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法国大选,又要飞出“黑天鹅”?

  • 初见小苹
  • 等级:白银
  • 经验值:5038
  • 积分:0
  • 1
  • 9495
  • 2017-04-24 11:11:04

当地时间4月23日,法国举行总统大选首轮投票,几乎全球媒体的目光都聚集于此,欧洲各国的政治领袖、商界精英更是屏住呼吸,焦虑地等待大选结果,唯恐再次飞出一只“黑天鹅”。

这次选举之所以备受瞩目,一是因为它关系到欧洲未来的发展方向;二是被看作一次对西方政治体制的信任投票。

参加大选的11位候选人中,真正有能力问鼎总统宝座的其实只有四位候选人:菲永(偏右派候选人)、马克龙(中间派独立候选人)、勒庞(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梅朗雄(极左翼候选人)。引发国际社会担心的是勒庞和梅朗雄的可能当选,因为两者都主张弃用欧元、退出欧盟,在移民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也有悖于欧洲的主流价值观。由于法国是欧盟的核心创始成员国,一旦这两人中的一位当选,不仅会引发国际资本市场的剧烈动荡,对欧盟更是重重的一击,直接影响国际格局的变动。

“四强”支持率接近

民调显示,“四强”的支持率非常接近,数字上的差别都在统计误差的范围内,谁都有当选的可能性。由此这次大选也被称之为法国史上最难预测的选举。

实际上说“最难预测”有点言过其实,主要是各路分析师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这两个大事件的预测中被弄得灰头土脸、市场信誉受损,所以,无论媒体还是专业人士都对选举结果预测三缄其口,避免再次“误判形势”。而那些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头面人物”,也吸取了上次英国“脱欧公投”的教训,虽然他们心里都暗中支持亲欧的马克龙,但也不敢再公开表达立场,以免被民众反感有说教之嫌,反而帮了倒忙。所以,与之前不同,对此次法国大选非常明确进行预测的,少之又少。

纵然如此,本文仍有兴趣进行一下简单的分析预测。这个“勇气”来自于读书时一位老师在课堂上所讲到的关于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肯尼斯·阿罗的一段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阿罗曾受雇于美国军方的气象部门,担任天气预报员。他和他的同事们在进行了大量的大气资料分析后,最终无奈地意识到,预报一个月以后的天气是徒劳的,那无异于碰运气。于是他们就向上司反映,要求不再做类似的预测。

然而他们得到的答复却是:“总司令完全清楚预测是不准确的,但是他需要这些预测供计划之用。”也就是说,错误的预测要好过没有任何预测,因为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方向感。对法国大选的预测就类似于对下个月的天气进行预报,虽然碰运气的成分居多,但国际社会仍然想在黑暗中摸索前行时有一个思考、应对的方向。

极端思想难在欧洲生根

笔者倾向于认为,勒庞和梅朗雄当选的概率很低,法国这次大选不太可能发生什么令人震惊的变化。与英美强调个人奋斗,以“赢得彻底,输得也彻底”为原则的自由市场经济不同,欧洲大陆国家实行的是“社会市场经济”,强调市场竞争中人与人之间的社会责任,以税收的方式让分配更加公平,提供平价的教育,通过社会保障制度为那些在劳动力市场暂时失利的人提供喘息的机会,确保那些资质平平的人也能过上相对体面的生活。所以,欧洲大陆国家的贫富差距虽然也在近年来加大,但相较英国和美国,还是缓和很多。

欧洲的福利制度虽然长期以来饱受诟病,但该制度也对解决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不平等问题起到了关键作用。诸如西班牙、希腊等陷入危机的国家,其18-25岁青年的失业率一度达到50%,但社会仍整体保持了稳定,极端思想很难变成具有颠覆性的社会运动,其原因也在于此。何况,选民担心的移民和恐怖主义从本质上看都是跨国问题,因此需要通过国际协作来解决。欧洲联盟恰恰在解决这一问题时比单个国家具有更多的优势。反欧盟,并不能真正赢得主体选民的支持。

面对不确定性,预测很大程度上是碰运气。万一勒庞或者梅朗雄当选,法国真就可能退出欧盟,弃用欧元,那么再然后呢?欧盟也许会解体。欧盟本身就是一场制度试验,既然是试验,当然也可能失败。即便如此,欧盟确保了欧洲战后60年的和平与繁荣,历史教科书里,肯定会留下痕迹。

作者:赵柯

来源:新京报

--
犹记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495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帖子附图:
帖子附图: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495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