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满庭芳 忆姨母

    满庭芳     忆姨母

   


   家世“黄金”,降生乙亥,就教于壮中青。


   肇前齐后,赢事业功名。人品刚强贵重,

   与姨父、甘苦平生。天伦乐,育三娇女,

   中“举”耀门庭。

   

   同胞,家姊妹,关怀照顾,尽己衷情。


   受亲友学生,敬礼真诚。正富年家旺盛,

   精神振,笑退顽症。虽仙去,英灵永在,

   甥祝老长生!




   我老姨母和姨父与长女(拍摄时间大概在1965年)

   我姨母包惠老人今年已经驾鹤西去23年了,照片可能是姨母姨父与长女立平拍摄于1965年。对老姨母我是有感情的。在五十代(1956、1957年)我们家居住于肇源县福兴乡义兴村(梅仑屯)时,我有记忆的场景是,我老姨母与三姨母正在读书时候,她们经常来我家。我有六七岁的光景,非常腼腆,不敢与两位老人说话,就在房屋后面躲着。等过两三天后,才渐渐地敢说话了。1958年,身为教师的父亲由福兴乡调转到县办畜牧中专学校教文化课,家也随之搬迁到鲶鱼沟畜牧场場部住。届时我姨母在浩德社(乡)蒙古学校教学,曾经与学生来我家一次,似乎很忙,没有住。1965年春季,我姨母与姨父结婚后有长女立平,和姨父来到我家,当时我家在三棵树村居住,这张照片就是那次带来的。文革开始后的1976年,我妈妈很想念老妹妹,领着我妹妹和弟弟到在齐齐哈尔市工作的姨母家,居住有一个月。那时候每个人的吃粮都是供应的,食品都是凭票供应的,很显然增添了三口人的吃饭,对老姨母家是需要解决的大困难,我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内疚。后来,于1978年春季母亲病重,给老姨母去电话,姨母来看望我母亲。虽然母亲没能抵抗住病走了,但老人为能见到亲妹妹不感到遗憾了。作为我们这些作儿女的,更为感激老姨母的来到。在1982年春,我与前妻结婚就又到老姨母家所谓旅行度婚假,老姨母和姨父与三个妹妹给与热情款待;后来在1985年,我与前妻又去老姨母家看望。两次去老姨母家,走时都是老姨父给送到火车站。在京给前妻治病时,老姨母和三姨母都去看望。1990年前后,我又因又工作上的事到齐市看望老人两次。老姨母晚年(五十余岁)患肺癌,但老姨母有顽强的毅力和精神与病魔抗争,身体健康恢复得很好,我和亲人为老人高兴!但在1995年,老姨母驾鹤西去了,我十分悲痛。今年清明节,我和老伴又给老姨母烧些纸钱,以寄托哀思!!从京回到龙口后,我找到老姨母和姨父与长女立平的照片,并填词《满庭芳——忆姨母》一首,祝老人在西天安息快乐!!

   2018年4月13日于龙口东海区悦海居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34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