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山东七十天求医记

  • 承上启下
  • 等级:青铜
  • 经验值:3705
  • 积分:0
  • 21
  • 34615
  • 2017-08-12 11:44:52


为治疗跟腱断裂术后伤口不愈合,我于2016年的1229日启程到山东求医。在胶东的一座陌生小城整整住了73天,一直到20173月上旬伤口渐趋好转才回到老家。2017年的元旦、春节均在异乡小城度过,其间的经历与感受令我终生难以忘怀。

1、走投无路闯山东

还得从头说起。三年前,我患足跟疼症,经各种方法治疗效果不佳。后咨询“好大夫”网站,给我推荐了同济医院的赵医生。赵医生看了我上传的MRI影像片,认为我的跟腱有部分断裂,给出的意见是做修复手术。

在赵医生的安排下,去年10月份,我自己走着住进了同济医院。花了21000元,接受了赵医生的跟腱修复手术。术后一周,我腿上打着长长的石膏固定板出院回家。35天后,发现手术切口无法愈合,出现一处径约一厘米祼露着跟腱的缺口。

再次到同济找赵医生,赵医生说这种情况比较棘手,只能慢慢来,可以试着寻找一些民间偏方,或许能够搞好。

看着这无法愈合的伤口,我又急又怕,拖着病腿四处求医问药。本市医院骨科有位季医生,他极力推荐我做皮瓣手术,并说你这伤口用皮瓣一盖即好,到过年你就可以跑跳自如赶场抹牌了。季医生称有位兄弟在协和医院专门做这类手术,到时可请他到本地来。我对皮瓣手术一无所知,只是深信医院医生,急求伤口快些好起来,便同意了他的治疗方案。

去年126日,一个至今想起都让我战栗的日子,我在本市医院接受了皮瓣手术。主刀的就是协和医院的甄医生。甄医生当天下午3时风尘仆仆的到达本市医院手术室,放下提包即开始手术,4时左右手术结束。随即匆匆驱车回武汉。之后,我在医院整整躺了20天。一直到皮瓣拆线,始发现原伤口不仅没盖住,反而出现新的不愈合。与皮瓣术前相比,不愈合伤口扩大了近5倍,足有5公分长的菱形皮肤破省,露出的依旧是黄色坏死跟腱组织。不仅如此,此次手术还对我造成无法想象的多重伤害。脚的半边神经被切断,缺少感觉;脚后跟隆起大块肉疙瘩,麻木没知觉;整个小腿下方移皮后现支离破碎,惨不忍睹。甄医生真舍得下手!更可恶的是,手术前没有任何医生给我透露点可能会出现的风险与后果,我对此毫无精神准备。

此后,季医生尽量回避,我也无法找甄医生。事已至此,实际上找也无用。

出院回家,我陷于了更难熬的痛苦与困境之中,真个是喊天不应,叫地不灵。森森的伤口,天天看着让人心惊肉跳!谁能治?到哪里去治?走投无路之际,我便天天趴在电脑上,搜寻各地治伤的信息。山东有家专治跟腱术后伤口不愈合的“某某康复治疗中心”引起了我的注意,经网络咨询对话,感觉对方态度诚恳,治伤也十分专业,觉得应该去试试。

赴山东治伤谈何容易。首先是我的伤脚无法行走,远行千里困难重重;其二,治伤决非短期就能见效,而长时间在外地就医,我的生活起居怎么解决;其三,与对方仅仅只是网络上的联系,事实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会不会是骗局?甚或坠入传销窝点?还有治伤效果到底如何?我一概不知。不过,此刻我已顾及不了许多。我请求正在家闲着的妻弟陪我一道去山东,并照顾我在治疗期间的生活起居。至于其它问题,已经没有什么考虑的余地,反正就这一条路,去或许还有希望,不去,呆在家里就只有死路一条。为了活下去,无论如何也要闯一回。

2、初到山东的印象

20161229日,还有两天就是2017年元旦,迫不及待中,我五更早起,架着双拐,妻弟拖着大号旅行箱,两人急匆匆出门踏上了赴山东求医的行程。

武汉至青岛的航班上,相对安静的客舱里,我的心底又翻起了波澜:此行究竟是凶是吉?实在让人疑虑重重。山东的这家治伤专科到底怎么样?真有奇招让伤口生长愈合?小地方的康复治疗中心,难道能胜过国家级、省级正规的三甲大医院?在不明究里的情况下,我很难鼓起充足的信心和希望。尤其是这次失败的皮瓣手术,更让我忧中加忧:皮瓣是否能与正常皮肤融合?皮瓣伤口会不会再度扩展?我屡次怨恨自己太轻信无知,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居然会听任庸医在自己身上胡乱宰割,落下这么一种难治性伤疼。不能行走,无法洗浴,脚跟破碎,痛苦的日子也不知何时到头?

离家时天已很寒冷,我穿着厚厚的大棉袄,脚上伤口套着剪下的旧棉衣袖筒。而此时,机舱密闭,加上空调吹出的热风,又感觉浑身躁热渗汗,贴身的保暖衣被汗水浸湿扭成一团,如根根绳索捆在身上动弹不得。一阵悲哀蓦的涌上心头:都过了花甲年龄,为啥还要遭受这样的磨难?持续痛苦真不如早日了断!我甚至巴望这次乘座的航班掉落下去……

一路上胡思乱想,直到在青岛流亭机场下了飞机,又上康复治疗中心安排接机的出租车,到达了目的地,心里还始终纠结不安。

这是位于胶东腹地的一座县级市,不愈伤口康复治疗中心就设在市卫生学校大院内。市卫校在当地很有名气,是一所历史悠久、教学成就斐然的医学专科学校,在校学生和教职员工有3000多人。康复治疗中心系与卫校附属医院外科联办,租了院内职工宿舍区的一楼二楼两层两套职工住房作为病房,房间生活设施齐备,每套房可居住两到三位病人及陪护人员。病房长年雇有做饭师傅,专门负责病人的伙食。

临近元旦、春节,这里原住的病人都伤愈出院了,新来的病人就我一个,连同妻弟共两人。我们挑了一楼套房向阳的一个房间安顿下来。

安置停当,康复中心的护理医生小杜便向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并当天晚上就安排给我治疗。治疗要到卫校医院进行。病房距卫校医院大约有300多米的样子,平时配有专车,病人需要治疗时,一般由伤不重的病人或陪护人开车送。我与妻弟均不会开车,杜医生就用自己的电动车送我。卫校医院是一幢临街有二十多间的六层大楼,一楼二楼为各科门诊部和中西药房,三楼以上是住院部。我的治疗就在一楼外科门诊处置室。

主治医生姓赵,五十岁上下年纪,是医院外科主任。治疗时,由赵主任察看伤口状况,并视情操刀弄剪清创,护理医生小杜作助手,负责清洗、上药、包扎伤口等。

从表面上看,治疗并不复杂,就是清洗清理伤口、剔除排斥异物、剪除坏死组织、建造生肌腔体等。整个治疗周期大致分三个阶段:一是清创阶段,清除异物和坏死组织,需反复进行,少则一周,多则几十天。二是建造生肌腔体,通过上药、刀刮等刺激,促进伤口内肉芽生长,时间与第一阶段相仿。三是在肉芽生长成熟的基础上,用绷带加压,促使伤口皮肤愈合,这个阶段时间较短,有的一周即可。据称,这里治疗不愈伤口的特色就是“四不”:不打针、不吃药、不手术、不缝针,完全让伤口自发生长并愈合。

第一天晚上的清创治疗,赵主任就给我拽出了一根长约十几厘米的缝线,同时剪掉了部分坏死的跟腱组织。杜医生解释说,凡跟腱手术伤口发生不愈合时做皮瓣,九成以上要失败,因为伤口发生不愈合,大都存在组织坏死或隐藏有缝线排斥反应,下面不清除干净,单纯采用移植皮肤覆盖,无论如何都是盖不住的,伤口只会越覆盖越扩大,绝不可能正常生长并愈合。杜医生的解释,让我茅塞顿开,由衷感觉这里采用的治疗方法是靠谱的,值得信赖的。

3、异乡异客愁滋味

初步有了信任感,并不能证明我的伤口一定可以治好,或很快就可以治好。种种情形表明,治愈伤口受到个体各方面条件因素的制约,并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一个月、两个月、甚至更长。

单次治疗时间均较短,且是两天或三天一次,每人(次)不超过20分钟。治疗之余,剩下的大把时间便无可打发。脚不能沾地,无法行走,想到外面去转转,实在是大奢望,基本没办法实现。每天就只能呆在病房看电视、静坐或发呆。

病房很小,总共才70来个平米,挤挤的安排有两室两厅。住室为一大一小,大的放了一张双人床,加一组衣柜;小的则刚够放一张一米二左右的睡床,进去睡觉还得侧着身子脱衣上床;客厅紧连着饭厅,客厅放着一台40寸的电视机,供病人消谴时间用;饭厅置有一张圆餐桌,备有8个小圆凳。另有小厨房和公用卫生间,生活设施尚全。

我每天早晨大约6点半钟起床。洗漱完毕,便吃早餐。之后的活计就是看电视,懒了便去房间坐着发呆。中午,照例先打一会盹,睁开睁便接续上午的活计。晚餐后依旧,一般挨到9点半钟,即洗洗睡觉。其实也无法洗,不过是拿着湿毛巾,在身上擦擦而已。伤脚是万万不可沾水的。从卧室到客厅、从客厅到餐厅、从客厅回卧室,总距离不过10米左右,每天就是这么来回转。在室内不便拄拐,我拿了病房备用的一个助行架,双手撑着移动单腿,以完成每天活着就必须要循环往复做着的“功课”。

来后的最初几天,特别是元旦前后,就我和妻弟两人在这住着。妻弟觉得无聊,时而出门到街上转转,打发时间。做饭师傅开饭清场后也要回家休息。多半时间就我一个守着这套病房。白天静坐发呆,常盼着周围有点动响,以求暂时转移一下思绪,比如听有人敲门,看窗外人影走动等,都能让我有分分秒秒的兴奋。

最难受的是入夜时,晚餐后至睡前的三四个小时,伤痛的折磨、治疗的担忧、暗夜的惶惑、异乡的孤独、家人的思念、精神的寂寞,常集中交织在一起,令我惊恐不安。我很苦闷,不止一次两次的想到了“解脱”。甚至还暗暗设计了“解脱”方案。

跳楼肯定不行,没那个条件。我看中了客厅的大窗户,分上下两格,上小下大,竖着直通嵌有几根钢筋,很粗很结实,寻思没人时,找根带子套在上格钢筋上,系个圆圈,然后将头往里一钻,不就告成了。后觉此举有点损,医生们这么善良,实心实意救死扶伤,为你解除病疼折磨,如此自私,只顾个人,岂不是无端伤害了人家医院医生?这等缺德事做不得。暂且熬着吧。思前想后,觉得应该放下这一念头。

虽暂“放下”了,可难过的日子依然难过。

元旦之夜,电视里照例播出了文艺晚会,阵阵欢快的歌声、笑声、音乐声,又激起了我心底的酸愁。我想起了可爱的孙子,他眼下在干什么?也在看电视吧?我想打开微信视频与他对个话,可又不敢,我怕看见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因伤病远方求医,我失去了与亲人节日团聚的天伦之乐。万般思念纠结之中,我记起了王维的那句诗: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此时,我算是刻骨铭心地领略到诗中的意境和体验。我忍不住给小杜医生发了一条信息:节日的欢乐,却让我难受,每逢佳节倍思亲啊!希望得到小杜医生的理解。


4、病友小陈、石头等

元月3号,治疗中心来了新病友,让这里的氛围有了一些改善。

新病友姓陈,吉林长春人,今年37岁,在北京央企总部工作。小陈的爸爸妈妈陪同他一起过来了。三口之家,一层套房住不下,他们便径自上到二楼占了两个住室。吃饭不算很方便,但房间敞亮,住着安静自在。

小陈的父母亲都是退休官员,很有些层次。小陈爸爸还会开车,此后的上医院治疗,他爸就成了我们的专职司机。

元旦刚过,春节将至,小陈选择这个时候来治疗,也是出于迫不得已。算起来,他的跟腱手术比我稍晚,我是十月中旬,他大概是十一月上旬。一次篮球运动中,他的跟腱突然发生断裂。基本上没延误,第二天他就住进了足踝科最有权威的北京积水潭医院,并很快做了跟腱修复手术。万万没想到,手术后回到长春休养,三周时拆线,始发现手术伤口不愈合,有条长约两厘米的缺口,跟腱裸露。他有些慌神,便在长春各大医院间奔波,寻求治疗办法。在长春换药中心搞了个把月的清洗换药,伤口始终未见有好转的迹象。与此同时,他还尝试了不少的偏方治疗,服用了重金购买的熊胆、虫草等疗伤的名贵补品,依然没啥效果。医院动员他做皮瓣,他不愿再次经受手术,没同意。这点他比我聪明。大医院不行,他就转而在网上搜索,找到这个“浩天康复中心”。开始尚存疑虑,后经来此治过伤的长春病友介绍,这才下决心到这里来治疗。

餐后无事,我们常相聚聊天,聊各自的病情和治疗体验,聊得最多也最有同感的是对当下医疗现状的不满。我们都搞不明白,为啥全国那么多大医院都无计可施的跟腱伤口不愈合,而胶东腹地这么一个小城市的“小诊所”却能做到妙手回春,让许多病人恢复健康?而且是在坚持“四不”的前提下?我与小陈颇显一致的看法是,治疗不愈伤口并不需要什么高超的医术或先进的器械,更需要的是对病人有高度负责任的态度,有符合实际的治疗理念,有耐心细致的医疗作风,有真正与人为善为病人着想的良知道德。而眼下的大医院恰恰缺乏这些。

现在的许多名院名医热衷于追逐名利,只愿在能赚大钱能获大名的医疗项目上投入精力,却不愿在一些看似简单却需要耐心、费时费神却出不了大名、治疗效果再好也赚不来大钱的常见病多发病诊疗上花大气力。在他们眼里,为病人进行无创性疗伤止疼远不如在病人身上“开刀割肉”合算,动台手术将以千元、万元以至几万元计收费,并且容易彰显医技医术的高明。至于病人的切身利益,经济、精神、肉体所能承受的压力和苦痛,似乎没谁顾及,在当代医生心目中,这个问题占不了什么位置。对此我们有着强烈的共鸣。

腊月十八日,又来了位病友,很年轻,才28岁,姓王,有个外号叫石头。王石头是河北沧州人,原来在浙江下面的一个剧团练武功,演武打小生角色。石头练功时弄断了跟腱,手术后发生伤口不愈合,当时在医院就接着做了二次皮瓣手术,术后伤口仍不愈合,并且越搞越大。医院黔驴技穷无能为力,王石头只得出院。之后,经四处奔走求医无效,才通过网络找到这里。石头身体素质不错,膀阔腰圆,肌肉凸起,长期练功所成,治疗效果很好,主要是伤口肉芽长得快。他是后来的,却先于我和小陈出院近一个月。他伤愈回家时,我和小陈均羡慕不已。

我们三位病友最难忘的是一起度过了大年除夕之夜。30日那天,厨房准备了好多菜,鸡、鸭、鱼、肉等一应俱全。此外,小陈爸妈从街上买了不少卤牛肉,还带来了两斤装一大瓶洋酒,我老家里也寄来了自己做的香肠和滑肉。烧饭师傅那天要回家过年,我们就自己动手做年夜饭。小陈爸爸做饭是把好手,他主勺,我妻弟打下手,两个人午后就开始了紧张工作。虽说身在异乡,可这桌年夜饭做得真像样,记得煮了一罐滑肉汤,煎了两条大黄鱼,烧了鸡肉、鸭肉,还炒了蒜苔肉丝,油炸了藕夹瘦肉等,上十碗大菜,餐桌上堆得满满的。为了方便看电视,我们将餐桌拖到客厅,边看春节晚会边吃团圆年夜饭。谁能想得到,我们几位山南海北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竟然会在这里相聚,以苦中作乐的情趣,一同度过这大年除夕?该是多大的缘分啊!敬酒时大家相互祝福,我的眼睛一阵发热,强忍着没让泪水淌下来。我看见小陈、石头的眼睛里分明也都擎着泪花!

春节过后,治疗中心工作走上正轨,新病友不断到来。在我治疗的后期,相继来了广西南宁市看守所长小卓,河南信阳一风景处主管陈涛等。再后来的就是在我出院之后,没有见面,也不认识,只时而在微信群中有些神交。

5、赵主任和杜医生

大年三十的上午,医院抓紧时间对我们的伤口进行了一次清创治疗,说是为避免大年初一、二、三就上医院来,给我们图个吉利。依然是赵主任主治,小杜医生当助手。

经过几次接触,我觉得赵主任这个人很有些个性。

赵主任是卫校医院综合外科的主任,也是大外科的权威医生。看医院的专家介绍,得知他是一多面手,主攻泌尿外科,但也精通腹外、骨外大小手术。跟腱伤口不愈合的诊治仅是他的兼职。虽属兼职,却是这方面唯一的主治医生,几年来,经他手治愈的跟腱伤口不愈合病人达一百多人,基本上无一例失败。作为病人,我们最大的感受是,赵主任无论对什么样的病人都是一视同仁,负责到底,精心、认真、细致地处置每一个伤口,力求让患者的伤口愈合达到最佳状态。

赵主任中等身材,面色黝黑,不苟言笑,年纪不算大,但很现老成持重。治愈了那么多不愈患者,又是医院的权威医生,却从未见他流露出什么得意神色,更无半点专家架子和傲慢举止。我们每次治疗后,总忍不住向他咨询病情,但凡有问,他总有答,回话简短、精要、实在,对病情不回避也不掩饰,据实相告。久之,病友心目中即形成惯例,自己病情如何?早愈晚愈?什么问题需要注意?赵主任说了才让人放心,他的话就是板上钉钉,最值得信赖。

治疗中心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有患者康复出院,都要请一次客,到附近餐馆订一桌酒席,请病友及相关人员赴宴,一是庆贺,二是感谢。这样的场合,赵主任却从不参加。我猜测,工作繁忙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作为医生,他似乎不太喜欢参与这样的应酬。

赵主任是位真正合格医生,眼下像他这样负责任的医生,已经不多见了!我们这些长时间在各大医院奔走、饱受磨难的跟腱不愈合患者,有着真切而一致的感慨。

相比赵主任,小杜医生则是另一类人,热情、开朗、落落大方。虽是女士,却生得高大魁梧,有着典型山东人的豪爽气质,对每一位病人都极显亲和力。

杜医生的原专业是中医按摩,是医院的按摩医生。在康复治疗中心则担负着杂务主管角色,既是护理医生,又是病房管理员,病人的食、住、行、治她都要管。每天天不亮就将厨房需要的菜买回来,之后挨个询问病人的治疗感受和休息情况。一般在上午10点左右,即组织安排病人到医院接受治疗,到医院又成了赵主任的助手,松解绷带、拍照伤口、冲洗伤口、覆盖敷料、包扎伤口等,医院外科护士所做的一切她都干。治疗结束,安排车辆送病人回病房。到病房后,又对照手机拍下的伤口图片,逐一解答病人对自己伤口治疗进展情况的疑问。进入康复阶段的患者,如果需要,杜医生还帮忙或指导进行按摩,以促进病人伤脚的功能恢复。

在与病人交流过程中,杜医生特别注意病人的精神情绪,并通过各种方式帮病人疏通心理障碍,解除思想疙瘩。因为病人情绪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伤口的治疗效果。我在这里治疗时,曾一度思想负担很重,害怕皮瓣伤口愈合有问题,有时从早到晚不说一句话,甚至流露出轻生倾向。小杜医生经常通过发微信或当面劝说,给我做思想疏导,反复解释伤口治疗的原理和治疗方案与进度,千方百计打消我的顾虑,鼓励我增强信心,配合治疗。

小杜医生还告诉我一个“秘密”,让我学习赵主任的进取精神,增强战胜疾病的勇气。此时我才知道,给我们治疗的赵主任,原来是一位身患重病的医生。三年前,赵主任的胃部出现较大问题,并且做过大手术,刚刚恢复不久,他就信心百倍的投入了工作。他要求医院不要将他当作病人照顾,依旧像以前那样安排满负荷的工作。眼下赵主任除兼职全盘负责跟腱不愈合病人的治疗外,每天还坚持做一至两台腹外或泌外手术,每周给卫校学生上十几节课,稍有空闲,便到门诊部坐诊。看赵主任目前的工作负担和精神状态,真难以想象,他是一位重症病人!

赵主任的经历和精神,给了我很大震撼!与赵主任相比,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灰心丧气,不珍惜人生,不鼓起充足信心战胜疾病呢?

6、我的伤愈有周折

山东治伤期间,我的伤口愈合颇费了几番周折。现在看来,这些周折大半属我个人的多思多虑,自寻烦恼。之所以记下来,是想给其他的病友们提供一点反面鉴戒。

还是在到山东之前,我听熟人介绍,找过武汉同济医院治疗伤口不愈合颇神的余教授。余现已退休,在汉口街道自开诊所。余教授看过伤口说,这个位置血供最差,很不容易治好,你到别处看看吧。余教授的话在我心中一直留有阴影。

到山东治疗的前半个月,我的伤口就与小陈和石头的表现不一样,他们的伤口经清创处理,血流丰富,纱布上到处沾有血迹。而我的伤口里面,一刮一个白印,血流极少。没血流就很难长出肉芽,没肉芽就谈不上愈合。赵主任与杜医生在清创换药时,常常窃窃私语,面露难色,我知道情况不好,也不想打听。但心里却很难过,悲观、失望、常唉声叹气。我这种状态,杜医生更着急,反复向我解释说,个体差异不同,你年纪大了,跟年轻人比不了,这种情况很正常,再观察几天会好些的。话虽这样说,但我还是将信将疑,心理包袱总是放不下。一直到二十几天后,伤口血流正常,肉芽开始生长,我的心才稍好受些。记得赵主任当时高兴的对我说:终于看到希望啦!

再等了差不多二十天,肉芽好不容易铺满伤口,渐渐到了愈合成熟期。正月十五以后,我的伤口开始加压,用绷带将两边的皮肤向中间挤,以加速愈合。经过三次加压,到阴历二月初的一天,打开伤口绷带,让人惊喜万分,伤口终于合拢了。愈合处上下一条线,很是齐整。我禁不住欣喜若狂,恨不得到街上大喊大叫一通,眼泪也直往下淌。那天我实在是太激动了!

哪知道,又过了五六天,再次打开伤口,发现了问题。愈合处的皮肤卷起,有分离趋向,已愈合的伤口皮肤又现出裂口。我仿佛从高峰一下跌落到谷底,全身像浸透了冰水似的颤抖。赵主任向我解释说:别害怕,没多大问题。因皮瓣边缘极易向下卷,与正常皮肤难以准确对合。解决的办法有两个,一是再次切开愈合面,重新加压对合,但不能保证成功,因皮瓣边缘仍有可能往下卷。二是暂不理它,再等一段时间,让下面的肉芽向上生长突出,将裂口填满就OK了。赵主任倾向第二种方案,我也同意。赵主任告我现在即可出院,回老家静养,这里的治疗已基本完成。

就这样,在310日左右,也就是阴历二月上旬,我从山东回到了老家。回家后不几天,我急于学走路,活动多了一些,伤口出现渗液。我十分害怕,又用微信向浩天老师、赵主任、杜医生请教,他们指示我暂停活动,用纱布将伤口液体挤出。然后买台电磁波治疗仪,每天烤电半小时,再观察一段时间。我照着做了,少活动,每天坚持烤电。一个半月后,我慢慢试着做些活动,每天增加一点量,循序渐进,伤口终于停止了渗液。伤口皮肤也渐渐愈合。

经过两个多月的锻炼,我现在已能脱拐行走。虽说步速很慢,但较之以前,已是天上人间了。至此,我算基本脱离了伤口不愈的苦海,冲出了长达九个月的人生暗夜,走向了阳光灿烂的明天。回顾这半年多的求医经历,我真正是甘苦交集,感慨万千!我是不幸的,但也是幸运的,我永远忘不了给我健康和希望的浩天揽云老师、赵主任、小杜医生这些可敬的山东好人。

注:文中涉及有些医学专业词汇及治疗理念,受笔者的知识所限,可能谬误不少,也没条件向专业人士清教,只能将错就错。欢迎朋友们指正。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陈叔写得真棒!把我们这群病友在到山东前和刚到山东时的迷茫、困惑、苦楚都刻画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也把我们在家人的鼓励下,天哥、杜姐、赵主任精心治疗下共同战胜不愈合的伤痛过程记述的十分详尽!感谢浩天康复中心天哥、杜姐、赵主任、宋阿姨!感谢我的爸爸妈妈!感谢陈叔、石头、卓哥等一众病友!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山东好人,好医多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真真切切,历历在目。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文章很长读了四十分钟。总结起来,总是给钱买难受,有钱被钱害的故事。笔者很相信那些网络上介绍的东西,相信到把生命都去交给了他们,也不相信那些就近的官办大医院,轻度的拉伤,年轻的痛几天就好的,手术不过是多条线进去绑一绑,与不动手术的没有这条线的问题,同样需要依赖细胞分列,伤才能治好的。拉伤与拉断是两个不相同的概念来的,拉断必须通过手术把断面绑好,恢复解剖前的状态才能康复和恢复功能,而拉伤不用通过手术,都可以康复的。谢谢!

 

最后希望工商、卫生、药监、公安、城管等有关部门,多去管管那些,小诊所、药店、民营卫生站、和专科小医院。要做到全面的整顿、整治、这些医疗机构该关闭的关闭、该结业的结业。谢谢!

 

              maixuzhong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关注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 kwseb
  • 2017-08-14 10:14:39发表
  • 6楼

前一段时间,兴许是成天面对电脑的原因,右眼球表面毛细血管出血,不痛不痒,没有什么不适感觉,但红红的,看着怪渗人,说心里不担心那是瞎说,于是,就去了附近的医院,眼科大夫让我先找外面的医生检查后再找她,等待了一会儿,外面的医生让我去自助血压仪量血压,然后是验光查视力,记忆力不行了,现在记不清检查了几个项目,反正检查完后就到里面找刚才的那位大夫,她给我开了一瓶珍珠明目滴眼液,吩咐我多注意眼睛休息,就完事了,总共化了几百块钱(抱歉,记不清具体数字了),其中滴眼液记得不到十块钱。

几天后,眼睛仍不见好转,红面扩大,局部还发黑了。心里不踏实,就去了趟市眼科医院。我把眼睛发病和就诊的情况跟大夫说了一遍后,大夫让我去做了几个科目的检查,也是从验光查视力开始,加做了B超并拍了片,查检完后回到门诊大夫那里,她给我开了两种四瓶眼药水。对了,她问上次就诊医生开的是什么眼药水,我说了,她笑了:真是的,那有什么用嘛。这次就诊花的钱比前一次多一些,其中眼药水一百多元。还别说,这次开的眼药水还真管用,隔天红眼就开始消退。

两次就诊加起来花了一千出头,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眼睛好才是真的好不是。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回复  谢谢您的关注和理解!只有饱受磨难走过来的人,才能更真切而深刻体验到其中的酸甜苦辣。游客6131626 的帖子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作为浩天康复出来的病友,点一万个赞!!!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关注。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厉害哈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现在的医生,良莠不荠。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小小毛病,都要花上千上万啊!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医者仁心。

--
星星在天空划过没有留下痕迹,但此刻已经不同。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 晓凌
  • 2017-08-15 10:04:24发表
  • 14楼

病急乱投医是不可取的,有病到正规医院里去医治,不要走邪门歪道,其实象楼主所介绍的情况,武汉的医疗条件,完全可以胜任解决的,根本用不着千里迢迢,从武汉到山东青岛。白化了许多冤枉钱,费时费工不说,还耽误了病情,多受了许多的痛苦。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身居武汉却自愿辗转千里去县城小医院求医,真有点莫名其妙。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 晓凌
  • 2017-08-15 10:50:09发表
  • 16楼

其实楼主介绍的跟腱断裂,并非是什么疑难病症,而是极其普通的常见多发,尤其在运动员队伍里,这病发病率极高,一般专科医院均可处理的,我想地处中原的武汉地区,这方面的专科医院,完全能够处理好此类常病多发病的。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厉害哈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 kwseb
  • 2017-08-15 12:02:57发表
  • 18楼

现在的一些医生基本上依赖检测(验)仪器和检测(验)报告,让人怀疑是不是有动脑筋去对症治疗下处方,有些伤病是必须清楚其来龙去脉(因果)的,没有确诊、找准治疗方案,难受的是病人。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看了后,觉得笔者写的很生动,更与笔者对院对医的评判,有共鸣。


  牢记笔者治疗“跟腱有部分断裂”的“清创”、“建造生肌”、“肉芽生长”三部曲,真是久病成良医,一点没错。


  让我们大家记住“某某康复治疗中心”,以后凡是认识的周围人,有这类疾病,就介绍去哪!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回复  晓凌 的帖子:

  谢谢您的一再关注。跟腱断裂与跟腱断裂术后伤口不愈合是两回事,难治的是后者。实事求是说 跟腱断裂术后伤口不愈合较少,恰如彩票中奖一样,我不幸"中"了。不仅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周围的人同样不理解,他们也不相信大武汉的医院治不了小伤口,更不理解脚伤病人的痛楚。在武汉,我去过同济、协和,还找过同济退休老教授余教授,他曾是这方面的神医,现在汉口自开诊所。起码就我的视野范围和就医体验,在本地我没看到希望。治病求医,如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弃近图远?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4615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