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王宏琨在西藏登上了人生中的第一座雪山

  • ?ò?¤?ó×?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18
  • 积分:
  • 0
  • 4787
  • 2018-03-04 10:35:38
王宏琨在西藏登上了人生中的第一座雪山

这天晚上,王宏琨失眠了,因为在次日凌晨,要参加中国西藏的一个登山活动,并要成为探险队A组的队员,挑战海拔6010米的洛堆峰顶峰。这是王宏琨人生中第一次的挑战....

海拔4300米的拉萨羊八井高山训练基地里,王宏琨在床 上辗转反侧,直到7日凌晨1点才有了睡意。谁知,这一睡却睡过了。脸没洗,牙没刷,王宏琨醒来抄起床边的装备和背包,就冲进了高原寒冷刺骨的夜色中。

“那么,开始了!”他心里想着。

坐上组织方安排的大巴车,王宏琨与队友、教练一行于7日早5时30分到达海拔5400米的洛堆峰雪线处。刚一下车,就有一名女队员因晕车吐了。

“那是我的老同学。”王宏琨回忆道,“我们这次是结伴而来,有6人都是第一次到这么高的海拔。组织方安排我们适应环境的几天里,我们有5个人都吐过,所以都吐习惯了。”

当时,来自西藏登山队的教练次仁片多在一旁打气:“这是身体的正常反应,来到这里,就是要挑战极限的,放松一点。”

但王宏琨心里还是七上八下。他的头从出发就一直在疼,直到即将踏上雪坡,也没有一点缓解的迹象。

“怎么办?这可是我第一座雪山,会不会登不上去啊?”

这种疼痛几乎一直持续到了登顶。王宏琨说他甚至不敢大幅度转动头部,不然,太阳穴就会“一跳一跳地疼”。

在登山领域,洛堆峰是入门级山峰,对攀登技术要求相对较低。然而,对王宏琨这些“雪山菜鸟”来说,要攀上坡度五六十度的雪坡,仍然是不小的考验。

“我感觉一个心脏都不够用了,只能大口大口呼吸。”王宏琨说,最困难的部分是登顶前的100米,手冷,脚冷,两脚大拇趾好像都没了知觉。刚刚艰难越过几个陡坡的双腿如同供血不足一样,怎么都抬不起来。身边的同伴也都走几步、停一分钟。短短100米,在王宏琨的记忆里,好像走了一小时……

“眼见顶峰就在前面,却有想放弃的念头。”王宏琨承认。

“那你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面对记者的提问,王宏琨几乎是脱口而出:“还好有教练们啊!”

“我们每人都配了一名教练,他们一直在鼓励我们,随时观察我们的状态。”王宏琨说,出发前,教练们亲自蹲在地上为他们穿冰爪和保护绳。从行走方式,到头灯亮度,到队伍间距,教练会一一叮嘱每一个技术环节。冲顶过程中遇到日出,王宏琨的教练甚至提前询问他墨镜装在哪里,并替他把墨镜拿出来戴到脸上。

登过山的人都会说,人的生理和情感在高海拔会变得脆弱。而在王宏琨和同学们的脆弱时刻,登山教练们成为他们雪山上的“暖男”:“我们手冷,教练就把厚手套让给我们,让我们多捏手,握拳,甚至把我们的手放到怀里捂着。有女同学说,教练真是把队员当成女儿在照顾!”

“所以困难的时候,听教练的话,心里就有底,也告诉自己不能放弃。”王宏琨说

7日上午9时许,王宏琨终于站上了人生第一座雪山顶峰。彼时,太阳刚刚跃出青藏高原的地平线不多久,阳光洒在洁白的积雪上,让王宏琨幸运地看到了“雪山金顶”的难得景象。

“登雪山的梦想一直埋在心底,这次终于实现了!其实登山是一种精神,当你跨越了不可预见的困难后,自然就明白了这个道理!”王宏琨说。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787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