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上方山发现多种北京罕见动植物

  • 北京一闲人
  • 等级:钻石
  • 经验值:147625
  • 积分:
  • 4
  • 10295
  • 2018-02-14 09:48:38

上方山发现多种北京罕见动植物

2018-02-14

发现的猕猴为北京最大野外种群 斑羚、拐枣等动植物填补生物多样性空白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029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近日,由中国科学院植物所、动物所分别承担的《上方山植物和植被资源科学考察报告》、《上方山陆生脊椎动物资源调查报告》通过专家评审。《报告》提出,在北京房山区的上方山地区,不仅发现了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还发现了该地特有的具有原始性质的暖温带、低海拔分布的地带性植被遗迹。专家一致认为,上方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动植物资源丰富又独特,是中国北方赋存古老植物物种典型地区,具有重要的科学、保护和利用价值。

   此次发现填补了生物多样性监测空白

   据了解,上方山植物植被和动物资源科学考察工作是区国有林场改革的一项重要工作,自2016年启动,历时2年,首次实现了对上方山地区的植物本底和动植物多样性的系统调查。科考调查显示,上方山公园及周边区域共有维管束植物110科、319属、652种,保存有不少国家和地区级的保护植物。动物资源有脊椎动物149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种、二级18种,北京市一级保护动物17种,二级保护动物63种。

   “这次科考就相当于我们的专家去青山里摸摸‘家底儿’,重点区域划出来进行重点保护。”上方山国家森林公园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此次科考活动是上方山天然林的首次科考活动,是对北京地区生态环境的一次寻本溯源之考,新发现了很多古老物种。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0295 个阅览者

此外,“上方山发现具有暖温带生态原始林的遗地,在北京乃至华北地区都可能是仅存的。”该负责人强调说,世界首都城市有原始林的城市不多。正因为是原始林和天然林,才保障了动植物物种的多样性。同时,上方山又是一个集自然、历史、文化、佛教为一体的森林公园,既是京津冀一体化的桥梁和纽带,又是西山永定河文化带重要的历史文化支撑。此次科考活动也从生态方面,为西山永定河文化带填补了空白。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0295 个阅览者

物种的多样性出乎科考人员意料

   “这次科考的结果是有些出乎我们意料的。”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胡运彪博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在上方山发现的国家级和市级保护动物中,既有像野猪、斑羚、猕猴这种中大型动物,也有像中国林蛙、虎斑颈槽蛇、灰林鸮、红隼等小型动物。其中,在本地区生存的猕猴为北京地区最大的野外种群。让胡运彪有点兴奋的是,在用红外相机拍摄的影像资料里,发现在离人类居住区不远的地方就有斑羚和野猪活动,他没想到离城区不远的上方山竟“住”着这么多野生动物,而且还能在人们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活动。

   此外,在上方山发现的植物也是多样性的,例如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小叶中国蕨,北京一级保护植物槭叶铁线莲;还有不少北京地区的特有种和稀有种,包括宝铎草、脱皮榆、房山翠雀、涝峪苔草和拐枣等。“植物的价值不仅体现在观赏性上,还有净化空气、食用、药用、做工业原料等价值,尤其是上方山的特有珍稀植物,更值得被爱护。”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于顺利说,比如拐枣,在药业价值上,其种子及果梗入药,有活血、散瘀、去湿、平喘等功效。“全北京只有上方山有,这里可以作为繁殖物种的种子库,从这里采集种子,建立种源基地”。此外,上方山的涝峪苔草也很有价值,可做草坪地被植物,据说北京很多地区选用它进行人工栽培,作为草坪推广。

   用了17台红外相机踏遍每个山头

   在近两年的科考中,胡运彪博士带领的团队用了17台红外相机,拍了几万份照片和视频资料。“红外相机的安放和回收过程并不累,我们把红外相机固定在一些地方,定期地更换电池和回收数据。”胡运彪介绍说,一般红外相机会固定在动物痕迹比较多的地方,用大自然的花草树木加以掩饰,24小时不关机,无论是白天、黑夜,只要有动物路过就可以感应到并“抓拍”它们的身影。但整理这些影像资料是个很耗费精力的活,每每回收完数据后,胡运彪和他的同事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甄别有效数据和无效数据。

   “我们就是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爬。”于顺利副研究员说,在科考过程中,上方山的每个山头都爬过了。春夏秋冬的上方山,于顺利都见过。因为各个植物的生命周期不同,有的是早春植物,春天开花、夏末就凋谢;有的是秋天开花;有的果实在冬天成熟。“一定要在它们最鲜活的时候拍出来,包括叶、花、果每一部分的细节”,这样才能放在植物图谱上,让大家更清晰地认识每株植物。还有的植物分布范围比较窄,“比如流苏树,整座山上也没有几棵”,所以每次当于顺利翻山越岭,终于发现这些稀有植物时,就如获至宝一般。

   据介绍,科考结束后,森林公园管理处将有针对性地划定一些重点保护区域,设置一些科普宣传的展板以及一些警示标语,更好地保护当地的野生动植物。在此,胡运彪博士特别提出,在调查过程中,他们陆续丢失了7台红外相机,几乎可以断定是爬野山的人顺走了,所以,希望那些喜欢爬野山的“驴友”注意,无论是从保护野生动物角度还是个人人身安全角度出发,“都不要违反相关的规定冒险去爬野山”,因为野山中是否生活着凶猛动物,尚未可知。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0295 个阅览者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0295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