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2018日历书,有人刚来有人撤了

  • 红学家小勋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284
  • 积分:0
  • 0
  • 6106
  • 2017-11-04 10:03:17

  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诗词日历·2018》

  中华书局《中华诗词日历》

  单向历

  中信出版集团《春去夏犹清:唐诗宋词日历 · 二〇一八》

  多年前流行的挂历、台历,如今以日历书的形式变身成功,成为图书市场销售的一大亮点。和前两年相比,今年日历书大战来得更为猛烈,还没到年根儿,市面上见到的各种日历书已近60种。业内专家预言,12月将迎来日历书的爆发期,日历书有可能达到百种以上,远超去年的六七十种。

  人文社尝鲜出首款日历书

  这一轮日历书大战中,不少出版社、新媒体、文化机构都参与其中,纷纷在诗词、名著、养生、博物、艺术、建筑、文物、儿童等不同领域抢占先机。

  此前从未涉足日历书的出版社,比如中国地图出版社、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地质出版社等,根据自身特点分别推出《列国图志·世界日历》《本草纲目养生日历》《宝石日历》等。人民文学出版社今年也推出自己的第一本日历书《中国诗词日历·2018》,其封面选用橙红色布面,既有节日的气氛,又像古都的红墙,庄重中带些跳脱。几个大字的四周都是细腻的水纹,一道道纤细的笔画还致密地烫上棕色漆片,在橙红色的背景中立刻凸显出来,拿在手里更觉立体感十足。古典文学作品的名家、名选、名注,一直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图书的重要板块,这些丰厚的资源被编者精心采撷,浓缩在这本日历之中。让出版社意外的是,第一次试水就收获不俗,《中国诗词日历·2018》责任编辑胡文俊说,“日历书印刷两万册,上市刚刚两周,就不断登上畅销书榜,目前库存已经不多了。”

  中信出版集团则在去年推出3个出版品种的基础上,一下子增至9种。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卢俊透露,《春去夏犹清:唐诗宋词日历·二〇一八》等9种日历书印数从几万册到十万册不等,目前销量都不错,“我们更多是将日历书视为文创产品,好的文创产品有助于拓展中信出版集团的产品线,并提升产品形象。”

  今年日历书不仅品种多,而且抢占市场先机的势头更加明显。单向空间书店文创产品事业部总经理塔立那介绍,去年单向历9月15日上市,今年则提前至8月21日。据最新销售数字统计,单向历销量已突破10万册。而其前两年的销售数字分别为7万册和15万册。“我们已经摸索了三年,经验告诉我们,日历书能早发就早发。”塔立那说。

  面对日历书,很多读者心怀欣喜,各大销售平台都能寻得大家的留言:“我可以写一封岁月组合的情书了”;“日新月异,唯一不变的是对时间的珍视”;“喜欢细到毛孔的设计”;“每次撕日历,都有往事如逝水的感觉”。

  创意成品质追求的集体选择

  经过几年的积累,“创意”正愈发成为日历书品质追求的一个集体选择。单向历今年7月荣获2017年德国红点奖,在业界堪称传奇,其获奖理由为,“这本桌历以经典传统和现代技术的成功结合打动人心,并且以简洁、清晰的设计呈现。”

  单向空间联合创始人张帆回忆,2015年春节,为了解决春节七天既要休假还要更新的难题,单向空间公众号编辑Alex做了一个叫单向历的栏目,每天从经典文学作品或电影台词等中挑一句金句,以“老黄历+现代语言”方式在春节期间推出,十分应景。

  因为栏目颇受读者欢迎,单项空间于是决定将其作为保留栏目持续发布。张帆记得一个细节,有个姑娘甚至在“宜表白”那天留言说,自己要鼓起勇气向喜欢的人表白。“鉴于单向历已成为承载书店和读者情感的勾连之物,年底的时候,我们决定把它做成一本真实的桌历。”张帆说,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设计师挑选的纸样、皮样就有几百种之多,铆钉也有铁的、铜的和不锈钢的,换纸、调色、换零件,细节之复杂已无法一一还原。而时至今年,单向空间又投入200万元,运用AR技术开发了单向历APP。“我们永远要走在前面。”张帆自豪地说。

  即便是传统诗词类,中华书局今年也在创意上着力。“我们这本《中华诗词日历》,请来了文学大家叶嘉莹担任主编。”中华书局编辑李世文说,这部日历书采取一天诗词、一天绘画的体例编辑,很多篇目选择非常巧妙,比如在“六一”儿童节这天,可以看到王安石的一首诗《赠外孙》,“南山新长凤凰雏,眉目分明画不如……”苏轼的七言律诗《六月二十日夜渡海》也特意放在了农历六月二十这一天。

  人文社《中国诗词日历·2018》的作者黄鲁则提及,目前市面上的诗词日历大多配古画,一接手这个项目,大家想的是如何打破惯例。黄鲁想到徐文治先生在故宫、恭王府做瓶花设计,通过瓶花呈现古代文人的雅趣,是个美好创意。此后双方一拍即合,徐文治专门为不同节气、时令设计的瓶花成为这本日历书的一大亮点。

  假冒日历书价低却制作粗糙

  在孔夫子旧书网,2010年《故宫日历》已卖到1500元,日历书一方面成为收藏新品,另一方面也被假冒、跟风者竞相追逐。

  在淘宝上搜索“单向历”,至少有200家店铺在售卖假冒单向历,黑金版2018年单向历正版为98元,这些冒牌货比正版便宜20元至50元左右。塔立那说:“有的商家在商品详情中使用我们拍摄的正品图书,冒充我们的分销商,再向消费者发出假货。”事实上,已有读者将买到的假货寄给单向空间书店。因为是翻印的缘故,冒牌货字迹模糊,而且笨重没有裁切线,纸页切口也不平整。

  不少来路不明的所谓出版商也在竞相模仿单向历的创意,有的叫纳兰词单向历,有的叫国学单向历,还有的学单向历体例,每天来上一句“鸡汤语”,诸如“时间就是金钱”之类的话,字体则完全照搬。

  面对鱼龙混杂的市场,一些出版社已表现出了冷静姿态。中华书局去年推出6种日历书,今年就减少至两种。“未读”去年推出《月相历》,前年推出《企鹅手账》,今年则一款也不出了。未读创始人韩志说,一款日历书,最少需要一个设计师、一个产品经理带领团队来做,花费大约三个月时间,“《月相历》《企鹅手账》都是只限量做了一万套,基本售罄,后来市场有需求也没再加印。”他认为,日历书投入大,还要冒着被盗版、被跟风的风险,销售周期又太短,所以未读今年毅然选择退出。

  对此,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卢俊认为,“目前日历书市场一年整体销量不过两三百万册,市场份额还是太小了。”他据此判断,日历书市场或许还处于方兴未艾的阶段,或许会急速退潮,一切皆有可能。


来源:北京日报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610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