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大诗人芮朋贵驾到!

芮朋贵,安徽桐城人,诗人。

 

 

 

 

 一条白围巾

 

在金色的夕辉中
你项上那条网状的围巾
拖成两条长长的练
搭在你的背后
擦亮着来往行人的眼睛

 

那一双双羡慕的眼神
尾随着你
走得很远   很远
而你心中的白雪
再一次染白了忽明忽暗的场地

 

轻飘飘的脚步
踏在逐渐散失暖温的空气中
脚下疏松的泥土
再一次唤醒
沉睡的大地
春天就在温润的风中
散发着清馨的泥土气息

 

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你又将回到哪里去

 

地上的野草还未吐出新绿
你离去的背影
就是它们无言的枯黄

 

在远方
那一片深蓝的水域之上
一条银白的围巾
飘动成风的模样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一条白围巾

 

在金色的夕辉中
你项上那条网状的围巾
拖成两条长长的练
搭在你的背后
擦亮着来往行人的眼睛

 

那一双双羡慕的眼神
尾随着你
走得很远   很远
而你心中的白雪
再一次染白了忽明忽暗的场地

 

轻飘飘的脚步
踏在逐渐散失暖温的空气中
脚下疏松的泥土
再一次唤醒
沉睡的大地
春天就在温润的风中
散发着清馨的泥土气息

 

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你又将回到哪里去

 

地上的野草还未吐出新绿
你离去的背影
就是它们无言的枯黄

 

在远方
那一片深蓝的水域之上
一条银白的围巾
飘动成风的模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立冬 

 

阳光在云层间

随着天外吹来的风

慢慢消逝

而想

抓住片羽阳光的双手

高擎空中

凝成冰雕

那坚定的姿势

如朝圣般

虔诚而崇拜

滑过鹰翅的视野

未能留住

宁静而和祥的山谷

雨就落了

带着哀怨与忧愁

雨飘落的方向

已成一种格调

而满心疑惑的秋虫

在生命的最后时光

得到洗礼

尘埃  欢乐与悲伤

秋天已走得很远

在这冰冷的冬日

没有仪仗

也没有欢愉的歌声

长箫已经走得很远

而留下的

只有

悠长而沉浑的陶埙

 

一往无垠的平原 

 

稻田成为一种格局 

 

在犁铧停顿的地方 

 

只有高耸的墓碑 

 

 

风经过的地方 

 

失去记忆的荒草 

 

点头评说 

 

入土为安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惊蛰

 

我从早晨醒来

听到新生儿第一声啼哭

 

微寒的风吹过脸颊

而阳光越过舜耕山

照亮鹅黄

 

看人间

我阅人无数

 

白里透红的玉兰花开了

这三月的天使

给尘世带来希望

 

我等风等雨

等着你来

 

百鸟和鸣

虫儿清嫩的叫声

惊醒庄园

 

轻雷醒了

大地渐暖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守望雪

 

推开门

漫天的大雪向我扑来

这冬日的精灵

倾国倾城

 

满城的蜜蜂

温暖了大地

亲切了人间

 

我张开双臂

学你飞翔

大地洁白

人间芬芳

 

满城的柳絮

铺天盖地

锦绣之地

繁华之都

 

在一月的圣地

我歌唱爱情

你千年不老

万年不朽

 

舜耕亭上看雪飞

你是人间唯一的大儒

 

撼动人心的雪啊

你所到之处

大地圣洁

人间太平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四月的夜

 

星星在高处

月亮在高处

浮云在天空飘飘荡荡

 

绿叶陪衬繁花

我陪衬光华

 

夜风温暖爽润

香樟发出诱人的清香

黄绿色的花朵在路灯下轻舞

 

牡丹开了

花开富贵

白的像雪

紫红的像晚霞

它们生于大地

却实实在在属于天空

 

不是白天

不会有人来欣赏

但它们静静地开着

不求赞叹

 

踏着薄薄的月光

我走在长满新草的地上

虫在歌唱

青蛙在歌唱

 

趁着夜色

我摘下一朵海棠戴在耳畔

有名也好

无名也罢

花是满心欢喜地开着

招人爱

 

已是晚春

成熟不仅在外表

更在强大的内心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四月天

 

烟雨蒙蒙

我走在洞山北路

 

早晨的微风轻轻地吹拂着

吹动紫牡丹花瓣上的水珠

闪闪发光

 

鸟儿清脆的鸣叫声

响彻竹林

我一肩烟雨

两袖清风

 

参天的梧桐树

被春天打扮得

时尚得体

一树碧绿

一身正气

 

目光在远方

路在脚下

生活庸常

二十年如一日

我苦中求乐

一世清明

 

身旁车辆川流不息

樱花如海

烂漫着这座古老的城市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走不出昨天

 

深深浅浅

只为昨天的沼泽地中

那一朵鲜艳的花蕾

我不畏任何艰难

 

脚步愈慢

心情愈欢

摘下那朵玫瑰时

才发现

花期已在昨天的昨天

 

我默然

想回头

却发现、

前途迷惘

转折  泥泞  焦急

仍走不出昨天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只是季节

 

道两旁的柏树

自站立时挺起

如剑的身姿

 

目光可以触及的距离

灰色的忧郁

飞出翠绿的山谷

 

画眉清脆的叫声

从这个棵树跳进那棵树

而潭前的石凳上

就坐着一对恋人

 

秋千爬满青苔

那银铃般的笑声

在花落的夜晚

褪色

又上色

 

石楠又生出红果

而那投身山崖的呼喊

刻在青岩

 

在记忆的屏风上

孔雀依旧是孔雀

而那南飞的

只是季节匆匆的身影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永远的灵魂

 

早就提起

有些累

然岁月始终把身影拉长

风摇动老树

才感到自己确已力不存心

身子在尘封的路上摆了又摆

 

紫荆花开了

才想起

离开中原的山水五十年了

家中的老母安在

教堂里响起了钟声

一百五十年了

听来依旧那么粗糙与恐怖

 

风雨声中

想起儿时的伴侣

光着头  赤着脚  骑着牛

乡间的小径是编织童年故事的柳条

千个   万个

 

蛙声从池塘里传出来

惊醒了故园中的睡鸽

看桃园的老爷子还在吗

为何听不到阿妹的娇音

摘吧  我没有看见

夏日夜晚便成了我的天堂

 

望着膝下成行的儿女

理了理年过半百结枕的华丝

我的心再一次破裂

流成滚滚黄河的浪涛

乡井土早已干了

我已抽不出相思的情缕

月夜  蒲扇  旱烟袋  常娥 

刻在了我整整做了五十年的梦中

 

明天就是七一

我忽然发现自己年轻了好多

走在繁华的都市

为何黄皮肤都比以前高了许多

难道只因为

十二小时后就是长城的故乡

 

风轻轻吹起

才发觉自己的眼睛有潮湿

谁在欢呼

快回家啰

才明白自己为何苦苦等待

原来只是为了回到家园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夜走都市

 

未能跟上

夕阳的最后一块思维

街灯就性急了

拉开

道路与楼群

 

铁流是血液

拼命追赶

绿色的理解和甬道

红灯在交叉路口替它安装

沉寂包括思考

 

车铃喊破

生锈的行者终未能带动

漫无边际的迟钝

人流是一种颜色

涂在街头

成为

画手最痛心的一笔

 

天桥是登高的云梯

在都市瞭望

血洗的历史包括现代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野蔷薇

 

在菜畦的腹地

我栽下一株

其实那根本算不上一株

只要一把直尺就可以把它丈量

一节断臂的野蔷薇

 

我本没有打算,一段

风沙堆成的预言能够

复活,因为

它已走得那么那么的遥远

就是,戈壁上的苍鹰也无法

能在想象中企及

 

耳畔总是响起

夜风的呼嚎

沙丘的咆哮

阳光的暴烈

虚弱的灵魂被赶至山崖

是谁,盗走它

唇上的玫瑰

及玫瑰上的血

 

在被生命抛弃的绝域

它与干涸相连

在它身上

我总可以听见

日夜被风沙打磨

 

在另一个地域

它又成了一株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寻找心境

 

春阳摇醒冬之儿,换上新装,世界便成了绿色的海洋。

我喜欢宁静,在静谧中吮吸韶华,我会感到异常的舒心与坦荡。我爱早起,在早起的情怀中,我爱寻找一钟心境,一种恬淡逸然,愉悦千年的心境。

晨曦中,轻松活泼的鸟儿总爱玩闹,讨论着春的某个主题。金色的阳光从淡蓝的天穹中洒下,鸟儿便有了华丽的装束。它们依旧嬉闹,依旧歌唱。青春送给它们的心境是年轻,是超然。站在树下的我无尚羡慕它们,羡慕它们的亲密无间和无忧无虑的生活。春风拂面,我走进生活,走进让人难以捉摸的生活。

我爱交友,每一个朋友,我认为与他之间的情谊都是一种财富,一种金钱无法衡量的财富。自从我走进大学的校门后,一切都变了,变的让我吃惊,友人离我而去,关系在岁月中疏远。好久没有谈心了,好久没有通信了!一种心境的破碎,我心痛不能语。学习所累,生活所累,琐事所累,我未曾走进友情的风景区!清晨,我在林荫道上独步,黄昏,我目送西下的夕阳。生命孤独,我孑然一身。脚踏孤寂的土地,耳听风中无力回响的风铃,我在寻找褪色的温情。共走过的路灰尘累累,共阅过的书蛛丝络络,共谈论过的话题飘落烟尘。我心力难支!

晨钟,响在天际,脚步,行在远方。我发现我该找寻从前的我,从前的心境——炽热的友谊,倍致的关怀。不曾叹:“人有病,天知否?”生活的淡雅与质朴,人情的浓醇与厚道,让人感到自己是天上的野鹤闲云。生活太美,美的让人神驰梦牵。

情是人与人之间的纽带,是世界得以生存的支拄,我要走出纷繁芜杂的生活,写几封信谈几句话,找回我的从前。走出名利的羁绊,走出无绪的痛苦,在蓝天多放飞几只白鸽,在地上多捎几个口信,这样生活也许就宁静了,就含情脉脉了。我需要的是这种氛围,我所求的就是由这种氛围所潜移默化的心境。

晨风习习,花香鸟语,绿色的风琴弹奏出绿色的爱意。走出生活,揽一片晴空,我深情呼唤在天涯的老友,我渴望周围新人的友情。让我走进你的心灵的世界,朋友!有空你来坐坐,朋友!给我一种心境,朋友!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夏日的风

 

轻轻抚起

荷花绿色的裙幅

在蝉声四溢的季节里

点一盏萤火

寻找在桥头流逝的童年

 

蒲扇轻轻摇起星空下的传说

靠在奶奶的怀里

蛮有心思的遥望

隔着银河的牛郎与织女

千百次不动声色的走进梦乡

跟着奶奶小声哼着的歌谣

 

打起灯笼

照着奶奶上路

这年的夏日没有风

而红蜻蜓的故事

自此搁浅

至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戏说历史

 

从泰山落笔

一刀横劈

野蛮与痛苦

血流成河的王土

在呻吟与哭泣下

成全一代又一代英豪

 

美人与铁戈紧系

遭受马蹄踢踏

笑声中

送上祭坛

喂饱所谓神鹰与欲望

 

基业陪上粪土

黄河做成一条纸封

结束

东征

 

 

 

 

无雪之梅

 

这个冬天

被雪遗忘

 

站在山岗之上

我冲梅而来

风以最酷的姿势

抖展大篷

 

鸟飞在鹰嘴岩

而亡逝的植被

骨瘦根根

谁都知道

属于这个季节的不是懦弱

 

田野静如白纸

一切赶在秋末收割

阳光也隐匿了激情

躲在云岩口

羞于见人

 

无雪之夜

美已被捏成一团泥丸

而纯情之梅

一往情深

如期而至

 

我挥动双臂

以最血性的热情将你

拥在冬天的胸口

 

四周缓缓地开着宁静

而素装的你

站成了这个冬天

 

 

 

 

 

 

我是谁

 

我是谁

为何看不见自己的脸

难道

一切只有在失真之后

才能真相大白

 

我本该堕落

可血管中腐烂奔跑声

四处可见

撞及我缺钙的头颅

而死亡的喘息声在我眼前

来回走动

掳获我易碎的灵魂

 

我的爱

原本是草原上狂奔的黑马

手中的竖琴总能弹奏

击倒岁月的情歌

可为何不能打动

帐篷前

手提酥油茶

我一眷恋的雪白羔羊

 

真的

我从不愿

自己的情感在站立时倒下

难道所有掠走神经的歌谣

都是阳光的血滴

引燃

我脆弱的毛细血管

从此我的心脏

左手握痛  右手握爱

苦度残生

 

 

 

 

 

 

亡命的幽灵

 

从世俗的井底爬出

眺望

太阳升起的地方

正义与邪恶同生的魔域

在红酒和美女的引诱下

阴森、恐怖与残忍交割了一笔交易

 

没有人理解

在生与死交界线上流浪的魂灵

心流着血

瞪大的双眼是混沌初开用于照明的火球

在无知与腐朽的压迫下

登山设于山顶的祭坛

 

与羊牛同歌共舞

没有恐惧、痛苦、亡命的概念

把信念锻打成无数把锋利的长剑

只等东方有一束旭光

便刺进万恶者的胸膛

结束一切祭祀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冬日暖阳

 

我从早晨醒来

阳光透过窗玻璃

照进屋内

尘埃漂浮

 

襁褓中的婴儿正在成长

作为父亲

我能为他做很多

 

胎毛一天一天长长

小脸胖嘟嘟

两三个月大

他会在我逗乐下

冲着我笑

 

岁月漫长

苦难很多

而我在孩子的啼哭声中

感受时光从容

生活美好

 

窗外微风阵阵

梧桐树叶落纷纷

冬天早已来临

繁华落尽

 

枯黄的树叶铺满地

虫已冬眠

而阳光照亮荒凉的冬天

温暖着远方的路

 

谁能给庸常的日子一点光

那就是照亮双眼的暖阳

 

望着摇篮中熟睡的儿子

我感到异常的满足

悲伤不在

心里亮堂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白玉兰

 

一见到你

一身雪域才配有的裙幅

在我纯黑的瞳仁起舞

赞美的语言沿着露珠滑动的航道

起飞

 

从没有亲眼目睹

你的诞生

浑浊的目光在尼罗河洗刷

泥沙与尘土

玉体吐露清香的音符,谱写

多瑙河春蓝的梦

 

你属叛逆的一族

在红绿紫蓝丛中

穿上与雪贞洁般的裙幅

表白你的爱情

 

你的善良连同你的痛苦

与生俱来

受伤的情感在苍白的唇旁

来回走动

 

白天与黑夜轮流换岗

身外花开花落

而你始终呈现

一种姿态

宁静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别了,安农

 

轻轻地我走了

等你还在梦里的时候

亲爱的你

我想你依旧在昨日的庄园

 

杨柳在湖畔舞起轻柔的裙幅

流莺站在失态的校园

不分昼夜地歌唱

歌唱夕阳下那金色的姑娘

 

花在盛开

就如同你以兰的走姿

款款向我飘来

 

没有谁可以阻止

在你的闺房开一朵紫罗兰

就如同你无法拒绝我

吻你门前纯白的百合

 

夜莺在玉兰下歌唱

阳光在梧桐树下休闲

我不能自拔于你的善良与聪慧

甘心作一滴雨露

守望在你净洁睡莲的门庭

 

海棠开得正艳

就如同娇柔羞怯的你

怀抱精饰月桂的竖琴

这叫我怎能不放声歌唱

歌唱春日飞红的你

 

时间静静地流淌

没有白天

更没有黑夜

站在你面前的我

除了看你

还是看你

 

金阳从我的身外走进身内

银月从我的体内走出体外

而娴静的你

依旧端坐成我眼眸的风景

飞花逐水

冰清如雪

 

走过你神农氏前四季

又走过你神农氏前四季

而在你投望我的时候

我却真的要离去

 

你莫流泪哟

那可要成为我的过错

独钟于你的人哟

我的家不在土地

而在广阔的天庭

让我像来时一样离去吧

这是我留给你唯一的安慰

 

轻轻地我走了

等你还在梦里的时候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初秋的傍晚

 

夕阳的余辉擦着我的额头

落进黄昏

这似曾相识的情节

在金色的年代

写入童话

 

风悄悄地

穿过我的胸膛

燥热也随之离去

心灵的庭院

依旧点点闪动着

陈年的往事

 

晚归的飞鸟

扇动黑色的翅膀

在绿叶间

剪断我的视野

 

脚下的路

经历暴晒的痛苦

用黑色的肌肤

拥抱大地

 

身旁走过的情侣

在夜幕的守护下

尽享甜美和温馨

这被爱情滋润的季节

清冽中泛着柔光

 

我多想把这一切

告诉教堂里等待祝福的新娘

那匆匆归来的脚步声

就在神甫的耳畔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风在枝头歌唱

这个季节

不应该有不幸与悲伤

你看那林间的飞鸟

舞出的都是醉人的旋律

 

花海生波

而扬起的都是白色的飞沫

是红叶李花哟

是寒冬的飞雪呵

是春激动的泪花

 

走在小径上

而衣角牵动的都是春的惊叹

风在耳边柔声细语

红雨纷落

 

从我身旁飘过

粉红色的少女

一个低眉斜视

野花便迫不及待地倾诉衷肠

引起一对恋人

在双人椅上更加痴情

 

湖水溶天

飞起的石鹤在来去之间

忘却时空

 

踏青游人满脸生辉

而林间紫红的笑声

借着湖边温柔的垂柳

荡起秋千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冬日想你

 

在冬日午后

阳光避开灼热的目光

在爱人的披肩上

来回走动

 

那种状态

在我充血的眼里

撕成碎片

 

歌声很近

而爱情很远

寒冷统率的军队掳走

我门前的玫瑰

 

窗前的老树

在季节深处站立

那份坚持

在我庭院中

写成历史

 

百叶窗内

墙上挂着

我的青春和河边的流水

及爱人濯足

而那把吉它

弦断成过去年代狂劲的风景

 

岁月越走越冷

而在我心里还热着的

只有你

不曾凋谢的笑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7544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