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美国要撤离叙利亚?》

(《国际关系那些事》第380期) 《其实我想走,其实不想留—美国要撤离叙利亚?》

2018-04-03 王晋 国际关系那些事

点击上面的蓝字,可关注此微信号

点击右上角,可分享到朋友圈


(全文2629字,阅读大约需要2.5分钟)

《想说离开不容易:特朗普想撤离叙利亚面临国内和盟友的压力》

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要“离开叙利亚”,全世界舆论都为之一惊。特朗普近日在俄亥俄州里奇菲尔德一个军方训练场地,向美军士兵发表演说时表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被严重削弱,美国有必要将重点放在保卫本国边境和重建国内基建方面。特朗普指出,美国在中东花了7万亿美元在当地建设学校等,到头来还是被武装分子炸掉了,可是美国没有花钱在俄亥俄州兴建新学校。因此美国需要撤出叙利亚,“让别人处理那边的事”。

在特朗普发表上述言论之前,五角大楼发言人怀特刚刚公开表示,“我们(在叙利亚)还有重要的工作要做,以确保彻底消灭极端武装分子”。CNN援引五角大楼一名官员的说法称,不知道特朗普是什么意思,美国军方当前的评估认为,美国在叙利亚面临诸多挑战,撤军还不是时候。同时,美国国务院也否认掌握任何从叙利亚撤军的计划。

毫无疑问,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他自己对于当前叙利亚问题的认知,在当选总统以前,特朗普就曾经抱怨过,美国在中东“花钱太多”,结果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收获。因此在特朗普上任之后,似乎除了在伊朗核问题上态度强硬之外,并没有在敏感的伊拉克问题和叙利亚问题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特朗普早就想从叙利亚抽身

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美国一直是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团体和军事团体的重要支持者。然而,美国近些年在叙利亚内战中的作用和表现似乎都乏善可陈。

在政治方面,美国的作用是向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团体提供国际舞台,比如美国和土耳其等国家一起组建了“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帮助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团体参与国际事务,试图削弱叙利亚政府在国际上的合法性;美国驻联合国代表从2011年以来多次与盟国一起,提出针对叙利亚政府的制裁决议草案,试图迫使叙利亚政府受到来自于国际社会的制裁;在叙利亚问题日内瓦会议上,美国也和其盟友一起,帮助叙利亚反对派坚持“阿萨德必须下台”的政治前提。但是美国的政治努力似乎并未取得预想的成效叙利亚反对派迟迟没有能够建立一个统一的、包容性的反对派团体,不同的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团体内部相互倾轧,错综复杂,以至于有美国学者高呼“我们也弄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叙利亚反对派团体”。


在军事方面,美国在过去多年间一直向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团体提供大量的军事援助和资金支持。不同于土耳其和沙特等叙利亚周边邻国支持更为激进的叙利亚反对派军事武装,美国则倾向于支持“温和”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团体,尤其是那些“温和世俗”军事人员。这些“温和派”,尤其是“叙利亚自由军”,尽管在叙利亚内战初期展现了一定的战斗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武装人员要么被叙利亚政府军和支持叙利亚政府的什叶派武装所消灭,要么就是整建制地被其他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所消灭或俘获。比如在2015年曾经爆出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组建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人员,在领到美国提供的薪水和武器之后,就成建制的逃离训练营的事件。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上台的特朗普似乎要下决心“逃离”叙利亚。比如在特朗普上台之后,就有消息报道叙利亚反对派驻美国的各类代表人物及其资助的各类“顾问公司”似乎已经难以得到来自于美国的信任;而在20178月特朗普甚至直接叫停了美国中情局多年来操纵的、代号为“橡木树”的对叙利亚“温和反对派”的情报和援助活动。可以说,特朗普似乎已经逐渐在疏远叙利亚议题,并且为有朝一日撤离“离开”叙利亚做着准备。


无论是撤人还是彻底撒手都不容易

然而特朗普想要放弃叙利亚,仍然面临挑战。

一方面,特朗普需要处理好与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关系问题。自叙利亚内战以来,叙利亚北部由“民主联盟党”领导的库尔德人武装已经成了美国在叙利亚的重要伙伴。对于美国来说,“民主联盟党”最初的作用是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重要伙伴,因此自2014年以来,“民主联盟党”及其领导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得到来自美国的支持和帮助。除此之外,“民主联盟党”也是美国,尤其是有着坚定“反伊朗”情绪的特朗普遏制伊朗的势力及其支持的什叶派力量在叙利亚扩张所倚仗的重要力量。如上文所述,当前叙利亚各支反对派力量多不给力,“民主党联盟”恐怕是美国在叙利亚最后一个可靠的伙伴了。

在当前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北部“民主联盟党”控制飞地阿弗林的背景下,美国希望能够保有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以东的“民主联盟党”控制区,将这一地区作为自己在叙利亚未来事务中发挥作用的重要据点。如果美国放弃叙利亚,也势必得放弃在这一地区对于“民主联盟党”的支持。考虑到2016年以来美国和土耳其关系持续僵冷,而在当前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高呼要在叙利亚北部扫荡库尔德“恐怖分子”的态势下,特朗普需要谨慎考虑是否放弃对于“民主联盟党”的援助和支持。

另一方面,美国离开叙利亚还需要考虑自己的中东盟友,尤其是沙特和以色列的态度。无论是沙特还是以色列,都将伊朗在叙利亚地区的势力扩张视为自己的安全威胁。因此当3月初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及不久前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先后访问美国时,两人都不约而同地高呼“伊朗威胁”。如果美国贸然“放弃”叙利亚,美国国内的犹太院外集团和阿拉伯游说集团,以及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以色列和沙特都会在内政和外交上向特朗普施加巨大压力。而喜欢为美国军工企业在中东获取“军火大单”的特朗普,也要仔细考虑撤离叙利亚可能给自己“军火生意”带来的负面影响。


   尽管特朗普提出美国将要“撤离”叙利亚,但是我们仍需要明确特朗普口中“撤离”的真正含义,究竟是逐步撤离军事人员,还是对叙利亚事务彻底放手不管,停止一切援助。而从当前看,无论特朗普口中的“撤离”是哪一种态度和战略,美国想和叙利亚“分手”,恐怕仍然不容易。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603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那只是特朗普的一厢情愿!。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603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