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文艺张家界:胡良秀的诗歌《问道紫霞山》(外二首)

  • 徐高栋
  • 等级:铸铁
  • 经验值:1711
  • 积分:0
  • 0
  • 918
  • 2017-10-09 21:59:58
《问道紫霞山》

(一)

六月的骄阳

想把紫霞山炼成一颗仙丹

被剥了皮的树

会不会因为仙丹而起死回生?

(二)

必须站在紫霞山的头顶

才会看见传说中的南海

这片海是松涛与绿水呼应而成的太虚幻境吗?

(三)

悬崖上的迎客松

伸出苍劲之臂

是在拥抱生命呢

还是渴望一根阳光的手指

拂去生命中的苍凉?

(四)

松涛拍击山空

朵朵白云在风中缓缓飘移

我们选择与黑的影子重叠

以躲避烈日的拷问

我们能选择与黑暗重叠

躲过灵魂的拷问吗?

(五)

紫霞山下

宝峰湖如一只小蝌蚪

被远缩小的宝峰瀑布

舌头般掠过树梢跌落成水或雾

他滂沱中的碎裂

是成就的升华

还是被摧毁的惨烈?

(六)

我攀登在路上

因为陌生而滋生许多遐想

路边石碑上的碑文

因为死亡而把未来描绘成熠熠生辉

难道生或者死

都离不开愿望或谎言吗?

(七)

一只蟾蜍

爬过一根朽木

一朵花在微笑

看着它的若无其事

是不是不知道腐朽是生命的终结

便会视生如死

视死如生?

(八)

正午的蝉声

一浪高过一浪

跌落树丛的光斑摇摇晃晃

一群蚂蚁啃食着一只蝉的翅膀

是不是万事万物都躲不开盛与衰的交替

归隐,能否打开生死交替的锁?

(九)

我在废墟中拾得一只风铃

它曾摇曳在风中

绵延着对未来的期许

风依旧

铃已锈落于尘

茫茫人海

谁是谁不绝的铃声?

(十)

一只毛毛虫

把眼睛藏在黑褐的毛茸里

审视我的笑容

它是否知道我笑容后面对它的恐惧

对我的审视是否也是它掩盖恐惧的道具?

(十一)

面对一炷香

叩问命运

在情天恨海里嗔喜

我们能否回答神灵的提问

你是否一如既往

你是否依然能爱?

(十二)

一棵树

老死是圆满

横在山道是障碍

跨过它

是超越吗?



《烈日下的片刻》

在紫霞山顶的一块石头上

心比蝉声高

宝峰湖静止在听不到风声的低处

湿润的肌肤抹上了一层油彩

树下的荫藏不住热

汗水顺着眉睫缓缓而下

滴在那朵即将枯萎的花上

忽然觉得自己正和这朵花儿一样

期待一场雨

石头边

一条刚被踏扁的毛毛虫

悄无声息

心儿无由地一阵颤栗

仿佛我的痛



《树》

我以为

山上的那些树是幸福的

能在自己的时光里长成自己的样子

即使被风吹斜

被雪压弯

也不是生命之外的事

是那两棵被刀割断筋络

剥破命运的树告诉我

有些事总是无法预料






(编辑:徐高栋)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18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