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汶川十年,听亲历者爱优士(IUOC)创始人郭洪礼的心里话(摘自楚天都市报)

  • dekkl8s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25
  • 积分:
  • 0
  • 261
  • 2018-05-15 10:16:43

  郭洪礼(现为余看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43岁)


  “从汶川回来,我抑郁过”



  当时的汶川可以说满目疮痍,那会救援方面的技术和方法也有限,每天我们不停地挖,但对废墟下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心里既焦灼又没底。


  我和其他救援志愿者,挖出了很多人,大部分是已经遇难的遗体。这种情况持续发生,日复一日。


  在汶川时,每天神经都紧绷着,人会以为自己对这种巨大的悲怆习以为常了。可等我从汶川下来后,我出现了严重的抑郁症状,吃了很久的药才调回来。除了前面说到的每天面对遇难者,那种无奈与压抑,还有当时参与救援的兄弟里,有人在灾区受伤引发感染,不冶去世。这些情况叠加在一起,沮丧感就加倍反扑。


  从汶川回来之后,我开始留心并在救援中使用新技术和新设备,尤其是蛇眼。后来我又参与尼泊尔地震、玉树地震等灾情的民间救援,这些设备能帮我们更好地判断现场情况,大幅度提高了救人的效率。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汶川地震的时候就有了这些技术和设备,兴许我们能救更多人出来。但是技术发展需要时间,这世界上也没有如果。


  这些年我一直在做救援,包括武汉暴雨那次我也在。尼泊尔地震后,我一直在帮当地做学校重建工作,到今年已经建起了130多所学校。其实我自己创业做得不错,也有自己的品牌爱优士,生意很好。有人就不理解了,常问我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跑到灾区去救人。


  只有我知道,是汶川地震改变了我。在那之前,我人可没有这么好,可以说活得比较混沌。汶川之后,我开始思考生命的价值。


  我时不时会想,如果有一天突然自己不在了,我能留下什么?我一次次去救援,就是因为我想在我还拥有生命的时候,去做一些能拿得出手的事儿。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61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