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红螺寺植物三绝——北京历史文物志

  • 北京一闲人
  • 等级:钻石
  • 经验值:147358
  • 积分:0
  • 4
  • 2809
  • 2018-01-12 11:20:44

红螺寺植物三绝——北京历史文物志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809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怀柔红螺寺三绝均为林木:翠竹成林;两株银杏树,一雌一雄,粗壮茂盛;紫藤寄松尤为奇特,松不高,冠极大,覆盖大半个庭院,旁生一藤,爬满松树。上世纪90年代初,我曾到此游历,藤已长得健壮,当时就觉新奇:松老藤少,不知何时攀来缠绕。适逢春末夏初,串串紫花沿着藤与松的枝叶垂落下来,香气弥漫寺院。那时寺里并无许多竹,或不引人注目,不像现今,一进寺院,满眼翠绿万千,由此也就关注起了寺中植物。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809 个阅览者

现今竹子万竿金翠,挺拔而立,微风徐来,瑟瑟作响,令人浮想联翩。

  至于银杏树,志书上未提及,倒记载了“殿前古槐二株”。树冠相当大,吴景果的表弟、参与编纂《怀柔县新志》的潘其灿有诗,“槐覆浓阴接地流”。 吴景果时就称古,再加上之后的300多年,至今真是老槐树了。现在山门前四棵槐树,一棵最粗,也有古意,另两棵略细,一左一右,应是同年所种,与古树对称的东边那棵要细得多,在原根上滋生。

  当然,红螺寺的名气还应归于佛事之盛。《红螺山大明寺碑》载,红螺寺是圣安寺的下院。圣安寺就在现西城区的南横街,是金元两代皇室的家庙,当年里面供奉着金世宗、金章宗的像。金世宗完颜雍继位,正是大定年间,请佛觉大师到红螺寺,“以镇兹山”,使红螺寺名声大起。有“南有普陀,北有红螺”之说。

  禅堂里偶遇海峰法师,俗姓马,1920年生,11岁出家,后在北京广济寺受戒,到过红螺寺、广化寺,最后重回法藏寺。1947年寺院被封,于是还俗回村务农。1988年怀柔县文化文物局接管红螺寺,想起海峰法师,于是请来。海峰法师介绍了寺的来历,其实红螺寺并不叫此名,原称大明寺,明正统年间改名护国资福寺。

  现在寺名与一段传奇有关。《长安客话》载:“山巅有潭,相传潭中有二螺,大如斗,其色殷红,时吐光焰,照映林木。”附近村民生出许多传说:玉皇大帝的两个女儿,下凡化作两个红螺,暗中保护寺院和周围百姓等等。当地人便俗称这座山为红螺山,寺为红螺寺。红螺终有一老,死后埋在寺中。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809 个阅览者

翻检志书,竹之多少,历经变化,算为趣竹之话。据说竹是云山大师归老红螺寺时所栽,那是元末至正年间的事。怀柔知县吴景果有诗:“不知此竹始何时,手植传是云山师。”至康熙二年(1663),竹子长势极好,康熙“圣驾临幸,设御座于山亭,亭下有竹甚茂,上命内侍记其数,凡六百余竿云。”皇帝能在北方赏到竹子,倍感新奇,极为喜爱。吴诗中还准确记下当时清点竹数“六百一十有三竿”。查光绪十五年重印本《光绪顺天府志》,曾参考过吴景果编纂的康熙《怀柔县新志》。志书中还记载了竹的位置和面积,“殿西有竹一亩,则竹之繁殖已久”,历经几朝几代,已是遮天蔽日,“想见此君繁盛日,绿云苍雪连诸天”。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809 个阅览者
  • excel20
  • 2018-01-14 10:33:02发表
  • 4楼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809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