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在水一方乐融融

  • 天海洋
  • 等级:铸铁
  • 经验值:1384
  • 积分:0
  • 0
  • 18522
  • 2017-09-07 10:51:13

在水一方乐融融

“穿我棉布鞋,行走万里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一群披着公司礼仪彩带的外来务工的美眉、帅哥,他们排着整齐划一的队伍,在跃进市场呼喊着公司的生意造势口号。这是南浦街道跃进市场又一新店开业的“兴店”之举。像这样的活动,在浦城的“城边村”这方“热土”上,几乎每周都有。

“城边村”交通便利,人流物流量大,富裕的村民闲置的老房屋也多,加上与城区紧挨在一起,改革开放后,不少外来务工人员看好这方“热土”,瞄准这里生活成本较低,携家带口来此创业,把“家”安在了这里。

除了生活成本低,还有什么因素让来自四面八方的人集聚在这里?持家生计,缘何“城边村”俱佳呢?

7月1日,笔者随福建省浦城县“流动人口调研组”,踏访了浦城城边的几个社村,走访外来务工人员,感受了“城边村”的独领风光。

同处一个屋檐:“过河马”迁徙“城边村”

跃进村是闽北浦城一个“城边村”。来自全国各地生活于此的7000多名外来人员,同跃进村民同饮大游溪水,这儿,外来人口比本村人还要多3000多人。

随着城镇化建设的推进,在城市周围较发达的农村出现了一种新型的区域社会。它是农业和非农产业、农村人口和城市人口混合的区域。迁徙驻扎在这里的“过河马”——外来务工人员有的在城区打工,也有的在乡镇企业打工。“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亲睦”。地处城乡结合部的跃进村就是一个典型。这个村以特殊的地理位置、以闽北的乡村文明为这些“过河马”提供了一方安定、自由和宽松的栖身场所。

走在郊外村道上。村道旁一排简易的民房格外引人注目,房前空地上有一棵古樟树,斑驳的树影中,五六个来自贵州的搬运工刚忙完活在树下吃“快餐”,准备跟车出发,或坐在石头上,或倚着摩托车,或席地而坐,闲聊、抽烟、喝水、吃西瓜。我们凑上前去,和他们攀谈起来。

今年56岁的艾有生,来自重庆,从事搬运工多年,他把我们领进他的“蜗居”,屋里一张简易的床、几个破旧的沙发椅和随意堆放的锅碗瓢盆,让这个仅有9个多平方米的房间更显局促。但有厨房、卫生间和洗澡间,总还算配套。老艾告诉我们,他和老伴一起打工,月收入只有5000来元,要糊口,还要供女儿上大学,生活过得不容易。但这里房租低,月租200元,而且村民对外来人很和好,不排外,治安也很好,生活比较安定,邻里乡亲都能相互照应。他的老伴在酒家打工,两人在村里一呆就是8年,老艾说:“这‘8年抗战’一直没回老家过年了,住在这里,在水一方人地都熟就是家了。”

这些年下来,老艾和当地村民打成一片,互帮互助,为村里慈善事业捐款,和村民一起抗洪抢险,扑救山火,大家不分彼此。说话间,村支书还向我们介绍了老艾在去年救火抢险中,一口气从村民的老屋中背出3位老人。老艾说:“人都是好来好去的,那年我老伴深夜发高烧,也是邻居连夜陪送去医院治疗才脱险的。”

上个月初才来的贵州一小伙王明飞,他向我们讲了到该村的房东为赵方方打抱不平的事,很是感动。原来,去年11月王明飞在温州一家鞋店做环卫工,因地面卫生一事与老板产生口角被扣薪辞退。房东赵方方了解此事后,马上打电话给他在温州教书的弟弟,要他向当地劳动保障部门反映讨说法,在房东的督促下,王明飞于上周领到了从温州他打工鞋店汇来的2300元工资。真是远亲不如近邻,跃进人胜似家里人。

同爱一方热土:“追梦人”入住“阿房宫”

生活在城市边缘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中大多数人为生计忙碌奔波,而一部分人不满足于此,在城市中“追梦”,寻找“精神归属”。王双双就是一个住进“阿房宫”的追梦幸运者。

我们一行走进坐落于仙楼旁的一家饰品店,这个只有8、9来号人的商店窗明几净,一样让人心旷神怡的还有挂在李秀英脸上的笑容。

这位来自浙江丽水的外来打工嫂谈吐伶俐,举止干练。刚刚升任店经理助理的她向我们谈起她的创业史时,有些伤感,泪水从眼缝里挤出。李秀英不会忘记,10年前刚到浦城一家房地产公司打工时生活条件差,夫妻俩和幼小的孩子只能租住在小区的屋子,在潮湿的地面用木板、砖头垫起当床铺,打工的艰难曾让她一度困惑茫然。“好在老板待我像亲人一样,送我去深造,给我锻炼的平台。那年孩子上中学没钱,公司资助了5000元,员工捐助了10000元。”李秀英动情地说。

前不久,王双双在江滨小区购买了一套110多平方米的“阿房宫”。全家住上商品房,户口落地,以后不用因为不是“浦城人”而担忧孩子念书的事。“新家采光不错,很漂亮,站在阳台眺望全城夜景,就像星星点灯,万家灯火终于有一盏是属于我的了。”李秀英很知足,她和同在打工的30多位外来工一道,努力守好这块“热土”,维持好生计。

与王双双一同来的丽水两姐妹吴丽丽和吴婷婷,在五一三路开食杂店,几年来生意很是红火,今年2月,姐妹两将店面扩大,与在民主村的房东合伙联营,妹妹吴婷婷并与房东帅哥哥“圆梦”结缘。“近几年,外来‘美眉’与当地村民‘攀亲结缘’住进‘阿房宫’的不下100对。真是‘混血’情亦浓,其乐也融融。”

同享一片蓝天:“小候鸟”结伴“雏燕群”

就业、安居、孩子入学和社会保障,是外来务工人员特别关切的现实问题。新一代的外来务工人员,不愿让自己的孩子留在老家成为“留守儿童”,于是带着这些“小候鸟”一起飞向异乡。

在水南桥头的幼儿园,孩子们向我们表演了《快乐的小天使》舞蹈,欢迎我们的到来。这个仅有81名小朋友的学校,“小候鸟”就有37人。

利用下课间隙,我们来到幼儿大班,26个孩子如花灿烂的笑脸让我们无法分出谁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谁是本地孩子。“我们有意思地把本地的小朋友和外地的小朋友安排同桌,让他们多接触,增强团结友谊。”幼儿园老师介绍说。

我们把外来工子女就学情况调查表发到老师们手中。6岁的王永斌来自云南,这个理着“三毛头”,系着红领巾的小朋友成绩不错,是班干部。他说,在这里上学近,爸爸妈妈按时上下班,有时间陪他了。

江西上饶的李晓娟小朋友,向我们介绍她在和平村租赁的家时,脸上笑吟吟的,“爸爸是建筑工人,妈妈是超市服务员,他们都很忙,晚上,村里邻居的小朋友会教我们作业的。”张葐来自安徽盐城,他天真地从书包里拿出一块山枣糕,炫耀炫耀说:“这是我房东阿婆给我吃的,我特喜欢,真的好吃。”

······

在水一方,“热土”融融。身为流动人口,尽管有的人日子还不很宽裕,有的生活拮据,并非尽如人意,但对于许多外来务工人员和他们的子女而言,浦城就是他们的温暖之家。

我不知还想写点什么,我总觉得那些背井离乡的“过河马”、“小候鸟”为生计、为圆梦,实属不容易,我衷心为他们馨香祷告,愿他们在浦城,在水一方这片“热土”上,日子过得更加暖融融!

福建省浦城县人大宣传研究室左 军

手机18960669621

邮编353400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8522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