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讲中国故事,索映中国特色(九)——小议华夏雏形文化

  • 一生求实创新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74
  • 积分:0
  • 0
  • 2168
  • 2018-02-13 07:59:53

讲中国故事,索映中国特色(九)

——小议华夏雏形文字文化

尹兴义

华夏传统文化存在非文字即语音语言传承传播向文化和文字文化两大载体。文字文化是以非文字文化为基础,经历初创、再创和完型的进步与发展过程,逐步得到提高和完善。本文只探讨和小议一下华夏的雏形文字文化。

从历史记载的文字显示看,中国文字文化先有“书契”,后有“书写”,经历由简到繁两个不同的时代。“书契”,是用石器、青铜器或铁器将文字“记刻”在刻体上;“书写”,则是用能蘸颜色的用具,蘸颜料在木牍、甲骨或竹简上写字、再用刻器刻画下来;毛笔和墨与纸产生后,就用毛笔蘸墨在竹简、绢帛、帛和纸上记录、书写文字文化。中国文字文化的应用性大发展,则是刻字印刷和活字版印刷以及现代的电脑打字与打印和电子网络的普遍传播。

中国许多史籍记载有:伏羲氏“始画八卦,造书契,”的文字。参见(《简明社会科学词典》351页)。可以看出,文字所显示的“伏羲氏文化”,既是中国古今图形绘画文化和雕刻文化的发端,又是中国古代“书契”(契书演变成契约)文化形成与产生的始源。

所谓“始画八卦”,与《周易》中所显示的“八卦”不是一回事儿。《左传·昭公十二年》记载:“八卦之说,谓之八索”转引自《中国文书史稿》5页。

笔者认为,“八索”之意是说,探索和求索。所以,伏羲氏“始画八卦”就是初创的一种有关天、地、水、火、山、泽呈现的8种自然现象,系自然科学反映学范畴,用来认识认知和反映自然活动的规律;《周易》所述“八卦”,则是被极大创新与发展了的一种预测学,用于占卜,预测、预知未来。

在“伏羲氏”时期,没有笔,没有墨,更没有纸,“始画八卦”,怎么“画”呀?!所以,“画”,只能是后世人的一种认识与认知。“始画八卦”的传承,也只是“书契”即手刻图形的传承与传播,是中国后起绘画与雕刻的开端。

在这里,“书契”的契,就是刻。即用手刻工具,将图形或文字刻在可刻的物体上。后世人称这是“画、刻”。

用什么工具进行“画与刻”?当时没有铜,也没有铁。有的是石头。只能用呈现刀状或者锥体形状的坚硬石材在树皮或者木片上“画、刻”出图画形文字,留下来,传承给后人。这种画与刻图形字的工具,是新石器还是旧石器?无法确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所用的手刻工具,肯定要磨制得能够画、刻图形或者文字才行。所以,“伏羲氏”始创图形文化与文字文化,当是新旧石器过渡时期或新石器时期。

民间俗话说:中国开天辟地“上下五千年”。“有巣氏”始创树上“巢居”物质财富非文字文化,应当是开天(空中居住);“伏羲氏”提升“结绳文化”,始创雏形华夏文字文化、“神农氏”创新“农业文化”发明“医药文化”,应当说这是辟地,他们的创新性发明与创造,只能是上五千年的事。

关于“书”,中国古代人认为是记,即对所见事物活动的记录。在当时,要把所见事物活动记录下来,除了大脑,就是用手刻工具“刻记”。没有铜,没有铁,只有石头。由是,产生了手刻之类的石器工具。用恩格斯的话讲,就是:“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在可刻的物体上画、刻所见和所想的图形,即“始画八卦”;画、刻(书契)图形文字。意在用它认识认知和反映自然界变化的客观情况。并且,将所见所闻记录在木制物体上,传承传播给后人。

虽然这种历史阶段无法用“直接的证据去证明它”(恩格斯语),但是只要承认人是由动物转化而来,就无法否认创造和使用石器工具“始八卦图,造书契”的史实记载和客观存在。

书契文化”,是伏羲氏刻记的一种初创的图画形文字文化。从史籍记载看,这种文化是在“结绳文化”的基础上形成、产生和发展起来的。

有一本名叫《释名》的书,解释道:“契,刻其数也”。其释文又说:“契,刻木以记事者。”从这里的文字显示看,“书契”:就是把需要记住的数字和事件手刻在可以刻记的手工制作物体上。后世文字文化人称这种手制物体是“木牍”,意即“木简”。它,是圆形状还是方形状?或者长方形状,或者是其它形状?无从考证。不能妄断。但是,“木牍”为木制片状物品,应当是确定无疑的。

若要将“木牍”(木简)与后来的竹简相比较的话,可以推测,“木渎”跟竹简大同小异极为相近。因为没有“片状木制品”,“书契文字”就无法画刻。

它向人们展示,“书契文化”已经提升了“结绳记数文化”,不但可以记数,而且还可以记事。由“结绳”记数转入制作木简,用手刻工具刻木记事。可见,“伏羲氏”始创的“造书契”,对推动和发展中国“优秀传统文字文化”所起的积极作用是非常重大的。

对此,《中国文书史稿》第4页说:“文字起源于图画。图画在原始社会是人们认识自然、表达情感的精神活动的产物。……当然,图形文字还不是成熟的文字,它只能算作文字的雏形。”《陕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12月第1版。

可以看出,中国记数文字和简单的记事文字在“始画八卦”的同时,得到不断创造和创新,把中国最早最简单的文字雏形呈现给后起的文字创造者。

比如:记数记事的开始,只能是“一”,还有“二”、“三”;从“四”往后,就成了记数记事的创新性发展。即十、十一以后更多的数字的再创造。

在“始画八卦”的启示下,象形文字和相声文字相继产生。

比如:“人”字,就是人双腿水平叉开所显示的人的形象的产物;而“大”字,则是人叉开双腿平展双手臂的表现。“小”字,是人站立稍微垂伸双手给以表示。它,跟“大”字相对应。“天”字,就是比“大”要高要阔的空间,即“大”字上边加一横,意即没有任何事比天大、比天阔。“日”字,是一个○(圆圈)中加一点或者加一横,表示太阳,民间叫日头。月亮的月,则是“月牙形状”中间加两横,或者加二,意即月亮有圆有缺。……等。

“女”字,源于妇女盘着双腿纺线;“男”字,由“田力”组成,意即在田间劳动出力的人。“男女”两字的象形呈现,既是对男女现实生活和生产劳动实况的写真,又是对男女明确分工的切实反映。

凡是有声或者有人口活动的文字,在字旁加一个口,表示讲话或者说话或者吃东西或者喝水,都是有口的象形文字的扩展。

比如:哎——字,加口,表示呼唤或者应答。

再如:呀、哈、哇。……。还有,人需要喝水,用口喝,则加一个口,等等。

要提或者要拿东西,提,则在是字的偏旁加一扌(意:提手)手;拿,则是“人一口手”上下组合而成,意即人两手合起来,移动东西;而“踢”,则加一个足字,意即用足踢着需要移动的东西。渴了,需要水,在文字的左边加上一个三点水“氵”。繁体“動”,则是“重力”相组合,意即出大力干活。“埋”字,是土与里组合而成,意即把东西放在土里,掩盖起来,就是“埋”。等等。

中国古代社会进步与发展到了炎黄时代,由于炎黄联手击灭了侵凌农耕区的蚩尤野蛮势力,中国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以北广大农耕区出现了和睦相处的文明景象。各氏族首领推举黄帝为联盟首领,史称联盟领袖。

炎帝在今陕西岐水一带领导和治理农耕区,发展农业生产;黄帝在涿鹿(今河北)一带领导、治理黄河中下游与长江以北农耕区的社会秩序,实现了中国农耕区由自然无序性活动向有规矩有秩序性社会互动交流的巨大转变。

在黄帝身边担任记事的仓颉(史称:史官),其职责和职能之所需,使他不得不收集民间产生的文字和自己创造的新文字,以满足“仰录”工作之所需。

关于仓颉传承和收集文字的情况,两千多年前的《荀子·解蔽篇》用文字作了记载,其文曰:“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壹也。”(转引自《中国文书史稿》第4页)就是说,在当时,收集或者创造文字的人很多,只有仓颉“壹人”将文字传承和传播了下来。应当说,这是当时史官职责之必须。

关于仓颉造字,中国史书也有记载。有一本《说文解字·序》云:“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初造书契。”转引自《中国文书史稿》第4页。

其意是说,仓颉造字,看见鸟儿落地的爪子印迹和兽蹄留在地上的痕迹,便“望迹生字”,开始创造文字,并且把想象中的文字“记刻”(书契)了下来。

比如:爪字,形似鸟类的“爪子”;坑字,是兽类行走在松土上留下的痕迹给仓颉脑海里留下了印记。凹字,根据平地上出现的低凹形状,刻画而成。

韩非在《五蠹》篇中写道:“古者苍颉之作书也,自环者谓之‘厶’,背厶谓之‘公’。公私之相背也,乃苍颉固以知之矣。”(《法家著作选读》第一辑第42页)在这里,“作书”的“作”,指的是制作“书契”(记刻)的载体材料;“书”,则是把所造的字,记刻在可刻的“木牍”(木简)上。此处文字记载,把仓颉创造“公”与“厶”两字的实际情况反映得十分精彩。

华夏雏形文字文化形成与产生,出现不尽一致的许多文字载体。为了实现一统性领导与治理,“由黄帝始用的统一文字,便成为汉族唯一使用的文字。”《中国文书史稿》4-5页。由此可知,黄帝是华夏大地上推行一统性文字文化的第一人,也是华夏大地上应用雏形文字文化的领头人。

关于雏形文字文化的应用,从后人的文字记载看,有“”,是对黄帝以及后来的联盟领袖人物处理事情的记录,时尊称“仰录”,后人称“典”。就是领袖的继任人把前任领袖处事的言论看作是自己的准则和行为法则,放在“兀子上”,每日看着,提示自己,用来规定或约束生活行为和社会行为。比如:《尚书·舜典》云:“慎徽五典,五典克从。”《皋陶谟》有:“天叙有典”。参阅《中国文书史稿》8页。

关于五典,指的是“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书,谓之五典”。参阅《中国文书史稿》5页。上述文字显示,“典”者,圣贤之言为经典矣。后世之圣人只能遵守,只能传承与传播,不得违反。对此,《文心雕龙》解释:“古者王言,若轩辕唐虞,同称为命,自三代始,兼诰誓而语之。”就是说,从黄帝开始,联盟领袖的话就是王言、是命令、是告诉众人的誓言。参阅《中国文书史稿》9页。

关于“谟”,虞书有《大禹谟》、《皋陶谟》之记载。都是记录属下与上位领袖人物商讨如何管理好氏族联盟内部的事情。“谟”,意即谋划,商议。

从上述文字文化人的记载看,“典”和“谟”既是对雏形华夏文化的具体运用,又是对雏形文字文化逐步完型的应用性提升。

其中,最主要的是:主宰华夏人思想灵魂的文字记录,即皋陶建议大禹在氏族联盟内部“止恶杨善”,用行之有效的“昏、墨、贼,杀”来规定和规范华夏人的生活活动和社会互动交流,成为后来华夏大地上各个新兴进步的统治者构建中国社会文明的主要宗旨,不断开创着中国社会文明的辉煌。

中国国家组织建立后,雏形文字文化的重要应用是,初创的“誓词”动员。夏启沿袭父业,自立为王,杀伯益,用国王世袭制取代了“联盟领袖推举制”。“有扈氏不服,启讨伐之,大战于甘。将战,作‘甘誓’。”其誓文曰:“用命,赏于祖,不用命,僇于社,予则帑僇汝。”(《中国文书史稿》7、8页)中国“誓词文化”一直延续至今(以后另述)。

据历史记载,华夏雏形文字文化进步与发展到“甲骨文”时代,“已发现的甲骨文单字四千五百字左右,可以认识的约一千七百字(据《甲骨文编》)。在文字构造方面,会意、形声、假借等较进步的方法业已出现,”……“近年在陕西扶风、岐山一带的周原(周代祖先古公亶父迁此)等地,也曾发现西周的甲骨文。卜辞字小如粟,若干词语不见于商代甲骨文,而近似西周金文。”词目:甲骨文《简明社会科学词典》216页。

可见,黄帝“始用统一文字”后,炎帝群体在渭河流域传承传播统一文字的同时,根据生活、生产的社会实践,继续推进华夏雏形文字文化的创新与发展。其中出土的历史文物“若干词语不见于商代甲骨文”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尽管我们至今无法用历史性“直接的证据去证明它”,但是,上述历史性的文字记载和文物佐证,在辩证历史唯物主义者看来,是完全能够证实华夏文字文化是“伏羲氏”始创图形与书契文字之后,仓颉与其他众多文字发明与创造者集民间文字之大成创造出雏形性华夏文字文化。华夏文字文化由始画图形、造书契即木刻(木牍)文字进入甲骨文字再进入竹简文字的文字刻体,是不断进步、创新的发展着。

西周制定《周礼》,证明华夏文字文化开始向着中华文化继续迈进。当书写文字文化跃升到取代竹简文字文化以及活字版印刷和电脑打字打印文字文化新时代出现后,完型的中国文化便不断开创着新的辉煌。

2018年2月10日16:48:43。2018年2月12日12:39:13。

新春佳节即到,预祝编辑和读者们新春愉快,阖家欢乐!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168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