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大诗人芮朋贵驾到!

芮朋贵,安徽桐城人,诗人。

 

 

 

 

 一条白围巾

 

在金色的夕辉中
你项上那条网状的围巾
拖成两条长长的练
搭在你的背后
擦亮着来往行人的眼睛

 

那一双双羡慕的眼神
尾随着你
走得很远   很远
而你心中的白雪
再一次染白了忽明忽暗的场地

 

轻飘飘的脚步
踏在逐渐散失暖温的空气中
脚下疏松的泥土
再一次唤醒
沉睡的大地
春天就在温润的风中
散发着清馨的泥土气息

 

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你又将回到哪里去

 

地上的野草还未吐出新绿
你离去的背影
就是它们无言的枯黄

 

在远方
那一片深蓝的水域之上
一条银白的围巾
飘动成风的模样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淮 南 吟

 

才入庐州又北上,

百里煤海皆苍茫。

山河有心记刘氏,

望淮楼上看雨翔。

 

半壁江山两洞穴,

杨将擎天胆犹寒。

豆腐情肠淑女意,

黑白分明属淮南。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黄昏雨

 

风堆起沙丘

我站立观望

雨悄然而至的身影

沉寂贴紧胸膛

呼吸兹此加快了脚伐

 

思维拖着木屐

一路捡拾跳跃的精灵

在我熟睡的庭院放生

惊动了睡在池塘的青蛙

发起怒来

竭力撕扯晚纱与礼服

 

我的魂徘徊在

母亲敞窗的门外

一手拨起珠帘

一手紧握颤动的神经

 

目光冲向田野

撑起黄昏

给母亲

送一把伞

 

电光照亮母亲的眼睛

她一手抓住我的头发

一手抚摸

我被雨水漂白的眼神

 

风张大长满獠牙的血口

我脚下开始流淌

闪电满地的血

 

雨彻底打湿

我的火盆

包括思念的壁炉

 

风运走占据高处的沙丘

而雨奔波在汹涌的河道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寄 思

一碧晴空家万里,

浮云险壑渐苍茫。

遥忆庐城年少事,

涕落襟衫何时干。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庐州初雪

 

天一再降低姿态

沿擦高楼的头顶

打住

 

这是冬天里第一个冷日

梨花就飞了

以少女最清纯的身姿

飘至窗前

 

不敢伸手

邀请纯白的雪儿

共舞

这冬日里最悠扬的旋律

 

一些星碎

一些晶莹

这雨的精灵

摇摆天庭盛典时的身段

在盈溢的酒杯面前展开

 

风亮出了乐师的身价

盘坐玉树怀中

手拨琼枝

忘情弹奏

天籁隔世的乐章

 

没有月牙

夜从灰鸽收敛的翅下飘落

触及窗前望春的眼眸

染白庐州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七月乡间

 

这些天

在火炉里度过

汗流经的地方

开满怨天恨地的叹息

 

有许能够背负

滚烫的希望

只有农人手中

挥舞的铁锄

 

黝黑的皮肤

在烈日下树起战旗

古铜色的脸膛

从夏朝开始锤炼

至今

 

看不出

暴雨般的愤怒

山洪般的激情

在黑色的双眼

沉静着夜的山谷

黎明前的草原

 

大地在午后沉睡

秧苗在播种者手中

排列成和平的纵队

一拉练

就是五千年

 

阳光从西山败退

牧童横吹的短笛

系着晚霞

呼朋唤友

涌进山庄

惊动蛙群

一闹就是一夜

 

庭院盛满酒香

黑珍珠结锝有些失态

而一闪一闪的烟火

冒着热气

                                    也冒出了一串串土土的故事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秋歌

 

万里长风惊宵梦,

挑灯览卷阅古人。

北燕南归二十四,

抚剑环顾悲秋风。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秋夜

 

夜悬挂一支钟摆

在梦的两端

来回彷徨

 

星光在雨雾中跋涉

那僧者的姿态

站成肃立的白杨

 

风在世纪前消亡

夜睡成一具空壳

唯一的秋虫

在黑色大殿

哭泣

不着边际

 

楼下的路很近

脚步却迈得很远

偶尔的擦肩

在匆匆中

风化

 

楼上的灯光长年张望

对面的山群

包括山群里躺着的亡人

时常目光浑浊

直至天明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秋 夜

 

没有谁能够阻止

黄昏的忧伤

在行人的脚步间

流失

 

这是一个秋夜

拥有菊最痛的爱情

风以冰冷的姿势站立道旁

迎接最后的祈祷

 

而野火在荒原纵情

烧热帐篷中的银壶

火焰就潜伏在酒液

等待时机

蔓延瘦骨的全身

 

狼嚎隐遁今夜

而苍鹰却盘旋山谷

挑起一场决斗

 

失眠的秋虫

在结满盐巴的田野

操起旧琴

重弹隔世的繁华

 

而沟里的流水

老态龙钟

喘息得令人心寒

 

月光走在落霜的路上

冻得满脸发青

也未能寻回

童年火红的笑声

 

星星站在高处

以返朴归真的眼神

打量这里的一切

一言不发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秋 吟

 

长空飞雁南归里,

逝水连天叩宫门。

淮河中游一漂客,

晚雨绵绵愁煞人。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神农氏

 

你抬起的目光

贴近光速

穿越五千年

在刀耕火种的年代

驻足

 

没有人怀疑

你森林之子

以站立的身姿

在四肢伏地的君王面前

叛徒

 

汗顺着你粗壮的毛孔流淌

长刺的阳光

涂在你黝黑的胸膛

血管从此沸腾

 

接受雷庭

彻骨的朔风展开斗篷

一抖

就是五千年的风霜雨雪

 

隆起的肌肤

在数百世纪流淌的汗水

成长起伏

推波助澜

 

紧紧抱住稻菽

就像抱住七月流火的太阳

造形成庄严的图腾

 

如今,你就站在我对面

左手紧握

还是那把   

却已生锈的青铜锨

淬过火的目光在远方凝视

我的神农氏哟

你已不再是你

我成了你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为你点灯

 

雨在窗外

静静地数着一些往事

而风的翅膀

扇动着滴绿的夏叶

 

我站在山的对面

眼睛里翻滚着阴云

迷途的飞鸟

展开黑色的双翅

坠入山谷

 

这沾满雨水的黄昏

面对着喧嚣

背靠着安宁

这总能不让人

在墓碑的背后

痛哭一场

 

我常想

在庆祝幸福的晚宴上

盛请爱情

可拜伦的诗篇远离了都市

天亦已降下了帷幕

 

如果你

为了爱我

放慢生命中每一个脚步

这怎能不让人

在黑夜里为你

点一盏心灯

 

我的眼睛

紧握一眶泪水

风挽着飞雨

走进夜晚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有 感

--------观《雪》

金枝玉树花开尽,

落雪无声潜山林。

荣枯原本寻常事,

古木屋中谈往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站在高岗上

 

我站在高岗

从身边走过的

只有你

冬日上冻的黄昏

及黄昏里无处可归的风声

 

高岗不高

可很少有目光能够越过

岗上的冬草

包括冬草腹中的积雪

 

竖琴弹在山谷

没有奔腾的马群

只有狂暴而悲壮的弦音

及帐篷外草原上的落日

 

本可以喝一口烈酒

在高高的山岗

狂吻

我一世眷恋的爱情

 

然最后的一口烈酒

我要献给沉寂的大地

和来年拥着酒性的春天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站在高处

 

我喜欢,站在高处

观望,地平线上浮起的银月

恋人的目光投了过去,扑空

身影跌到在自己的脚下

眼中的雨水兹此疯长,淹没

一些田园和村庄

包括来去的路途

 

我喜欢,站在高处

流放,一些爬过都市烟囱的思维

铁车趴在路道喘息

声音四处可见

人流苍白着脸

像行走地狱的幽灵

报馆与书社都上了锁

站在路两旁的路灯昏黄着

有些泛力

夜市今晚生了一场大病

 

我喜欢,站在高处

交谈,行云与飞鸟都是谈客

却常常来去匆匆

谁能常驻我皓洁的齿旁

给我肿胀的牙床敷上药草

神经从嘴部开始腐烂

祸及我流血的诗行

 

我喜欢,站在高处

眺望,久远的乡村

那一把生锈的铁锄

母亲疲惫的身影便倒在

我外出多年的心房

雨水从眼睛开窍

淋湿心中从未发出的信笺

蓝从字句上走下

那是母亲送我的天空

如今,你要流向何方

 

我喜欢,站在高处

打着灯笼,寻找

只有一个谁

   一生爱我朝圣的灵魂

   一生爱我痛苦沉积的皱纹

流泪可以

但必须把泪水归还给心灵

偷看华衣内外

我身心俱焚

 

我喜欢,站在高处

守望,一切高洁的灵魂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端阳节

五月初五是端阳,

丝雨荷风铺汨江。

龙舟赤鼓掀碧浪,

一曲离骚传万家。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两只蝴蝶

 

跟着夕阳的焰火花

走进冬天的夜晚

风从北面吹来

摇落一地蝴蝶

 

手执一枝玫瑰

顺着月光荡漾的方向

起伏

沉浮

 

一脸粉红

一身玄黑

那胸前微微隆起的是冬天的厚度

而霜冻大地的内心

演绎着一场昙花一现的颤动

 

这是一枝雪后的玫瑰

绽放在四周瓢动着冰的气息的夜晚

 

手伸了过去

黝黑的目光也跟着伸了过去

在那一点红的唇旁

风割伤了手指

也割伤了满天月色

和满地星辉

 

路灯昏黄着长长的人行道

重复着上个世纪的经典

脚下两只黑色的蝴蝶

一路漫舞

一路追逐

 

在熟悉与陌生之间

流连忘返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985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