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贷款平台变着花样伪装 不良校园贷有哪些"坑"

  • 樱桃009
  • 等级:青铜
  • 经验值:3925
  • 积分:
  • 0
  • 6976
  • 2018-01-10 10:02:30

不良校园贷都有哪些“坑”

给几个班级讲解过不良校园贷的危害后,湖北汉江师范学院的辅导员毛晶玥发现,“问题比想象中严重”。

随着不良校园贷问题的不断发酵,不少高校开始向学生普及相关知识。和其他辅导员一样,毛晶玥把讲课的主题聚焦在告诉学生“如何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可几次课下来,很多学生不以为然,甚至有班干部和成绩拔尖儿的学生当面说,“老师,我觉得超前消费没什么。”

讲课的次数越多,她也越来越清晰地发现,不良校园贷隐藏的“坑”还有很多。已从事学生工作4年的毛晶玥决定一探究竟,2017年上半年,通过搜索,她加入了10多个不良校园贷的社交网络群,卧底半年,将所见所闻写成文章,还制成了短片发到网上,引发了广泛关注(详见《中国青年报》2017年12月29日报道《80后女辅导员揭不良校园贷陷阱》)。

贷款平台变着花样伪装

“要接触校园贷太容易了,学校的厕所里都有宣传广告。”毛晶玥说。

她的“卧底”也比想象中要顺利很多:输入几个关键词,随便一检索,就找到了与不良校园贷相关的10多个App和公众号。申请加入的几个社交群也在简单问及个人信息后,很快就通过了她的申请。

毛晶玥表示,现在的大学生价值观更加开放和多元,一些学生认为“用明天的钱去过今天的生活”再正常不过。但实际上,学生一开始只是想出去旅游,或者想买个一两千元的东西,借了钱才发现,半年多欠款就滚到了10万元。

相比于单纯的学生,贷款平台却变换花招“伪装”——这些贷款平台在开始会将高额的利息隐藏在各种生涩或专业的字眼儿中,用文字游戏或信息的不对称让学生误以为“事情很简单”。

为了逃避监管,这些贷款平台会以打借条的形式,诱导学生录下“自愿借款”的证据,把借贷伪装成正常借款。有时,他们还会伪装成商品分期付款合同。

合同也通常是“猫儿腻”最多的地方。毛晶玥发现,某某贷以月利率0.99%的噱头,造成利息不高的假象,但经过推算,这款校园贷的实际年利率达21.25%。再加上各种名目的手续费、中介费,有的不良校园贷的利率高达50%甚至200%。

与正规的贷款相比,不良校园贷能够轻易渗入校园,还因为它的门槛非常低。

毛晶玥介绍,申请这些不良校园贷所需的证件非常少,很多时候,学生只要年满18岁,再提供一个使用半年以上的手机号,登记家长及学校的联系方式,就可以轻松借到钱。有些平台甚至让学生在网贷前签保证书,称自己不是学生;还有平台以假装购买物品的形式,让学生签分期付款合同,变相放贷。

一些学生竟成下线

卧底半年多,毛晶玥总结,不良校园贷给学生最大压力的环节是催收。

身为辅导员,她是学生在校的第一负责人,也是这些不良校园贷借款问题发生后,贷款平台联系学校的首选。

接到第一个骚扰电话时,毛晶玥也曾很“抓狂”。去年春天,这个催收电话一打进来就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你学生欠了不少钱,再不还我们就把他带走。”通过了解,她发现,该生已经很多天没来上课,情绪几近崩溃。

毛晶玥2013年从湖北大学毕业。那时,不良校园贷还没与大学生校园生活捆绑在一起。成为辅导员后,她发现,近一年来,几乎每隔几天,全国高校的辅导员群里就会铺天盖地讨论起校园贷,而这些话题大多有个沉重的开场:“有学生借贷了,现在遭遇暴力催收,怎么办?”

收集了不少资料后,毛晶玥总结出了这些贷款平台催收的“套路”。与学生认知里简单的“分期后再还多一点钱”相对应的实际情况是,不良校园贷不仅会惊人地利滚利,后续催收的骚扰还会“没完没了”。

她说,很多平台都有自己的催收法则。一般的催收会在网络上联系本地催收团队,以“爆通讯录”的形式电信轰炸,不仅给学生本人发短信,还会给他的老师、同学和家人打电话。严重的时候,他们还会伪造律师函、群发骚扰短信,很多骚扰短信的内容都不堪入目。

毛晶玥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校园贷的猖獗就在于,他们对学生说可以无抵押无担保,但实际上,“父母是最好的抵押,学校是最大的担保。”

让她痛心的是,不少学生最后还成了不良校园贷的下线。毛晶玥介绍,一个校园贷平台从上往下分为省区经理、市区经理、校园代理和学生代理几个层级,很多平台还掌握很多其他平台的借贷方式,让学生“拆东墙补西墙”再赚取介绍费。这些平台对校园的全面渗透,甚至雇用学生做代理,一些平台还在一直鼓动消费。

对不良校园贷的接触越多,毛晶玥越觉得,给学生普及的抓手应该在“讲清楚危害”。

她举例,比如学生接到暴力催收的电话后大都很恐惧,有些甚至躲在宿舍里不敢出门。开始,为了不让家长和学校知道,他们自己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严重的还会自残甚至自杀。

而家长在获知借贷消息后,也常常会陷入两难境地。不少家庭为了孩子能早日“脱离苦海”,选择了尽全力帮忙还款,但这又让催收公司看到了“可钻的空子”,再借机多做纠缠以得到更大的利润;而还款后,这些学生的借款单据在网络上也并没被撤销。另一些无力偿还的家庭,因为信息泄露,不仅学生受到威胁,家长也会成为催收的中心,受到来自平台的第二轮暴力骚扰。

有了卧底的经验,再“现身说法”,她发现自己有了说服力。不少学生告诉她“以后绝不碰校园贷”。她也慢慢摸索出了一套帮助已借贷学生的方法: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偿还,面对催收也要抓住规律和平台“扯皮”。

毛晶玥总结,实际上,一旦接触不良校园贷,学生往往要和对方拉扯最少半年;学生的借贷行为也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前期怕学校知道,他们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拆东墙补西墙”,经常是问题已经酝酿到更大的阶段才会想要站出来解决;如果家庭的亲子关系存在问题,学生与家长沟通不畅,经济来源也不够稳定,还容易再次掉入借贷的陷阱。

一个辅导员能做什么?她认为,首先要从心理上支持学生,让学生明白自己不是孤立地面对问题;其次是帮助学生家长,提供一定经验和法律上的建议;最后,从学校层面保证学生的安全,密切关注他们的状态,当暴力催收者上门时,和学校的其他相关部门一起抵制。记者 王景烁

来源:中国青年报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97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