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远安县嫘祖镇街

  • qinduo
  • 等级:陶瓷
  • 经验值:866
  • 积分:0
  • 4
  • 14095
  • 2017-08-15 22:20:37


远安县嫘祖镇老街

作者:程世农


我思想中的嫘祖镇,我小候候记得的地名,当我真正来到镇上时,我们是在到保康回来的路上,决定在这里吃午饭,这样我就有了机会在嫘祖镇吃着关于荷共花镇的美食,还能感受嫘祖镇的样子,这是我比较有经验的想法!原因是我想感受一下荷花,吃饭也是一种感受,从某种程度上说,一个地方的变化可能就是多了高楼,但不能改变的就只有这个地方的口味,那就是本地的拿手菜,这是唯一不能很快更改的传统。

在我们相中的一家饭店里,我们被饭店的主人领上二楼,这是一家坐东朝西的饭店,一楼是会客厅,只有二楼才是吃饭的地方。女主人是一个俏瘦的女子,年纪约三十来岁,个子在一米六以上,皮肤白,外表给人的感觉是很会做事的女主人。女主人让我们坐进包房里,让我们点菜,我们交谈了本地的特色菜,她主动介绍说,本地最好的是腊猪蹄,我们就点了一个腊猪蹄火锅,还要了一盘米橡子豆腐,还有一盘胡椒,这顿饭也让我吃到了故乡的感受觉,尽管我的老家离这里不太远,但两地的口味还是不太一样,但我分明还是吃到了我故乡的感受觉。我当这是农家饭,但又不全是,这里是小镇,应当是小镇的口味。在任何小镇上都有自已独有的味道,嫘祖镇的味道,在我认真的品尝后,得到了一个结论,那是宜昌的味道;也就是宜昌周边乡镇上的一种味道。宜昌的味道让嫘祖镇上的饭店生意兴隆,从菜的口味当中,我感觉到我还会来这里吃饭,这就是感受到了一种自已特别喜欢的味道,心里已决定还来。思想的结果是我真的还来过二回,其目的就是想吃到乡村的真实口味,我也知道,现在乡镇上的一些饭店,他们的菜也都是从宜昌买,让班车给带回,要想吃纯粹的乡镇口味已经很难了!但又能在哪里找到纯粹的乡镇口味呢?我有时开始怀疑着的乡镇口味,觉得乡镇上的乡村口味之所以正在演变,那一定是乡镇的饭店需求量大,本地的菜蔬很难满足饭店的需求,只能到宜昌去买那些大棚蔬菜,不受季节的限制,本地的蔬菜受季节性的限制,不能很好的供应给饭店和满足饭店的大需求;本地菜比宜昌的菜市场上的小菜要贵一些,饭店首先就是考虑到成本,觉得宜昌的菜不受季节的限制,而本地的菜蔬却受到季节的限制,饭店里买菜当然要买便宜一些的菜,所以,我们有时候到乡镇去吃的菜,更多的是从城里带来的菜。要说乡镇上的菜蔬,本地菜蔬没有反季种出来的大棚菜,就是在冬天吃不到只有在夏秋才有的菜蔬,但有了大棚,就是在冬天也会有夏天的菜蔬。乡镇上的菜蔬要看季节,只有季节性的菜蔬,比如到了夏天,出了土豆就只有土豆。在辣椒还没有长出来的时候,宜昌城里的辣椒已经上市好久了,这时候本地的辣椒还没有出来时,那么饭店里的辣椒只能到宜昌买回,让客车带回来。饭店里的菜蔬和宜昌城同步,但却有了运菜的成本。

就是在这年的六月,我吃过嫘祖镇上的饭菜后,想到这里交通很方便,心思着再来。只是想着再来这里吃饭,却并没有想到在这里玩,更不知这里还有一条老街在一道砍上,而这条老街在这里存在了多年;代表着过去的繁华,也可以追溯到土改以前,在国民党时期,这条老街就当很有名了。现实中的嫘祖镇,一个外来人经过时,不知道这里隐藏着一条老街,就是经常在镇上吃饭的司机们,也很少有人知道老街在这里存在,这大约是因为没有指示性的路牌指引着外来人感受老街,像我,就是一个经历了多次嫘祖镇后,在这里吃过十次饭,也并不知道这里还有一条老街,这可能是当地人不重视推荐老街,还有当地人没有把老街当作一张明片发出来,老街因此在外地看来,这里老街显有一些寂寥。老街好像只有本地人知道,我想如果在每一家饭店的门前都竖起一块指示牌,吃饭的外地人就很容易知道在这个嫘祖镇上还有老街,有时间的话,这些外地人是一定会到老街上走一走,感受一下过去的光阴。感受过去的石板辅在老街上的感觉,我们在这里也可以称这条老街为石板老街,这大约是过去那些年里的繁华,才有了这么一条老街,还有那么多的生意人在老街上开了店面,过去人们赶街,就是到老街这样的地方;现在的嫘祖镇的人赶街,不会再到老街来感受老街,到是外地人,如果晓得嫘祖镇还有老街,他们如果到嫘祖镇首先要到的就是老街。

老街是老了,老得有了年代感,这是老街给人的最初级的印象;我是在嫘祖镇经过十次后,吃过十多次饭后,才问饭店的老板,听说这里有老街吗?他说有啊,你们把车就停在我这里,你们再前走三十米,上一个台阶后,就是本镇的老街。顺着饭店老板指的方向,我才晓得这里还真有一条老街。

我真正晓得嫘祖镇的老街,也是和几个朋友吃过饭后,无意中我问到本镇的老街,我们才走进了这条老街。如果说在嫘祖镇不到老街,那就算是没有到过嫘祖镇;我想这是广告语,可以在嫘祖镇的街上,引导着你走进老街,并在老街发现老街和现代的街道的不同,那就是老街是用建筑美学修建起来的,因地势的起伏而起伏,因地势的下降而下降;但总体还是得有一块平,也就是尽量建在平地上,这是最基本的街道,也可能是过去的老街道最可能繁华的原因;我想这至少是因素之一。

老街有了年代,才有了它自已的独有的味道。这中间也带有一股黑暗之气,可能老街上也曾被附近的土匪洗劫一空,也可能被附近的二流子想踩平,但总体上看去,老街尽管历经了磨难,还是被时光真心保留下来,这不能说是一种进步,也不能说是后退;老街留给后人的是历史的活化石,在这里存积下来,来老街就是为了感受历史进程中的痕迹,体面的让后人面对过去很久的年代,或者说是过去了的一种生活,再次呈现出来的样子,让我们感受到老街的美,还有跨越时间的一种力量也没有将老街迅速的压弯,老街还是如同从前一样,变化的只是生产资料,和生活中的语言。

嫘祖镇的这一条老街,我走在上面的第一感觉,好像我走进民国时代,地上化石在博物馆是文物,在这里却是辅路石,石板路向前,我也向前。石板路的两边,呈现出鄂西的土墙瓦屋,瓦屋大多关着门,似乎是光阴在这里停滞不前了,一种安静的现象让这个秋天多了一些联想。我在踏上这条街道时,首先发现的是这条街的宽度也仅有三米宽,只适合并排走两辆马车,但在不通车的年代,这样的老街还是当时的本地经济的中心,一些小道消息也总是从这里向外发散出去,外面的一些消息又被一些人无意中带进来。老街也因此成为流言蜚语的中转站;也是本地特产和外地产品的中转站。老街也曾很新,有许多新的房屋在老街的街头和街尾更新老街。老街在这里也曾是这里四面八方的山民喜欢来玩的地方,而住在这样的街上都会有一种满足感,好像可以高人一等,对附近的山民而言,可能会是这样。

关于嫘祖镇的老街,可以写成一本书,这需要采访,对于我来说不适合,我想我只能写出万字左右的散文。有着在嫘祖镇老街的经历,我想到了生活中的相遇,或者说是一种相逢,其实在我走进这条老街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了这样的感受。有时候的一种感受就会引出更多的往事,而我在嫘祖镇没有往事,我有的只有发现嫘祖镇的基本模样。也许叫过荷花的嫘祖镇的感受就是因为老街的存在,我才有想写荷花写嫘祖镇的想法,但在老街上,我感受到的光阴,就是拍照,我却没有在这里拍照,似乎我并没有主动的拍照,我只是在欣赏着老街老的样子,我想感受受前人在老街上的感受,心思在很久以前的老街上走动的人流。当然,这时的人流里也有撑着油纸伞的人出现在这条老街上,在这条老街上也同样会有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一样的姑娘,当她走到这条正在民国年代的街道上,她的出现一定吸引了街上的人流,这时到老街上的百姓在下雨的时候还是戴着斗篷,而撑一把油纸伞的人,那一定是有钱的人家,一般的家境是不会买油纸伞的。老街上的新生事物很多,时髦者也很多,总是让更加偏僻的山里面的人觉得他们是最有福气的人。

现在,当我走在嫘祖镇的这条老街上,心里恍如隔世,仿佛我就是来寻找老印记的一个人,要说对老街的情感,我想老街是容易让人怀旧的地方;也许嫘祖镇有了这条老街,他们寻思着要加以利用,才尽量保持原味的修复了老街过去存在过的模样。用修旧如旧的理念,让一条老得动不了的老街有了生机,唤发青春,这就是一种对过去的肯定,也是对人文美学的肯定;这也是一种对传统文化的尊重,更是对过去财富的一种再利用。我想,这就是对老街认真修整过后的一种情节,至少,这样的修旧如旧的街道吸引了我,让我觉得这就是我想再次来又名荷花玩的一个比较正当的理由。

嫘祖镇的老街又有一个别称叫化石街,这条街地上辅着的石头很有一些是化石,这条老街也可以叫化石街,走在上面,也就是走在石板辅就的街上,眼睛呈现出来的化石出现在眼底,如果不知道这是一条化石老街,走上这条街道,脚下总会有惊喜出现,就像我看到地上有化石出现时,心里就有了一种开心的发现,就想这样的化石辅在路面上,很是可惜。但事实化石真的就辅在地面上,任脚在上面挤出力来踩着,踏着。

我就是在在这条老街上感受过去的时光,还感受秋天的已经升起来的凉意,心里觉得嫘祖镇的原来还有这样的老街,以前在这里,只是没有醒目的提示说这里有一条老街,我也想是本地人还没有准备好,觉得把老街还是深藏的好;我也曾想过,本地人可能是觉得老街有一些落后,显得本地没有进步,所以才故意让老街不让更多的外地人知道;我知道我这样想似乎也有一些不附和情理,但也只是我的一种想法,也只是一种心里活动。在老街上我本想拍几张相片的,就是有了一些想法后,我想拍相片的想法没有了,只是想走进老街边的人家层里感受一下老街边上的时光,但没有能够如愿,并非门都是关着的,其实大门也有开着的,我还向里喊声有人吗?我这样喊了几声,无人应答,我只好作罢,也没有进老层里去的心思,只能在这条老街上感受着老街在秋天阳光下的外型,望着老街的两边的瓦屋,心思昨天的一些人来人往,在这条街上淋着细雨走路的谁谁谁还在会有这样的感受吗?我这样想着,心思被老街有吸引力的牵涉着,并没有想到在这样的阳光的秋天,我会认真的祥瑞着这条老街的主体性。

这条老街是有起因的,它也有很多的传说,我是通过在网上搜就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料,但我不想用这些资源,我想,我写我内心里感受的又名荷花的地方不需要用别人费力整理的资源,我只有自已用自已的感受来写到自已经历过的又名荷花的地方。我也想,我这样写荷花荷花也能够懂得我的意思,那就是我没有深层次的写我经历的荷花,我只是想用心里的感受来写关于荷花的文字,觉得,这是多么的有意思;是这么的让我联想,一个秋天的荷花的样子,一条老街的宁静中,有了用心造访,拍照后的老街,还是那样的有些古老,古老得让我心里多了许多问题,那就是石板路上的岁月,也就是在石板路上的来去的脚步,间或也有一匹马,叩响着石板的街面,在一个黎明中远去,在一个天快黑的黄昏后又回到老街来。

当然,在老街上我感受到的光阴,仿佛已恍如隔世,我仿佛走进了时间的过去,我仿佛出生在二十年代的民国初年,我在这条街上玩着,也见识着本年代的新生事物。我把我挪到另一个年代,我是想找到老街上的感觉,就是要找到老街的过去的一些痕迹,其中就有我想看到的一些过去的家什,比如,我真想看到油纸伞还在这条街上流行,看到一个非有年代感的一个女孩子过来和我说起街道上的过去发生的一切故事;我设想我在在往事里,并且在往事里有所作为,这固然是有一些虚荣心在作怪,觉得自已在过去的时光里会有所作为,但时间也是不能假设的,时间如同流水,逝去了回来时,那就不是过去的流水了,应当是有一另一番新意。

对于在荷花老街上的感受,我能说到的只有想和不想,想就是想我如果出生在民国时期,我会是怎样的一个人?不想,就是我如果没有来到这条老街,我一定会无知的说,我经常来到荷花;要让我说出我来看荷花看到了什么,我说不一个所以来。现在,我站在在荷花的老街,这是饭后一句话引来的一条老街,才知这里有一条老街,来在来了,在老街上感受着老街,心也想这才是荷花,一个存留着过去的房屋的基本老街,老实的呈现出过去的面容,我心里也这样想,总算是找到了再来老街的借口。也就是找到了再荷花的借口,也就是我的离开荷花时,我就会再一次的来到荷花的老街,并且还会认真的品味荷花的现在的样子。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9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 qinduo
  • 2017-08-16 14:09:51发表
  • 1楼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95 个阅览者
  • qinduo
  • 2017-08-16 14:17:00发表
  • 2楼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95 个阅览者
  • qinduo
  • 2017-08-16 19:15:04发表
  • 3楼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95 个阅览者
  • qinduo
  • 2017-08-17 21:09:42发表
  • 4楼

回复  qinduo 的帖子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4095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