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程世农散文,黄泊河里的打渔船

  • qinduo
  • 等级:陶瓷
  • 经验值:852
  • 积分:0
  • 0
  • 16242
  • 2017-04-21 15:43:57

黄泊河里的打渔船

作者:程世农

记得在冬天的时候,不小心走到了小溪塔街边的黄泊河边,看到一条打渔的小木船安静的在河边泊着,心里就想到这是一幅图画,于是就有手机拍了出来。画面是这样展开的,首先是一条戴篷子的乌篷船进入视觉。按常理,一条船就是一家人,这就是水上的人家,就是移动的家,就像房车一样,可以自动的漂移。我对打渔的木船在水面上的样子有一些着迷,觉得这是一幅非常好看的画面,每次走到大河边,我心里总想看到木料的打渔船,心里觉得有打渔船出现的水面,水才不会孤单。小渔船在离河岸边三四米的地方飘着,有一根细缆绳拴在岸上,这样不至于让船随意的飘走。在这绿色的水面上,四周是城市的高楼,唯一一方面的宁静就是在黄泊河里的这一条小木船,它现在安静得弄不出一丝水花,它静静的停在水面,仿佛它是水面上的安静的一部分,是安静的一种标志志的小渔船就这样走进了我的思维。

我忘记了我是怎能样的走近这条小渔船的,大约是在一个冬天的某一个上午,这是肯定的,我当时走在河边,看着河边的水清清的,绿绿的,一条带蓬子的木打渔船,在水中的样子,让我的思想在此时想到这就是宁静中的宁静。我也想到经过桐油泡过的船帮,在水中的岁月应当是多少年,或者有效期是多少年,这是我的心里在这样问,但我并不想找机会得到真正的解答,我也只是想了一下,我内里想得到到的回答,但现实中却无法得到更准确的回答,我只好怏怏不乐的想到下一个问题,比如,在这条船上,船主们生活在船上,他们就是水上人家,他们在打渔的时候,他们得到的快乐不一定是打到了一大网渔,并且捞取来到集市卖出价,这是船上渔民心里最快乐的时间,最快乐的渔夫,最快乐的一个小家在渔船上安放,这就是水上的故事性节,也就是和小说有关的故事情节;我的设想并非空穴来风,我想大约更多的故事就是从静中开始的,如同哲学。

在小木船边望着小木船,虽然这时的小木船离我也就四五米的距离,但我却没有理由走进去,这也是陌生和熟悉的原因,我因此也只能是一个陌生的人在想着陌生的船上的家,觉得我应当是这样的,多想有一些了解这样的家庭多好啊!心里所想,也是在心里滴咕,也就是不能外露。离岸公四五米距离的小木船,它自已也不可能知道,它此时就是一幅画,一个在水面上不可少的元素,尽管这条船随时就可能离开我的视线,但我在这样的冬天里,感受到时间中的安静,首先是从这条小木船开始,一条打渔的船,让我也想到小渔船上的私生活,心想到船上的爱情,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呢?我问我自已,我想找到答案,但事实是我在河边只是注意到这条小木船的安静现象,我却没有去想更多的打渔人的故事。

按常理推理,黄泊河里的水上讨生活的人家在过去很多,这中间理应有故事和传说通过民间传递下来,但事实是本地人的我却没有听到过黄泊河上的打渔人的故事,现在有的,只是在冬天里的一条船泊在水中,离岸不远,却让散步者发现时,大多认为是一条船在水里,却不会去想船上的故事和船上的爱情,更多人并不关心船上的人在船上的生活,如果有人关心一条在冬日里的小木船,一定是这个人喜欢美学,喜欢画面中的宁静,;才会发现,才会有结构里的想法,想到记录下来这样的现场,在这样的场景里觉得发现了美就在身边,就在黄泊河的安静的水里。是等待中的安静,还是上午阳光里下的安静,黄泊河在安静中也让一条小木船安静的泊在岸边不远处。或许是黄泊河的水面平静的样子,让一条乌逢的小木船也格外安静的样子连接了我的内心,我于是决定在这里感受一下这条船的安静,我没有去想,不止是我会有这样的感受,事实上有艺术细胞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发现这样的安静,发现这样的美。

似乎是在小溪塔的城标的河边,在三峡高中的斜对面,这条小木船在河岸边独自的停留,是去是留没有更多的人在意,如果我看着它离开,我会目送它远去,直到再也没有它的影子;当然,这是一条安静得有模有样的小木船,安静的在我的视线里存在,也让我觉得这样的冬日的一个上午有了意思,那就是我发现了打渔船的美,发现了安静的黄泊河河面上宽阔的水面上呈现出来的是小木船很静的浮在水面上;如果在一部电影里,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构图,也是非常好的现场镜头,上银幕可以打动更多人,如果不上银幕,只能打动我和少数的人,我这样想,我这样用心来发现,这条船在安静中显现出来的画面,好像是和我来了一次非正式的约会,让我单方面这样想,我是有理由的,这不是画面的理由,这是线条中的理由,也就是在水平面图上,一条小木船很安心的停留过程,这其中的静,是最能引起别人注意的,也就是动的人喜欢静的事物;那么静的事物就会喜欢动的事物。当我对这一条小船暗自打量时,我发现我痴呆的样子时,我才想起要拍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主角就是这条小木船,在这个冬日里的上午,它安静的停在面前,让平静的河面上有了情节,仿佛它就是一幅安静的图案,在我的视线里展开,在我的视线里静静的等待出发的时候。

冬天的黄泊河里很少有一条小木船出现在平静的河面上。不像是春天里,禁渔期间,河道里会涌现很条小渔船。正是在冬天的深处,或许也正是初冬的时节里,小渔船出现在平静的黄泊河里,让人联想到一条小木船的孤独,和城市的高楼相比,小木船在河岸边的浅水里,这样的停留,岸上的人们只能猜测,得不到一个真实的线条,只有小木船在水面上,看上去像是一种孤独的船,在黄泊河道上安静的停着,似乎在等待着人们的发现,这种发现就是美就在身边。也许我们每天都会有机会守护一种在身边的美;这种美就是在发现,比如,发现了就会有感觉,有了感觉后就会拍照,拍一条在黄泊河岸边的小木船,这本身需要有艺术的细胞,否则你就没有感觉,也就无从的发现面前的美了。

在小船的视觉上看岸上的人,我想,小船里睡着的是船主,他也许还是在梦中。也许,现在的此时,小木船里没有人,是一条空船,在这里只是在守候主人,并没有其它的意思。但是在平静的水面上,呈现出来的一条小船,得到了别人的关注,这也许就是小船的胜利,以平静的心态面对一些目光的扫射,还能安静的娴雅那样停在黄泊河的岸边,如果按脚步去丈量,也就只是离岸十多步远,却仿佛隔断了岸上的人。因为小船里的样子只能想象一下,我也这样想过小船里有被子,有做饭用的锅碗和锅铲盆子,还得有菜刀和筷子;我尽情的想像着船上的家什,觉得小船就是渔民的家,作为一个在水上的人家,生活用品是必须有的,也不能少了什么。一条小渔船本是就是一个移动的家,也是一家人讨生活的工作平台和家,要想置出这样一个家,我想,这也是一件极不容的事,那得打多少渔才能有一个这样的家,或者是得一两年的时间,才有这样的一个移动的家,这就像是陆地公路上跑着的房车。

我想到这条船作为一个移动的家,在风里来雨里去,在波浪上讨着生活的难处,是我难于想象出来的,因为在现实中我还认不到在小船上居住的打渔人,似乎在我的身边,也没有听说过他们的故事。我曾经有过那么几回想过黄柏河里的打渔人的生活,那是在街道上看见有人挑着担子,担子里的大小不一的渔沿街叫卖声传来,我于是想,这个卖渔的人可能就是打渔人吧?打渔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样子,对于这样的猜想,我只能看见卖渔人就想到他们是打渔人那样可笑。因为,我对渔民这一行不了解,只能能凭感受。我也曾想过到渔民的码头上去看渔民和渔贩子的交易,但也只是心里闪念了下,却没有再有这样的想法。现在我在这黄泊河的岸边,望着一条在冬天的小渔船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内心有一些少有的激动,觉得这是发现的美,于是,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其主线就是一条小木船,在黄泊河里,水面的宽度约有一百米,这条小渔船的最宽处也就是一米三,长度约为十米,泊在冬日的河岸边,我定格了这幅画面,觉得这样的画面有意思,我于是拍出了这样一张相片,想存在手机里随时翻看,但事实是不久的一天被我无心的删除了;后来有时候想起,觉得自已应当存起来最好,但是失去了却想存起来,仿佛是晚了一些。

当另一个冬天又一次的让我联想到黄泊河里的小木船时,我就曾想再到黄泊河边去看一条小木船在冬天河面中的样子;我也想过哪有那么巧的事,冬天的黄泊河里很难再现一条孤独的小木船停在水面,要有,若大的河面上也是好多条小木船那才是事实;我凭着我的想象力,在冬天的上午,想着小溪塔黄泊河边的小木船,我就得抽一个上午和一个下午到小溪塔的黄泊河边去看河面有没有一条小船孤独的停在离岸四五米的地方,我心里老这样想,在想的过程中,我并没去,但这个冬天会不会有小木船停在河面上呢?我心里又总是这样反问,其实也是想知道有这样一条船还是原样的停在冬天黄泊河的水面,我心里的期望,我也晓得这也不是什么现实,觉得在冬天再一次的重现一条小木船在黄泊河的水面上,这是极为不现实;这也只能是我内心里的想法,也是我心里的一厢情愿罢了。

我在快忘记了黄泊河面上的小木船的时候,心里也不再想见到这样的场面时,我的一个亲戚,她的微信里出现了黄泊河里的小木船,我问她是手机拍的吗?她说是的,我说我也拍过,在冬天拍的,而你拍的时候,时间是在初春,她说是的。这样,也算一个理由吧,我又一次的想起了黄泊河里的小木船,想起了过去的冬天的一个上午,我在黄泊河边看到一条小木船时候的心态,于是决定停下来的脚步;我其实还会想起,我双脚并拢时候的样子,我想以这样的姿态望一条河面上的木船,大约是怀着致敬的心态。其实内心迫切的想再次来到黄泊河边,去看春天里的小木船,这样想的次数多了,春天又过去了,现在到了夏初,我决定找一个专门的时间,到黄泊河边,望河面上的诸多的小木船,因为此季节还是禁渔期,大多数小木船,自带动的,自带帆,还有摇橹的小木船,应当都集拢到黄泊河小溪塔段,我想这时的河面上是一幅泊有很多木船的河面,一定会很有意思。

事实是我的一个表侄女拍的一幅相片,在她的微信里放着,我看了,我才想起我本来也是想写一篇文章的,但是想法却并没有实现,在我几乎快忘记要写一篇文章时,我表侄女的相片让我感受到一条小木船在黄泊河面上的出现,显然就是美学,还会是美的美术。固然,黄泊河里的小小木船现在大多是动力的木船,但外型却还是百年前的样子,没有改变任何造船的过程,改变了的只有木船上的动力,而摇着橹去打渔的小木船在在长江的支流里大约完全没有了,因为小木船有了动力,就可以走得更远,如果摇橹,那只能在小水库里出现了。现在,在黄泊河小溪塔段的河面上,小木船都有动力,都能够远行千里;如果用橹来摇船,那么最远也不过方圆数里。

现在,窗外面还在下着雨,我因为在雨中又一次的到了黄泊河小溪塔段,我觉得就是在雨中,我能更好的感受一下在河面上的小木船。我在雨中想到一个地方,那就是来到黄泊河边,在天将黑的黄昏,我撑了一把较大的花格雨伞,来到黄泊河边,我看到了很多条鱼船在水面上停泊着,雨水很大,河边没有一个行人,只有我一个人在看着面前的渔船,望着渔船在雨中淋着雨,望着河面上除了渔船还是渔船,当然全是木船,不信你可以自已去看,骗你我是小狗。

就是在这样一个下着大雨的黄昏时,我一个人面对的黄泊河面,河面上有了许多条带着动力的打渔船;在河面上停泊,离岸仅四五米。我想,我这时在雨中望中水面上的打渔船,心思往年冬天看见的那一条打渔船,现在是否会在这些船的行列里呢?我想应当在,现在还是休渔期,找渔的船不能出去捕渔,只能在黄泊河小溪塔段的河面上停泊休憩。在雨中,这些打渔的人显然是上岸了的,我于是想到码头文化,在休渔期时,这些渔船的主人,他们是怎样娱乐的,如果在雨中,他们除了睡眠,还会到岸上的超市去,还会到亲戚家去说一阵话,我想更多的是他们的家在船上,但他们的小孩子在岸上,一定不会在放学后到船上住,除非临时有事才有这样的可能。想到要在打渔船上生活;想到出没在风里,出没有波浪上的生活,这也是我心里想知道的一种生活,心也想要是有一个熟人是打渔人多好啊,这样,我就能更多的了解黄泊河中的打渔人的生活,理解他们守着船;还在小木船上的生活,是怎样的情景,想归想,只是在雨中我能集中自已的思维这样想,但也会望着河面,心想,这样的画面让小溪塔的年代呈现出了新旧两种对比,因为在这里还很容易看到木船在河面上集体的呈现,如果不是机器的动力,这些渔船还是和两百年前的渔船一样,没有任何改变,改变了的,只有只柴油机动在船尾挂着,尽管破坏了传统,但能走得更远;其实哪条船不想走得远一些呢?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16242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