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陶然忆旧——漫步京城

  • 北京一闲人
  • 等级:钻石
  • 经验值:141721
  • 积分:0
  • 4
  • 4299
  • 2017-03-21 12:01:10
陶然忆旧——漫步京城




1956年至1960年,我几乎每天都要去一次陶然亭公园。因为我读书的学校(北京师专)离这里很近,往返也只需一个小时。但我对陶然亭公园之所以产生特殊的感情,还在于这个公园具有十足的田园风味。

半个世纪前的陶然亭公园,四周只有断断续续、已经生锈的铁栅,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出入。连园门也很简陋,而且大多时候无人把守,当然也不收取门票。几年后虽然收费,门票也只需三分钱。此园远远看去,高处像个被树木包围的土丘,像个山寨;低处像个清潭,像个荷塘。此外,人文景观至多像一组颇为古老的亭榭。也许正因为它有朴拙之意,古风习习,我格外喜欢它。假日里与风华正茂的四五同学、三两朋侣到这样的空间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或在林中听蝉、水畔观鱼,大有其乐无穷之感。

陶然亭虽然有浓郁的田园气息,但只要你入实入深地走进它,就会发现它无论是自然景观还是文化意蕴,都很耐读,而且不乏雅趣。

举例说,它虽然只有一个小小的湖泊,船坞上只有少许的船只,但湖水清澈,荷翠莲鲜。租船时,每小时也只需四角钱。三四个男女同学坐上船,就可以乐悠悠地在湖水中,在荷叶的缝隙中,且划、且笑、且唱一番。如果是星期天,“机灵”的同学还可以在船上玩一天,事后将船停放在僻静处,上了岸便走开了,不用去交船交费。此事虽不可取,但念其年少者多不安分,留待多年之后同学相聚时当作笑谈吧。

陶然亭公园中有个很有名的古刹,叫慈悲庵,我曾多次拜谒。为什么?因为它牵涉了不少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戊戌变法的发起人康有为、梁启超,曾在此讨论过变法。李大钊、毛泽东、邓中夏、周恩来,也曾在此开展过革命活动。如李大钊领导的少年中国学会,毛泽东、邓中夏加入的革命社团“辅社”,周恩来领导的天津觉悟社,上述的人都曾在慈悲庵相聚过。

陶然亭中我时时凭吊的圣物,是大才女石评梅和烈士高君宇这对情侣的墓碑。我对这两个并立在一起的墓碑之所以尤其动容,原因之一便是因为我是文人,崇拜的对象也与一般人不尽相同。

对陶然亭公园格外生情的人之中,纨绔子弟、千金小姐很少,因为他们的兴趣是游名园、赏胜景。频频来到陶然亭的人之中,十足的文盲、愚民也很少,因为嫌这里平凡,认为无可观处。所以对此极有游兴的人,往往多多少少有一点雅意。那时陶然亭最有名的饭店是瑶台饭店,最有名的饮茶处是抱冰堂茶厅。而平平常常的茶馆,即花上一角五分钱就可以坐上一日的茶馆,也有好几处。无论是有钱人到瑶台饭店饮好酒,到抱冰堂茶厅饮名茶,还是到级别很低的茶馆闲坐,那样的人大都以聚谈与文趣有关的事为主。这其中有年轻人,也有老年人。尽管那些人之中,很多只是一般性的粗通文墨者。

与那些地方相比,最让我羡慕的是一个名叫云绘楼的建筑,因为其中有个挂了牌子的“青年文学创作室”。可惜进门时要凭证件,我的资格不够,故而却步。

当年频顾陶然亭,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今天的陶然亭公园已经大大改观,颇有现代化风采。但我对当年田园式的陶然亭公园的缅怀之意,仍是有增无减,故而以诗志之:遥忆当年少壮游,如今朋侣尽白头。幸在梦中仍不老,夕拾朝华亦解忧!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299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 excel20
  • 2017-03-23 07:29:50发表
  • 1楼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299 个阅览者
  • Keler
  • 2017-03-25 19:06:08发表
  • 2楼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299 个阅览者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299 个阅览者

顶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4299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