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杂说

  • dk168
  • 等级:新手上路
  • 经验值:82
  • 积分:0
  • 13
  • 2210
  • 2017-10-10 22:09:26

1,【原文】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译文】
  有子说:”孝顺父母,顺从兄长,而喜好触犯上位者,这样的人是很少见的。不喜好触犯上位者,而喜好作乱的人是没有的。君子专心注重于根本,根本树立了,大道就产生了(进而为人处世的规矩也就有了)。孝顺父母、顺从兄长,这就是仁的根本啊!”
  【辨正】
  第一,这里孔子肯定了一个潜在的逻辑,感情模式具有迁移性。在家庭里面,如果家庭成员之间的感情模式实行的效果比较好,自己和其他成员的满足程度比较高,自身比较认可,在刚进入社会时也会自然而然的延续这种感情模式。如果实行的是孔子所推崇的,对父母孝顺、对兄弟友爱的感情模式,并且效果比较好,满足程度比较高,在社会上也会自然而然的延续这种感情模式,至少不会触犯在他上位的人。
  家庭作为个人情感模式形成的源头,家庭成员之间的感情显然也是非常深厚的。如果实行的是孔子所推崇的,对父母孝顺、对兄弟友爱的感情模式,那么这种感情模式也会达到一种很深的程度,进而会成为其他感情模式形成的源头,所以孔子称其为仁的根本。
  第二,社会上的交往模式与家庭成员间的交往模式比较相似时,这种感情模式迁移的效果会比较好。事实上,家庭成员间主要靠情感维系,社会成员间靠能力和感情维系。社会环境的变迁要大于家庭环境的变迁,进而社会成员间关系的变化要远大于家庭成员间关系的变化。如果一个人希望在社会上延续家庭的感情模式时,自己的能力不足以维持这种感情模式,则需要对其做出相应的修改,才能实现参与社会效果的最优化。极端情况下会出现,通过损害社会关系、损害社会成员间的关系,来维系家庭关系稳定的做法,相当于放弃了感情模式的迁移。
  显然,在感情模式的迁移的背后,还存在一个更高的判断标准。这个判断标准是对感情模式迁移效果、实现程度的评估,如果评估效果较好则实行迁移,如果评估效果较差则放弃迁移、维持现状,当然这不是儒家的做法。儒家把感情模式的迁移性,当做一个确定不易的本性。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 dk168
  • 2017-10-11 22:04:32发表
  • 1楼

2,【原文】

子曰:巧言令色,鲜仁矣。”

【译文】

孔子说:“花言巧语,装出和颜悦色的样子,这种人的仁心就很少了。”

【辨正】

在感性主导的社会里,情感的稳定、庄重、温和被认为是品行优良,再有一点行为不理性、遇事头脑稍微发热更会受到认可(进一步强化了情感的真实性),而花言巧语、情感轻浮不利于培养这种感情。

反之,在理性主导的社会里,逻辑的严谨、行为的理性、论证的充分被认为是品行优良,再补充活跃的情感更会受到认可(进一步增加了理性的张力,即情感上对逻辑思维结果的认同),反之逻辑混乱、行为不理性、情感控制差不被认可。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2 21:48:50发表
  • 2楼

3,【原文】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译文】


子夏说:“一个人能够看重贤德而不以女色为重;侍奉父母,能够竭尽全力;服侍君主,能够献出自己的生命;同朋友交往,说话诚实恪守信用。这样的人,尽管他自己说没有学习过,我一定说他已经学习过了。”


【辨正】


学习分两种,一种是价值观的培养,一种是智商情商的培养。新价值观的培养实质上就是与原有价值观的融合并占据重要位置,人行动的基本诉求是有付出就有自己认可回报,要培养好这种价值观就得有相应的自己认可的回报,这种回报可以在过去、现在或者未来兑现都可以,整体上的回报越大、越持久、越广泛,这种价值观就越吸引人。上文的这种优良的价值观使用的得心应手,说明价值观的学习已经登堂入室。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3 18:39:22发表
  • 3楼

4,【原文】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译文】


曾子说:“谨慎地对待父母的去世,追念久远的祖先,自然会导致老百姓日趋忠厚淳朴了。”


【辨正】


谨慎地对待父母的去世,会让人感同身受,联想到自己去世时也会得到认真对待,进而对老年生活有稳定的预期,进而不会做一些高风险、投机性强的行为。追念久远的祖先,会增强人的历史感,家族的世代延续会使得家族的一些优良价值观念一直延续下去,那些注重短期效果的价值观念会被逐步淘汰,同时个人的价值观念也可以像祖辈那样得以延续,获得时间上的永恒,也获得了个人生存的价值,避免了对个人生命有限的空虚之感。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4 17:21:18发表
  • 4楼

5,【原文】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译文】


有子说:“礼的应用,以和谐为贵。古代君主的治国方法,可宝贵的地方就在这里。但不论大事小事只顾按和合的办法去做,不以礼来节制,也是不可行的。”


【辨正】


礼是行为规范,犹如河堤一样,情感或者仁爱之心犹如中间流淌的河水。过于注重和合,在环境变迁之后,这种状态难以维持,由礼来节制可保证细水长流。二者相依相存,互为彼此,缺一不可。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5 18:34:53发表
  • 5楼

6,【原文】


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译文】


有子说:“讲信用要符合于义,(符合于义的)话才能实行;恭敬要符合于礼,这样才能远离耻辱;所依靠的都是可靠的人,也就值得尊敬了。”


【辨正】


诚实守信、说话算话属于低、浅层次的品德,义属于高、深层次的品德,(二者冲突时)低、浅层次的品德要从属于高、深层次的品德,才能保持道德观的稳定。恭敬不足,则自己修养不到家;恭敬过了头,超过了对方的承受度,对方会觉得自己低对方一等,追思原因进而会产生对其有所求的不好的想法,进而会产生轻晦之心,结果恭敬的礼法被人歪曲,得不偿失。行事依靠亲近、可靠的人,就不会出现大的错误,也就获得别人的尊敬了。


品德的结构可以分为两种,横向的和纵向的。从纵向来看,低等级的品德与低层次的价值追求相适应,高等级的品德与高层次的价值追求相适应,越是低等级,越是生存空间大、其实现的成本越小,越容易实现、容易维持。俗语说水至清则无鱼,越是高等级的品德其实现代价就越大。道家看重这种稳定状态,认可注重低等级的这种做法。从横向来看,对同一个事件、行为,不同的判断标准会带来不同的最优策略,判断标准对应的是不同的价值追求。在多策略可选的情况下,高层次的价值追求给人带来高层次的满足感、愉悦感,在不考虑策略稳定性、多大实现程度下(不同策略的实现成本都在能力范围以内),应该以最高级的价值追求为主。儒家看重这种高层次的满足感、愉悦感,注重高层次的品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6 18:07:17发表
  • 6楼

7,【原文】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译文】


孔子说:“(周君)以道德教化来治理政事,就会像北极星那样,自己居于一定的方位,而群星都会环绕在它的周围。”


【辨正】


良好的道德教化,使人感情温和,互相亲近,君主带头行使,下臣会像群星围绕北极星一样,围绕在君主周围。反之,以法律、威势、恐吓来治理政事,则下臣感情上会恐惧,进而像老鼠躲猫一样,君臣感情上难以团结在一起。


显然,前者君臣和合的待在一起,关系处的好,感情好,(感情迁移会导致对外也过于仁慈,从共同对手方获得利益的动力较差)难免效率低,下臣工作做不好就拿君臣感情做挡箭牌免于责罚,君主工作做不好就拿任爱做挡箭牌保持尊严。后者,君臣能力都很强,以维护各自的(从共同对手方获得的潜在)利益团结在一起,但是(感情迁移会导致潜意识里对内下手也比较重),离心离德,互相算计,内耗太严重,难以成事,只有在外部压力大时,才会考虑团结合作共御外敌,外部压力、外部利益一消失内部就没有团结的必要了。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7 22:21:38发表
  • 7楼

8,【原文】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译文】


孔子说:“用法制禁令去引导百姓,使用刑法来约束他们,老百姓只是求得免于犯罪受惩,却失去了廉耻之心;用道德教化引导百姓,使用礼制去统一百姓的言行,百姓不仅会有羞耻之心,而且也就守规矩了。”


【辨正】


法制禁令,只是告诉人们不能做什么,对于未经历过约束的山野之民或者说有想法行动能力强的人来说,非常管用,因为这些人主体意识强,有自己明确的行动方向。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对那些没有明确行动方向的大部分人而言,没别的事做了,只好跟法律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违法娱乐化,这时候就失去了法律存在的意义。道德教化,不具有强制力,但是具有较好的引导作用,可以引导人追求更高的价值,这对于那些没有明确行动方向的大部分人而言,很有吸引力,反之对于行动自主性较强有明确追求方向的人而言,引导力不大。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8 21:59:21发表
  • 8楼

9【原文】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译文】


子游问什么是孝,孔子说:“如今所谓的孝,只是说能够赡养父母便足够了。然而,就是犬马都能够得到饲养。如果不存心孝敬父母,那么赡养父母与饲养犬马又有什么区别呢?”


【辨正】


这里孔子提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赡养父母与饲养犬马的区别在于孝敬。动物以求生存获得食物为主要目标,人毕竟跟动物不一样,层次更高一点,不但要温饱,还要有感情上的满足,孝敬父母则满足了父母的情感需要。显然,如果人仅仅以满足温饱为限,在需求方面跟动物差距不大。


人毕竟跟动物不一样,这里体现了儒家刚建的本性,对比道家守柔,在失去外部对手方,无刚可克之时,道家会逐步散逸,儒家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9 22:18:02发表
  • 9楼

10【原文】


为学者日益,闻道者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将欲取天下也,恒无事!及其有事也,又不足以取天下。


【译文】


学习知识的人,日渐增加知识;学道的人,每日都在减损(使自己言行举止不离于大道)。减损又减损,最终达到(看起来)无所作为(言行举止不离于道)的状态,(看起来)无所作为反而(通过道的推动)没有不可以做到的。如果想用来夺取天下,要永远像无所事事那样(事事不离于道)!等到他要勉强做什么事的时候,就不能夺取天下了!


【辨正】


学道的关键,在于修养身心,使自己事事、时时、处处不离于道,尽可能的不要做与道相悖的事情。对事物的规律即道,掌握的非常充分时,没有什么做不了的。要求对道运用的非常熟练。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20 22:24:35发表
  • 10楼

11【原文】


子曰:“君子不器。”


【译文】


孔子说:“君子不像器具那样,(只专注于某一方面)。”


【辨正】


人不应该追求单方面的价值(像手工匠人那样),而应该追求人的终极价值,并把这种终极价值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获得人格、情感、修养、交往、仕途、职业等等方面的圆满。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21 22:15:58发表
  • 11楼

12【原文】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译文】


孔子说:“君子合群而不与人勾结,小人与人勾结而不合群。


【辨正】


君子追求终极价值,用这种价值观念来合群;小人追求利益,如酒色财气、权势等等,并用这些利益来跟其他人联系起来。显然,这里君子追求的价值境界更高;同时,这种价值对很多人有益,能团结很多人;但是,这种价值对于能力差基本需要满足不了的人而言,虽有用但用处不大,吸引力不足。小人的关注点在于人的基本需要,这对于能力差基本需要满足不了的人而言,很有吸引力,这也是其存在的价值。二者代表了人在不同阶段的价值追求。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22 20:21:33发表
  • 12楼

13【原文】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译文】


孔子说:“攻击那些不正确的言论,也会引起祸害。”


【辨正】


处理那些不正确的言论,如果方法不对也会引起祸害。中国文化的特点之一是,把解决问题的方法放在与价值判断同等重要的地位,甚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问题的解决方面,非常注重处理问题的灵活性。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23 22:04:07发表
  • 13楼

14【原文】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译文】


子张要学谋取官职的办法。孔子说:“要多听,有怀疑的地方先放在一旁不说,其余有把握的,也要谨慎地说出来,这样就可以少犯错误;要多看,有怀疑的地方先放在一旁不做,其余有握的,也要谨慎地去做,就能减少后悔。说话少过失,做事少后悔,官职俸禄就在这里了。”


【辨正】


孔子的这种说法,跟一般意义上大众对孔子的理解有不小差距,很有中国特色,里面有很多的潜台词。可以这么理解,孔子对他说话犹如父亲对孩子说话一样,子张作为孔子的学生,孔子显然对他非常了解,子张对孔门自家的学问学习程度,孔子自然很放心了,所以专门说一些子张没学到的官场上的学问。在施展孔门学问的同时,要注意与官场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多看、多听,做有把握的事情,说话、做事都要非常谨慎,不给别人挑毛病的机会,官就做的稳了。


慎言、慎行,也是由中国特色的做法。感性的社会,对事物尤其在对人做判断时,逻辑性不强,主要靠感觉、经验做判断,言语过多难免会有不恰当的地方、行为不合规矩难免会引起误会,进而做出错误的判断。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2210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