陈益稷的儿子。

“安南花园”因有古代摩崖石刻“梅岩”,陈益稷自称为“梅岩叟”。

园内有座始建于北宋年间的“春熙楼”,南宋时称为“春风楼”。该楼突兀重檐,玲珑精巧历任汉阳知军所重视,陈住进该园后,深爱此楼,将其更名为“拱北楼”,意在拱北称臣(表示他对北方的元朝廷拱手臣服)。并赋诗云:“朗吟人在清高处,拱北丹心列宿同。”在汉阳生活期间,陈益稷生活很安逸,心境闲适,与中国文化,汉阳的民俗相处得十分融洽。

明朝时期该园归太常寺少卿王秩所有。王秩,字循伯,南直昆山人。明·成化二十三年进士。授永康知县,入为南京兵部主事。正德五年,在江西任南赣备兵副史,王秩准备开设广盐以供军需,解决百姓生存问题。

祸害一方的大土匪张士锦,不久被王秩生擒。众匪徒纷纷投降。因剿匪有功擢升本省按察使,后为太常寺少卿。

园中这棵银杏树(汉阳树),是否王秩祖上栽的,并不清楚,王秩是成化二十三年进士,告老还乡后住在这里时,常理推算,此时汉阳树已有了。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家父道:“‘汉阳树被定为武汉最古天然纪念物,将在银杏轩建公园之事。高兴之余,说这样一段话:不过报上说这株银杏树树龄有七百年、是元代栽的这话不对,它是明朝栽的,不到六百年。
九十年代有关部门对树进行科学测定,其结果证实了家父所说的话:这株树是明宪宗成化年间所栽,不到六百年。看来家族的传承更正确。
·万历年间该园由布政使萧丁所得。有关于萧丁详细记载无徵。

?康熙初,都察院左都御史汉阳柏泉人江蘩购得该林园,修缮后取名为“江家园”或“江氏林园”当年人们称江氏林园”:“赤城烟景、绿树参差、水光山色、交相掩带”漂亮得很。

史料中,有关“江氏林园”记载较多,可能因江蘩是位入祀“名宦祠”的好官,在家乡(汉阳)做过不少善事、好事。

“汉阳树公园”是“江氏林园”一角,这点无可置疑。在《汉阳历史文化精粹》这样记载道:“从元代安南(越南)国王陈益稷定居开始,私家园林延续到民国,至今只留下‘汉阳树’。”

如今能查知这座私家园林的名胜古迹有限,只有最著名的“梅岩”、“灵芝峰和拱北楼”,就这三处名胜,至今还能说上个一二三。

据《新辑汉阳识略》记载:汉阳“梅岩”,原在风栖山南正的“江氏林园”大门口,后更名桂芳巷,如今是凤凰巷。汉阳树公园,就在凤凰巷12号。该石刻西有“汉阳令赵时题”六字,东有“端平丙申”四字,之东还有大如“梅岩”的“凤立”二字,又东迆而上有“凤栖”(行模仅存不可靠考),灵芝峰下面再讲。

 江蘩在原王府遗址上建造“江氏林园”又名“江家园”,显出他独到的眼光。据考证,江氏林园前身是陈益稷的“安南花园”,元末时红巾军首领徐寿辉在汉阳所建立“天完”政权,这里就是他王府的遗址。后人称谓王府岭。清·同治《续辑汉阳县志》记载:“徐寿辉“天完国”在汉阳城西北隅,也就是凤栖山下王府岭,今天的汉阳公园这一块”。

·文人陈国儒描述“江氏林园”道:“赤城烟景,绿树参差,水光山色,交相掩带,亦郡西之胜慨也。”

江家是汉阳东堡江有名书香门,第大户旺族,在江浩这一代虽因早逝,使其家道中落,到了江殷道这一代起仕途畅通,他本人于清·顺治十四年乡试出围中举,第二年荣获进士,其官至江西赣南九道其子各自好生了得:长子江蘩都察院左都御史、次子江藻刑部外郎转工部郎中、江芑河南道监察御史、江莪信阳州牧,一家人身居高位却为人谦和乐善好施。

江殷道父子并入祀乡贤祠,江蘩卒后灵宝县百姓请祀名宦祠。其女江兰才貌超群,嫁给张三异的小儿子张叔珽为妻。在鼓励丈夫奔仕途所作《江南梦》被纳入《全清词》。

才貌双全的,似乎预感自己未来的命运,在《厂(an楼集》简短的序略中写道:“厂,蕙所居也。古今才士文人,往往坎坷不遇,才为造物忌也。语云:士不幸而有才,女不幸而有貌。蕙之貌既不幸矣,又加不幸之才,吾未知所终竟也。”江南在为徐茹蕙《厂楼集》作序中的这段话,又像是在说得自己。

《梦江南》

君今去,君去莫踌躇。抱德怀才甘牖下,

种花莳竹等樵渔。孤负满腔书。

今去,君去莫思量。亲老正须谋禄养,

家贫宁忍累糟糠。何用苦悲伤。

君今去,君去莫迟延。万里长征须努力,

白头事业总由天。亟早快加鞭。

·乾隆初年,宋氏从江氏家族中购得取名“宋氏林园”。宋氏在园中除继续添置景物装点林园外,他从浙江购得由太湖山石精心制作的一座灵芝峰,并用木船运至汉阳搁置于园中。据说此灵芝峰原为明末清·初著名文人,《闲情偶寄》的作者李渔所收藏于自家园中的宝物,后此园与灵芝峰一同被汉阳宋氏家族购得。

灵芝峰高约丈余,耸秀灵巧,就像一株巨大的灵芝。“灵芝峰”虽然由人工雕刻而成,但丝毫看不出雕琢痕迹,其透漏空灵,浑然一体,宛如天成,当年“灵芝峰”为主人钟爱,视为镇园之宝。

张行简在《汉阳县识》中写“江氏辟园罗石,在康熙初年。”另外他还记述了“江氏林园”遗址的情况:“城西迤北数百武,为同善堂,其西偏旧有别业船舍、角亭、回廊、曲榭,颇极疏密之致。园中封土为台,砌石为山,下则窟径斜行,上则栽花种树,部署尤为井弗。”

张行简还写了一篇《灵芝峰记》,对他童年时所见“灵芝峰”作了记述:“余童年游其所,堂主人指石之搥手立者,告曰:此灵芝峰也。竦仄其貌,嶙峋其骨,故李笠翁(李渔号笠翁)废园物。宋氏编木筏载而浙吴楚,废置其园。后废数百人力,始徙此。”

·道光初年,汉阳同善堂购得“宋氏园林”。汉阳同善堂,系扬州人胡元组织创办的。胡元,字善培,客居汉阳,乐善好施,组织创建汉阳的“敦本堂”、“同善堂”。同善、敦本两堂,在汉阳分别从事水陆两地救死负伤。以及对孤寡之人死后帮助安葬。在经费不足情况下,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办。遇到水旱灾害,协助衙门赈灾救人,任劳任怨有求必应。道光年间督促修建永丰闸,百姓为他建祠祭奠。

清·同治年《汉阳县识》作者张行简后裔购得此园,并取名为“茂春花园”,其弟张行方将“汉阳树”这一块的书斋取名“张教忠堂”,雅号“银杏轩”,自称“银杏轩主”。还为儿子张仁芬买了很多书,有意识结交一些读书人。

喜欢唐·储光羲《游茅山五首》中平生非作者,望古怀清芬”这句诗的张仁芬觉得此诗能贴切、准确地表达自己的心情,自感俗琐累人的生意之余,抬头仰望家中的这棵古银杏,涤除身上庸碌之气,保持内心洁净芬芳。取名为“怀清斋”,自称“怀清斋主人”。

1931年夏汉口大水,市中心可以划船,老家柏泉地势低洼,更是汪洋一片,很多族亲无家可归,纷纷投奔族长张仁芬。第一次出任板浦盐场时,张仁芬实行的爱民措施中,重要的一项就是让无家可归的人有房住,面对族亲的困难,他不能无动于衷。

当时他还保留有一二十处房产,其中不少已经用来帮助各种各样的亲友,他将能腾的房屋全部腾出来,给受灾的族亲居住,主要是地势较高的银杏轩大宅。银杏轩存放着一百多箱、一万好几千册书籍,还有大量家具器物,无法搬进租住的汉口里弄房。

张仁芬一生珍爱书籍,为一本书不慎被虫蛀而深深自责,但“仁者爱人”的他,为了救人顾不得这批书、毅然让出了怀清斋

现在政府已将“怀清斋”设成“汉阳树公园”,寓意“晴川历历汉阳树”,供民众游览观赏。生逢乱世的怀清斋主人,如地下有知,一定会很高兴的!

当年由于汉阳公园还未建,为保护这批珍贵历史文物,政府特意将“灵芝峰”整体移迁至汉口解放公园盆景园。1956年汉阳区政府在“春茂花园”的基础上,建立了当今的“汉阳公园”。1985年,汉阳区园林局普查全区古树名木资源时,在汉阳凤凰巷内发现这株古银杏。当时,这株古树被周围居民的房子包围,由于空间有限导致长势不佳,树木一侧的枝叶非常稀疏。为了保护这株古树,汉阳区园林局向市政府呈交报告,申请20万元经费拆迁民房,在这份报告中,首次将这株古银杏称作"汉阳树"。并修建了一座面积达千余平方米的小院,命名为“汉阳树公园”,并请专人负责管理。据全国古树名木学组组长李玉和教授"号脉",这株汉阳树受到特级保护,在古树中属于长势不错的,保护得力还可再活500年。

这竟是:

前世今生尽知晓,修缮古迹有史料。

巨资待建文化在,传承理念景说道。


春茂花园一景(现汉阳公园)

"凤立梅岩"遗址(汉阳梅岩村42号对面)

汉阳树公园中的古银杏树

安放在汉口解放公园内的灵芝峰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339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 晓凌
  • 2018-07-13 14:34:48发表
  • 1楼

汉阳还真出好东西,从武器来说,不是有个汉阳造的步枪吗?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339 个阅览者
  • 晓凌
  • 2018-07-13 14:34:51发表
  • 2楼

安放在汉口解放公园内的灵芝峰

大家看这个灵芝峰,象不象一头狮子?那个头脸嘴及两个脚.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339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