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读史小札 李泌 张良娣 李辅国

  • 鲁卑陬
  • 等级:陶瓷
  • 经验值:617
  • 积分:
  • 0
  • 1240
  • 2018-07-11 19:30:08

             

李泌 张良娣 李辅国


读《老子》,会读到“无状之状”,“无物之象”,会读到“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会读到“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等等,如果以之与一些历史人物联系起来,读得将会更好,而且对那些历史人物审视得也会全面。

最近再读老子,我想到了唐朝的三个人物:李泌,张良娣,李辅国,想到三者之间的关系。

公元728年,开元十六年,唐玄宗悉召能言儒释道者会聚京师,相互学习驳难于禁中。年纪小小的李泌有幸参与。李泌面朝皇上,玄宗正与几度为宰相的张説观弈,张説即以“方圆动静”四字测试李泌,李泌旋即口占道:“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骋才,静若得意。”李泌何其了得!哪一个神童能够脱口而出,而且瞬间即把人生必备四项之“义”“智”“才”“意”道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李泌得到张説的赏识,得到唐玄宗的厚爱,后来又得到宰相张九龄的喜欢。

李泌博学,天宝年间供奉东宫,与时为太子的唐肃宗交游甚密,同时他还讲解《老子》。此间,李泌因为写诗讥讽安禄山、杨国忠,安禄山、杨国忠恼恨之,李泌被唐玄宗斥退。由此可看出李泌的操守和品格。

公元755年,天宝十四年冬十月,爆发安史之乱,两京先后失陷。公元756年秋七月,肃宗即位于灵武,李泌自来面见肃宗。李泌为肃宗运筹帷幄之中,而决胜千里之外。李泌力主肃宗之子广平王李俶为元帅,李俶及肃宗另一个儿子建宁王李倓以及大将郭子仪、李光弼等将帅都在李泌指画中。

然而李泌协助元帅李俶收复两京之后,还是不得不隐退。

有些事还得回过头来补说。公元757年秋九月,唐肃宗以骏马召李泌于长安,李泌至,君臣欢饮,同榻而寝,这一对曾是布衣之交的君臣为胜利而高兴!

然而李泌还是不肯接受肃宗委以的重任。最终他还是不肯留在皇帝身边。因为皇后张良娣,还有大宦官李辅国结为一党,对他来说,凶险太多太多。为长远计,李泌坚辞不受宰相之职,他说:“臣今报德足矣,复为闲人,何乐如之?”。

肃宗再三不允离去,李泌苦苦哀求,曰:“臣有五不可留,愿陛下听臣去,免臣于死。”

皇帝还是不允,李泌于是说道:“臣遇陛下太早,陛下任臣太重,宠臣太深,臣功太高,迹太奇,此所以不可留也。”

知进知退,李泌深谙此理。他说的这些话,已隐约道出张皇后、李辅国对他的忌恨。唐肃宗还有没有听出来?

李泌终于离开皇帝身边。他果真脱离险境,于是就有了他后来为江山社稷的卓越建树。

李泌离开之前,以武则天杀害两个先后为太子的亲生儿子的往事规谏肃宗。“种瓜黄臺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谓可,四摘抱蔓归”,李泌吟诵武则天的儿子李贤所作《黄臺瓜辞》,之后,又再次说道:“今陛下已一摘矣,慎勿再摘”。

“今陛下已一摘矣”,是指李辅国张良娣合谋谮杀建宁王李倓之事。

公元757年春,在张良娣、李辅国一党的谮害下,肃宗赐其子建宁王李倓死。李倓是拥立其父肃宗即位的,而且在平定安史之乱中战功赫赫。李泌所说“已一摘矣”即指此。张良娣李辅国害死李倓之后,还在谮害有大功的广平王李俶,所以李泌以武则天故事及李贤的《黄臺瓜辞》来规谏。他这一规谏,于是李俶得以全胜,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唐代宗,唐德宗,唐顺宗,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李泌鞠躬尽瘁以天下为己任的宏图大展。

李泌曾劝导李倓对皇后、对李辅国要忍让,要避祸,不要与之争锋,李倓不听,遂有此祸。

学会忍让,学会放眼前瞻,是人之一生的大功课。这门功课,可不是叫你苟且偷生,不是叫你丧失人格精神,而是叫你尺蠖之屈以待伸也。

老子说,“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在一定的形势下,必须如此。这是人人皆知的退让之道,然而在物欲面前,在权势面前,在情绪变化面前,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做得好。

李泌是超脱凡俗具有远见之人,他做到了,于是他得以为国家大才驰骋。

最近重读两《唐书》,读到张良娣、李辅国这两个不可一世的人,读到他们由相互交结成为一党再到一方屠戮一方,再到他们终于都不得好死,读到这些,我们突然感到,这就是古语说的天诛之地灭之吧。

张良娣,是唐肃宗的皇后,肃宗皇帝唯皇后是听。宦官李辅国,肃宗为太子时即侍奉东宫,又是拥立肃宗即位的心腹。肃宗即位后,“凡四方章奏,军符、禁宝一并委之”,足见信任之重。张皇后与李辅国这两个人为什么能够结为一党?因为出自各为己谋,他们都知道二者之间谁也撼动不了谁,他们必须强强联合才是上策。

李泌来到皇帝身边后,他们感到李泌是最大的威胁,深怕李泌夺取他们的权力,动摇他们的地位,因此都忌恨李泌。他们的忌恨,来自于对权势对欲望的贪妄,来自于对李泌的防范,因此沆瀣一气。

当李泌远离政治漩涡之后,李辅国与张良娣由同盟军而变成敌我,你死我活,锋镝相交兵戎相见了。大宦官李辅国占据了上风,杀死了皇后张良娣。

新的皇帝即位了,是唐代宗。唐代宗以大宦官李辅国为中书令,真是开天辟地没几回,阉宦居然是中书令,那可是首相。其实,李辅国比首相大,大得要谋取天下而自为真龙天子。然而,曾几何时,李辅国还是不得好死。

忌恨李泌诬陷李泌的皇后张良娣与大宦官先后死了,李泌却安然无恙!

李泌虽然之后又先后遭到邪佞奸慝的一次次陷害,却总是安然无恙,这大概就是老子所说的“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吧。

李泌是善人,是忠于江山社稷的贤能才干超群逸伦的善人,他由是得到天道地道之助!

我们简单回顾了大唐盛世开元年间的盛举以及安史之乱后的那一时段的关系之后,该详细一点交代张良娣之死,以及李辅国之死了。

上元元年建巳月甲寅日,公元762年,七十八岁的太上皇李隆基驾崩。五十二岁的唐肃宗于是病情加重,于本月丁卯日驾崩。这一对父子在风雨飘摇中死不瞑目。

在此非常时刻,在唐肃宗挽留之际,张良娣先出手。她对太子李俶说:“李辅国久典禁兵,制敕皆从之出,擅逼迁圣皇(唐玄宗),其罪甚大,所忌者吾与太子。今主上弥留,李辅国阴与程元振作乱,不可不诛。”

当初要害死李俶的张良娣,如今回过头来要假人之手除掉曾是同党的李辅国,这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人,李俶会与之合作吗?

太子李俶没有依同皇后张良娣。张良娣于是设谋要诛杀太子李俶。李辅国程元振知其谋,先下手为强,一举清剿张良娣一党。

诛剿张良娣一党之后,肃宗驾崩,才不无牵挂地死去。

公元762年建巳月,宦官李辅国杀掉皇后张良娣一党,立下唐代宗,于是对唐代宗说道:“大家(皇帝)但居禁中,外事听老奴处分”。

李辅国迫不及待,李辅国要干什么?他要把代宗皇帝软禁在宫中,成为连傀儡都不如的帝王。

代宗尊称李辅国为尚父,而不名其名。又以李辅国为司空为中书令。总之,李辅国俨然是一个真皇帝。

然而,有一日李辅国死了,而且死得蹊跷难堪:“冬十月壬戌夜,盗入其第,窃李辅国之首及一臂而去”。

那是公元762年的冬十月壬申夜发生的事,由夏到冬,才仅仅几个月,唐代宗就不再忍了,该出手时就出手!

李辅国是拥立唐肃宗的。李辅国又立下代宗为皇帝。这个李辅国对唐肃宗唐代宗父子不薄,为何死得这样惨?

李辅国专横由来已久。专横得连太上皇李隆基都受到天大的委屈。唐肃宗仍然宠任他,致使杀掉了建宁王李倓。时为太子的唐代宗也曾岌岌可危,身为太子的唐代宗早就对专横跋扈的李辅国充满了恼恨,即位后又受到极大的威胁,不出手岂不坐以待毙?

等待,忍耐,是为了寻找时机。不等待不忍耐,哪有后来的唐代宗!

《老子》书中有一句话:“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知道停止就不会出现危亡),可以长久”。

张良娣、李辅国倘若遵从老子的论述,不再贪横饕餮无所至极,或许不死。用《老子》的论断来解读张良娣之死,来解读李辅国之死,这应该是对我们读两唐书的一点帮助。

公元789年,唐德宗贞元五年春三月李泌病逝,享年六十八。这位“自出入中禁,数为权幸忌疾,横由智免”,最终以宰相驰骋大才的李泌,不仅让人们记住了他佐肃、代收复两京,平定安史之乱,而且让人们记住了他庇护代宗、顺宗在东宫安然无恙。李泌既是社稷重臣,又是能全身无恙的智者。

公元728年,开元十六年,李泌在玄宗面前吟咏着“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骋才,静若得意”,那一年,他只有七岁。一个七岁的娃娃何其了得!一个七岁娃娃所吟咏四句诗竟然成为他自己一生的行动纲领,指导着去完成垂典经史的功业,何其了得!

  李泌博学,他曾为帝室讲解《老子》。用老子的“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来解读李泌卓荦一生,是最好不过的了。

                            2018-7-9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240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