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论语新评

  • dk168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364
  • 积分:0
  • 36
  • 30100
  • 2017-11-01 21:48:53

两千多年前的东周时期,各诸侯不受周王朝控制,自行其是,整个国家礼乐崩坏,面对这种危局,各家学派均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孔丘代表的儒家、老子代表的道家都在当时显赫一时,成为当时的显学。在其后的历史中,这些人对社会各方面探索的结晶,依然让人受益匪浅。


首先,礼乐崩坏,意味着当时整个社会的主流思想处于混乱状态,治理国家的人不清楚国家该是个什么样子,想有所作为的有知识有能力的人也不清楚应该朝哪个方向作为,没有统一的能得到大部分人认可的观念,个人各行其是、自扫门前雪。主流思想的混乱的问题,吸引了一大批思想家来给出自己的答案。


其次,当时社会生产力的提升,带来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使得统治阶层、官僚阶层能从关注物质生产中脱离出来,把关注点投向其他方面,比如娱乐、征战、诸侯会盟等等,这些各式各样的做法,整体上提升了社会的活力。同时另一部分人也开始关注人的终极价值、社会的发展趋势。


第三,周王朝治下的诸侯倒行逆施、为所欲为的状态,为各种各样有能力的人提供了施展的空间,这些人有些同仇敌忾,有些又针锋相对,有些奔走于帝王将相之门施展学问争取名利,有些隐于山野研究学问著书立说,整体上极大地提升了整个社会的张力。这些思想家的学说里面,同样蕴含着这种张力,这种张力与其学说流传下来的文字结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力。


《论语》,其主要思想如下:


人是群居的,本质上与自然界的其他生物相比是不一样的。群居,把人聚在一起的根本原因是人的仁爱之心,这是儒道的根本。这种仁爱之心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上,也正是这种最紧密的关系及其向外的延伸把人类社会凝聚起来。而改变礼乐崩坏的关键,就在于把这种仁爱关系尽可能的往外推,在整个社会、国家组织上推广这种仁爱之心。由此,衍生出了义、礼、忠、孝、智、信等等观念。可惜,在当时的社会情况下,各国统治者的关注点在于富国强兵,对外征战,仁爱之说短期内达不到这种效果,孔丘终其一生,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完全依赖他的学问。


事实上,从家庭内部的人伦关系到国家内部各个组织的治理上,孔丘仅仅看到了使他们集合在一起的原因里面,好的那一面。坏的一面,如个人的欲望,事实上提供了个人奋斗的动力,这些个人的动力结合起来就是整个社会的动力,虽说它的消极方面也不少,但同样是社会必不可少的。这些对人性的认识要更深一点。正因为少了这些,儒家在解决一些对抗性强的、人性的张力更大、需要更高更快的解决问题时,无能为力。


但是,后世的发展表明,儒家作为一种承平之学,在社会稳定时期对社会的发展有很大贡献。原因在于,儒家所推崇的这一套理念,非常适合解决,人在没有了生存问题影响后如何发展的问题。儒家的经世致用之学,致力于通过官僚体系的途径造福百姓,提高整个社会组织的运作效率,为后世的有学问的人提供了一个明确的发展方向。即依靠孔孟之道,参与官僚体系,提高整个社会组织的运作效率。他把有学问的人,引导到了如何维持社会正常运转、如何维护社会稳定的路子上,客观上提升了官僚体系、社会运作方式的抗风险性和灾后恢复能力。但是,对于提升个人财富、物质生产效率、科学技术这些,与生产力相关的,与生产关系、上层建筑联系不大的,注重个人意愿,涉及自然界细微方面的知识,则无能为力,无法把有学问的人引导在这方面。


对现代人而言,随着生产力的进步,个人想要有所作为、有助于整个社会,其发展方向不在局限于通过官僚体系、提高整个社会组织的运作效率这一唯一的途径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只要能在相关专业领域提升效率、或者增加某个行业的产能,都是有所作为。可以说在发展方向上,现代社会远远突破了儒家推崇的范畴。另一方面,儒家推崇的仁爱之说,在现代社会仍然让很多人收益。但是,这一类东西,在现代人看来,节奏太慢,让人情感上感觉乏味、单薄,像一杯白开水一样,难以让人获得情感上的支撑,情感的张力比较弱,难以完全满足人更高层次更高质量的情感需要。


这种两千年前就已存在的学说,在现代人看来,至少快过时了,现代人已经不满足于这种发展状态了。现代人的发展问题,已经从有所作为,转移到了个人的幸福快乐、意志的实现等等这些更为涉及个人需要的方面了,或者说涉及到如何构建精神世界,以充分彰显个体的意志、获得情感上的满足这些了。儒家所推崇的这套学问,有很多是可以借鉴的,但是不能充分的满足现代人的需要,更无法从宏观上以一个完整的体系满足现代人的需要。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引自:12楼:dk168于  2017-11-13 10:15:31发表 自古仁义难两全


您说此结论,是在肯定说“仁”与“义”是分离的。


请问:

1;何为仁”?何为“义”

2;为何仁”与“义”都是来自于“故所”出“体”呢?

3;为何当您否定“故所”出“体”,是促成仁”与“义”不分离的内因时,就知您的观点就是错的呢?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引自:20楼:dk168于  2017-11-17 22:17:02发表 儒家也一样,怀念尧舜禹的好时代,借以凸显自己而已。


当时社会“体”之不稳,才有儒家求“体”之稳的学说出现。就如同得到尧舜禹的好时代——“体”出现一样。

知此就明,您的观点太有点“不识时务”的小家子之气了。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引自:19楼:淡去无痕于  2017-11-16 21:35:49发表 道家要小国寡民,回到过去,显然是不如以往


小国寡民”的“寡”理解,为何是“寡区,狗犬也。杀狗非杀犬也”(《墨经下》)的“寡”呢?

看看叙利亚的内战出现,不就是非“寡民”作乱形成的吗?


知您理解的《道德经》中的小国寡民”错在哪了吧?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7 21:19:50发表
  • 24楼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译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四个人陪孔子坐着。孔子说:“我年龄比你们大一些,不要因为我年长而不敢说。你们平时总说:‘没有人了解我呀!’假如有人了解你们,那你们要怎样去做呢?”子路赶忙回答:“一个拥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中间,常常受到别的国家侵犯,加上国内又闹饥荒,让我去治理,只要三年,就可以使人们勇敢善战,而且懂得礼仪。”孔子听了,微微一笑。孔子又问:“冉求,你怎么样呢?”冉求答道:国土有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国家,让我去治理,三年以后,就可以使百姓饱暖。至于这个国家的礼乐教化,就要等君子来施行了。”孔子又问:“公西赤,你怎么样?”公西赤答道:“我不敢说能做到,而是愿意学习。在宗庙祭祀的活动中,或者在同别国的盟会中,我愿意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小小的赞礼人。”孔子又问:“曾点,你怎么样呢?”这时曾点弹瑟的声音逐渐放慢,接着“铿”的一声,离开瑟站起来,回答说:“我想的和他们三位说的不一样。”孔子说:“那有什么关系呢?也就是各人讲自己的志向而已。”曾皙说:“暮春三月,已经穿上了春天的衣服,我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少年,去沂河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走回来。”孔子长叹一声说:“我是赞成曾皙的想法的。”子路、冉有、公西华三个人的都出去了,曾皙后走。他问孔子说:“他们三人的话怎么样?”孔子说:“也就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曾皙说:“夫子为什么要笑仲由呢?”孔子说:“治理国家要讲礼让,可是他说话一点也不谦让,所以我笑他。”曾皙又问:“那么是不是冉求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呢?”孔子说:“哪里见得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地方就不是国家呢?”曾皙又问:”公西赤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吗?”孔子说:“宗庙祭祀和诸侯会盟,这不是诸侯的事又是什么?像赤这样的人如果只能做一个小相,那谁又能做大相呢?”


【辨正】


这一段老师学生的对话,很好地体现了儒学能进能退,进则有理有据,退也无怨言的特色,从不同方面体现了儒学的特色。


中国特色的谦虚,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说自己不行就完了,而是有所选择有所侧重的,正常情况下在谦虚的语境中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的优势。用一个陶罐作比喻。


冉有,说话谦虚谨慎,用几十里见方的土地来谦指国家,显然用国土面积的缩小表现谦虚,气度上小了一些;用满足温饱来谦指礼乐教化,显然用礼乐教化的无能来表现谦虚,能力上小了一些。他的谦虚,均有明确具体的指向,没有形而上的说法,代表了其人行为谨慎,做事讲求实际,注重实效不务虚,代表了官僚体系中广大的中层、下层。他像一个陶罐厚实的底部。


子路说话主动,不够谦让,言语上没有达到礼的标准,他的行为看起来似乎跟讲究温良恭俭让的孔丘有较大的区别,似乎是个学的不太好的学生。但是子路注重军政、温饱,这是治国的根本,治国的大礼,大礼不辞小让,故没必要也没这个精力纠结于言语上的谦让。后文虽说且知方也,显然到此子路只是勉强兼顾而已,这也是他的缺陷。子路,体现儒学在当时礼乐崩坏环境下,注重解决社会实际问题,注重眼前问题与根本问题的协调,主动适应社会需要的情况,大大拓展了儒学所能解决问题的宽度,体现了儒学的张力。当其他学派批评儒学仁爱之道不合时宜的缺陷时,显然子路是个拿得出手的挡箭牌。他像一个陶罐圆阔的罐身。


公西赤,显然比较会谦让、会说话。讲宗庙祭祀和诸侯会盟,虽然看起来不如打仗、温饱更为务实,似乎没有实际意义,但它比一般事情更为庄重,里面所蕴含的做事原则、方法、价值观也更为深邃、更具拓展性,境界也更高。在实际工作中,完全可以用在其他方面。在感性主导的社会里,用语言来表述实际工作时,完全可以用务虚的语言指代一些务实的工作。在一个大的平台上只做一个小官,显然这是谦词,实际上指在高层次的工作上可以如鱼得水。公西赤,代表了儒学里学问、能力比较高的那一类,注重儒家最高的价值追求,可以带领儒学向更深层次的发展,对应于官僚体系里最上层的那一部分,他们引导着一个国家的前进方向。他像一个陶罐高耸的罐口。


曾皙。儒家讲求经世致用,讲究主动参与社会管理,但在此之外还有一个只涉及个体的精神空间。当孔丘周游列国去施展才华时,处处碰壁,愈挫愈勇的动力在哪里呢?当一个儒门学子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经世致用上,其学问不被采纳、遭遇挫折时就面临价值观的崩溃,价值观没有一个坚实的落脚点。完全依靠幻想一个信奉儒学的虚幻的未来,来解决动力不足的问题,在中国这种感性主导、讲求务实的社会里,显然行不通。这时,孔丘就把道家的注重个性舒展的法宝借了来,作为儒家在面临学问完全不被采纳时的动力支撑。在孔丘遭遇挫折时,完全可以像曾皙那样,换一个自己价值观念可以舒展的小我的环境,同三五好友去洗洗澡、吹吹风、唱唱歌,缓解一下经世致用时被拒的精神疲惫。孔丘晚年退而闭门著书立说,靠的就是这个法宝。有曾皙在,这个陶罐摔碎了也不怕。他像制作陶罐用的陶土。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8 10:46:26发表
  • 25楼

论语,温润淡雅,回味悠长,社稷之学。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8 10:48:23发表
  • 26楼

仁,深沉的合群之爱,与老好人的浮华之爱相反,偏重感情方面;义,行为正当,言行一致,符合下层大众普遍的期望,偏重理性方面。

某人做事的目的,以及人们对他的看法,要么基于理性,要么基于感性,只能有所侧重,不可能两条腿绷着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仁,深沉的合群之爱,与老好人的浮华之爱相反,偏重感情方面;义,行为正当,言行一致,符合下层大众普遍的期望,偏重理性方面。

某人做事的目的,以及人们对他的看法,要么基于理性,要么基于感性,只能有所侧重,不可能两条腿绷着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8 23:03:49发表
  • 28楼

民间将道统,上层讲正统,一刚一柔,各有千秋。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引自:2楼:山海居士于  2017-11-09 10:09:23发表 呵呵...不赞同楼主的说法,什么叫礼崩乐坏?楼主没有讲清楚。这个说法别家没有只是儒家的认识。

所谓的百家争鸣、大多不是做学问,而是“务实”。儒家,在孔子时期、确实是华夏古典文明的传承主力,否则,中国历史就没有之前的记忆了。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9 23:28:10发表
  • 30楼

那些名盛一时的纵横家,只具有一时的价值,时代过去之后,留不下什么。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29 23:28:22发表
  • 31楼

孔子早年,着力于奔走各国,施展学说,希望其价值运用于当时的社会。与墨子,孟子类似。只是时代接纳不了,无所着力。

晚年,才退而求其次,潜心著述,传承与后世,此时其价值才能穿越时间的流逝,才有历史性。很多学问大家都是如此。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2-15 22:48:40发表
  • 32楼

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好猫多了,姹紫嫣红开遍,一片繁盛,有何不好?不管哪里的优秀文化,都是中华成长的营养。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引自:5楼:dk168于  2017-11-10 22:59:33发表 道家要小国寡民,回到过去,显然是不如以往;墨家亦如此;其他的没有全局观。鱼龙混杂的年代,泥沙俱下,都一样。

谁说了道家要小国寡民,回到过去?所谓“小国”是指村落、地方政府;皇帝过去称自己为“寡人”,这里寡民”是指管理者,是村长、或者地方政府的管理者、执政者。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引自:32楼:dk168于  2017-12-15 22:48:40发表 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好猫多了,姹紫嫣红开遍,一片繁盛,有何不好?不管哪里的优秀文化,都是中华成长的营养。

“不管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的意思,是启动人的私欲,推动社会经济发展;而儒家文化是压制私欲的。如果恢复儒家文化,中国的经济将面临倒退,甚至导致改革开放的成果全部被毁灭。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一个人没有私欲,怎么可能去创造?怎么敢于冒风险?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笑的时代,不要变成了哭的时代!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0100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