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山行

  • 快人快语_318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9
  • 积分:
  • 0
  • 689
  • 2018-06-28 17:34:18

            (散文)

孙建军

云中影,雾中画;妙笔画不出大山的情趣,香墨描不清凌峰的真容。山的妙趣也许只有一步步迈起执著的脚步走进去才能体味。

踏进老君山的中天门,矗在眼前的是一条陡峭的石阶山道;这是一条隐匿在大山茂密的林荫下面通往主峰的道路:笔直而森严的石阶看不到尽头,加上道中时而飘过的如纱一样的淡淡的云雾,显得更加的悠长和神秘了。道的两旁悬挂着粗大的铁链,像沉重的镣铐把这条霸气冲天的山道紧紧锁在天门中;生怕跑了似的。五六尺阔的石阶虽然也算得上宽大,却也不像是愿意给人留下一点点的轻松的念想。

一阵清风袭来,带来山中的清爽,也带来一团浓淡瞬变的弥雾,遮住了上方丈余外的视野;那是一团划过的云。置身云中,看不见云的轮廓,也找不到它的棱角。这道也有趣,行在云中浑然不觉,攀于天道全然不知。明显的感觉却是体力的透支,气血无法及时运行到酸痛的腿脚;在石阶上面往上迈出一步不算太难,要在体力殆尽的时候,没完没了地重复着把疲惫和沉重的躯体移到上方的石阶的上面,却是在痛苦的煎熬中一次次勉强完成的。长期积蓄的力量在现实的面前原也变得苍然乏力、不堪一击。

攀登山道的人很多,有老人也有儿童,各行业的装扮,在这里也尽收眼底。那些穿着考究,手指上带着款式大器,炫耀着能力和充盈资产的黄金钻戒的人,一眼就能从他高傲自信的眼神中看得出是做大买卖的巨头,却也常常颤抖着双腿、柱着拐杖停在石阶上,茫然望着上方冥顽不化、铁石搬的石道发呆。也许这与他习惯了步步盈利、可驾驭变通的商道是格格不入的。

山行对于年过花甲的老人很残酷。虽然他们是被儿女们搀扶着前进,但搀扶也只能起到在老人失去身体平衡的状态下不被跌倒,行走的力量完全还得靠他们自己。所以,他们支撑身体的双腿往往是明显地抖动着往上挪移。在这大山密林的深处,他们也看不到山下宜人的景色,也捉摸不透离开山脚有多高。除了铁链紧锁这望不到尽头、举步维艰的陡峭霸道的石阶,以及道旁两边遮挡视线的茂密的林木之外,便是单调乏味、自己跟自己较劲的步步扛“苦”的现实。山行没有老幼之分,信念不受行业的约束。山行的艰难,也许在这段中天门通往救苦殿漫长的陡峭霸道的石阶中才能切身体会其妙处。

要说那充满惊险的山道,莫过于挂在山崖峭壁环山而上的十里画屏的栈道了;这种征服自然的象征——古代战争中奇思妙想的创举,如今作为饰品挂满大山的峭壁也许更富有新意。虽然构架栈道的材料由混凝土取代了原始的纯木结构,但惊险的力道丝毫不比昔日差。不过,在这里它也给人呈现了一面更人性化的朴实美:由于盘绕上山的角度人为地扩大了,栈道也变得平缓;若是只看脚下的道路,难以辨得出是走在平地,还是盘行于大山的峭壁。举目远望的时候,栈道却是一条盘绕在群山之中神出鬼没的巨龙,它时而盘附在山腰,时而挂在山头的颈部。时而又藏匿在青山的植被里。当它时隐时现在群峰之中的时候,又呈现出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林立的山峰在这群山之中本来就是美的,给这美不胜收的诸峰,嵌上腾龙搬地飞天栈道,更显得俏美绝伦了。山因为有了如画的优美的线条有了动感,活起来了,栈道也早已超越了提供给人们行走的意义;就像滞留在道旁依依不舍的片片白云一样,构成了壮美的大山密不可分的整体了。

站在栈道放眼远处的山峦,浓浓的白云,早已经遮住了它们峥嵘崔嵬的体貌,只在云头露着神态各异的山头;有圆圆的,也有尖尖的。绿色的山头探出洁白的云海像神秘的童话世界,又如传说中的仙境,让人回味无穷。近处却又若另一个世界:栈道的下方是深不见底的绝壁,如刀削一般;不禁让人为身挂万丈深渊的陡壁悬崖的感觉心生恐惧,栈道也毫不避讳地露出它另一面狰狞的惊悚面孔。尤其是临近主峰的千丈崖,走在悬空的栈道如履薄冰,不寒而栗。高耸浑厚的大山,挂着看上去摇摇欲坠的栈道,不仅让人担忧大山在愤怒的时候,随便抖动一下,栈道将把借道的行人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更增添了几分峭壁断岩的深不可测,即使投下一颗石块,也难保全它落下的时候不把它摔得粉碎;人生如有面临“深渊”之遇,“回头是岸”之说会在这里得到完美的体现。但站在这里更能切身体验巨人屹立于群山之中的气魄,能够看到只有山一样高大的巨人才能够看到的山水美景与村落、城市的俯瞰视角。大山的峭楞与巍峨,巨人的品格与志向,也会在这里获得淋漓尽致的呈现。然而,心生恐惧的行人往往是紧贴山体,避开山下的视角,瑟瑟发抖地挪动的。山的壮美对于那些不愿面对的人来说或许是多余的。

通往主峰的道路,是一段宽阔舒缓的木质阶梯,没有登山的感觉,犹如慢步在楼梯轻松自如;阶梯是中空的,每走一步都能清晰地听到掷地的力度,如行鼓道。当更多的行人走上这战鼓一样的阶梯的时候,如临万马奔腾的境界,让人在振奋中丢掉了所有山行的艰难与惊恐,踏着铿锵优美的音律,轻松愉悦登上八百里伏牛山的主峰。尽情领略“一脚跨南北,两手携苍穹”的妙趣。

“山行悟道在乎心道,心中有道行世间万道,心中无道一道难行。”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89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