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1961年两个25岁年青人的创新

  • 珞珈山下人
  • 等级:黄金
  • 经验值:16776
  • 积分:0
  • 134
  • 93636
  • 2016-12-28 09:22:50

董蕴美,科学院院士。1936年3月4日生于云南昆明。1956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数学系。领导我国第一个可运行软件系统的研发。

谢奇光,警监。1935年12月25日生于广西容县。1958年提前毕业于武汉大学数学系。完成我国第一个可运行软件系统的总装和总调。

因作出了特殊贡献,董蕴美于1963年提为助理研究员,谢奇光于1964年提为助理研究员。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训练班结束后,部分人留在计算所进修。谢奇光也留到软件组。编程、上机基本功比较结实。

前面这些帖子,介绍了谢奇光知识不广:大学3 年,学了一年的专业最基本最基本的知识,学过的知识结实。农村出身,山里孩子,未受管束,思维乱跳。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董蕴美与谢奇光正好相反。昆明城里人,天资聪明。书香门第,家教严,非常勤奋、循规蹈距。从小学到大学,成绩位列前茅,现在叫学霸。用功到什么程度?初中就把几万字的英语字典倒背如流。所以,他的英语好,能到手的英语杂志翻个遍,了解国外相关专业动态。

董蕴美1956年吉林大学数学系以优异成绩毕业,时年20岁,年小有为。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计算所从事科学研究,攻关计算机技术。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1956年以前,没有国内培养的计算机人才。国外学成回国的也没几个。为了培养急需,刚成立的计算所开办第一届计算机训练班。数学班由北京大学代办。学员为计算所新分配来的各校高才生、其他单位从事计算机工作的人员、名校3 年级结业的高才生。是我国计算机界“黄埔一期”。他们是我国发展计算机事业的栋梁。

董蕴美当然也在其中。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1957年,董蕴美从训练班结业,回到计算所。那时,计算所没有计算机。因为中苏关系还好,配合计算所的计算机研发,苏联派专家来计算所讲课。其中,有苏联由叶尔晓夫领导的团队研发的软件资料。由耿立大翻译成中文,资料名为“快速计算机编制程序的程序”。这是以苏联算子法语言编程的编译程序。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计算所程序组+ 15位训练班留计算所学习的学员(谢奇光也是),1960年,接受搞编译程序的任务。开始时,与杨芙青、陈坤球领导的北大学生一起讨论。到实施阶段,就由计算所程序组+ 15位训练班留计算所学习的学员完成。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1959年,谢奇光留下来学习软件研发,所以,到计算所程序组上班。那时,计算所科研大楼盖好了,但宿舍没盖好。所以,训练班留下学习的学员大部分还得住香山公园。前面说过:“处在几百米高处的山脊,早上起来,用山泉洗脸,清凉清凉。晨风一吹,氧气朴面涌来。舒坦!”好地方。那时是夏天。到了冬天,优点变缺点。

晚上,下班后,计算所用班车送到香山公园。下了车,从小路往松林别墅爬。一路北风劲吹,透骨冷。松林别墅地处风口,没有暖气。南方来的,比如上海复旦大学的罗文化,....。他们从来没有这么冷过。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1959年,计算所在中关村58号楼还有两套没分的家属房。临时给来计算所学习的训练班学员住。罗文化是党员,住香山。谢奇光那时不是党员,照顾住58号楼。

58号楼在计算所办公楼西边,出门、过马路、隔一栋楼就是,很近,上班两分钟就到。那时,58号楼刚盖成,水电有了,暖气还来不及安装。计算所为了解决暖气问题,请人为每个房间生个炉子。下午6 点生火,一炉子煤,到9点就烧完了。谢奇光他们晚上10点回去,炉灰都凉了。不过,比之住香山好多了。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那时,谢奇光他们的生活单调,叫做“一点两面”:食堂一点,宿舍、办公室两面。中关村西边的海淀有电影院,没有去看。

计算所大楼与数学所共用。5 楼和4 楼一半属数学所,其余归计算所。华罗庚、关肇直、....等大数学家常可见到。陆启铿、王元、陈景润等,那时年青,上班进大门常见。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5 楼和4 楼一半属数学所,------------更正为:5 楼半层和4 楼一层属数学所。

计算所虽然多占,但实验室多、人多,特别是训练班到计算所学习人员。所以,办公室很不够。像谢奇光所在的程序组,20多人挤在一个大办公室里。谢奇光哪个小组4 个人,4 张桌子放在一起,人坐两边。好在书籍文具少。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计算所虽然人才兴旺,人多势众。但比之数学所,差了好几个档次。数学所有华罗庚、吴文俊、关肇直、....等国际知名的大数学家,还有陆启铿、王元等成果显赫的青年才俊。

计算所有什么人呢?除了几个从国外回国的计算机硬件付研究员外,就只有一个从数学所过来的不知名的冯康付研究员。还有几个从别单位调来的实习研究员,如数学所来的许孔时、魏道政、...等。没有中层骨干,即没有助哩研究员。绝大部分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计算所程序组也一样,最高级人才就是董蕴美那一批,也就是说,全是刚从大学数学系毕业不久的实习研究员。他们在1957年听了介绍叶尔晓夫的算子法的编译程序的书的手稿,1958年,该书俄文版出书,他们重读该书。那时,计算所还没有电子计算机,所以,他们无法在计算机上实验。于是,他们根据书中的算法画出框图,用“人加黑板”当作计算机“执行”。这种模拟太累、太辛苦了,外行人不清楚。谢奇光说,他知道个中滋味,因为他也干过。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用“人加黑板”当作计算机“执行”。这种模拟太累、太辛苦了,外行人不清楚。谢奇光说,他知道个中滋味,因为他也干过                                                                                          ------------------------------------

那是在香山公园松林别墅的时候。104机试用期,分给的机时少,几天才有一次。闲在香山的时候,班长李作勋就安排人工模拟运行程序,为的是减少上机次数。也是“人加黑板”当作计算机去执行程序。人是“控制器加运算器”,黑板是存贮器。从程序头上起,一条一条指令执行。注意,不是现在编程语言的语句,而是用16进制写的机器码。每执行一条指令,把结果记到黑板上。程序循环重复,人也跟着循环重复。比用手摇计算机算题还繁。

李作勋是个好班长。华中师院学生,党员。1959年,华中师院要回去。1961年回炉,毕业后,因华中师院不搞计算机专业,分配回广西,到他家乡临桂县教课。浪费了一个计算机专才。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谢奇光他们这十几个第三届训练班结业到程序组学习的人员,1959年9 月到组。在计算所程序组老大哥带领下,参与解算国家建设中的课题,参加该组开展的“程序库”的科研工作。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1959年8 月,由计算所耿立大翻译的叶尔晓夫的《快速电子计算机编制程序的程序》一书中文版出版。谢奇光他们这十几个人,人手一册,1960年开始读这本书。虽然算子法语言只是研究逻辑的科研人员会用,其他人很不习惯。而且,该编译程序接受的是十六进制编码。但是,它对于完全不知道编译程序的谢奇光他们,却是难得的比较系统而详尽的好书。对他们编写104机的编译程序起了决定性作用。

这时,104机已正式交付使用。所以,他们不用他们的“老师”们那样人工模拟了。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1960年夏,科学院中关村81号楼建成。训练班到计算所学习的外单位人员,从58号家属楼和香山公园搬到81楼住。不用天天奔波,冬天也不会冻成冰棍了。过上科学院的生活。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1960年代,中国的计算机既少,所以也很昂贵。主要用作科学计算。苏联叶尔晓夫的算子法编译程序虽然比较详尽,但是不适合科学计算。1960年,董蕴美时年24岁,他肩上的担子之重,与他年龄之青,明显不匹配。好在他英语好,而国家花外汇订购西方主要计算机方面杂志,放在计算所图书馆,使他能涉猎西方当时的动态。所以,1960年上半年,计算所程序组学习有关科学计算的FORTRAN语言的文章。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董蕴美面临很大的困难。算子法不适合科学计算,不好用。西方的FORTRAN虽适合科学计算,但有两大缺陷:一是资料很少,二是他适用于卡片输入,而我们的是穿孔纸带输入,两类不同的输入方式,不够好。当然会想,糅合两套方法,取长补短,得到一套比它们更好的方法。好是好,但还得做许多科研工作。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我国计算机科学家脑子并不笨。外国人能想到的,中国人也可独立想出,不一定要从外国资料学来。例如,1960年,我国一位24岁计算机科学家,从需要大量数据进行计算的算题中体会到,外存(磁鼓磁带)数据影响计算速度太大,想出一个解决办法:联想存贮器。今天的电脑操作系统的实现就依赖联想存贮器,够前卫了吧。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想归想,但是做不出来。那时,计算机是用电子管做的。现在年轻人不知道电子管。不过,还有电灯泡。电子管就是一个电灯泡,只不过电灯泡芯子是电阻丝,计算机用的叫二极管、三极管,芯子复杂多了。做个联想存贮器,需要上万个电子管,体积大不说,最大问题是不可靠。

我国这种硬件落后的状态,经过50多年,还没有解决。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又比如,框图是编程使用的最方便、最直观的方式。1960年,我国年轻计算机科学家研究了利用框图作为计算机编译系统的编程语言的问题。当时,也是因为硬件原因没有实现。但是,这是很有前途的方向。硬件还不能很好适应。软件系统已有人开了头,就是中科院软件所已故院士唐稚松研究员的XYZ 系统。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93636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