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左侧导航栏
  • 论坛声明:本帖由网友上传,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原创 精神需求及其矛盾性

  • dk168
  • 等级:木质
  • 经验值:356
  • 积分:0
  • 24
  • 36590
  • 2017-10-11 22:20:17

当人的基本物质需要满足之后,会逐步地趋向于追求精神生活的满足。但是往往也是在追求精神生活满足的过程中,逐步的趋于散漫、衰落、崩溃。一个国家在经过经济繁荣的承平之治之后,会迎来文化的繁荣,但是在文化的繁荣背后往往蕴藏着国家衰落的种子。个人在经过物质需要逐步满足之后,也会趋向于追求精神生活的满足,但是在精神生活的满足在达到高点之后,人性会逐步的趋于散漫、衰退,甚至倒退。显然,国家、社会组织或者个人,在追求精神生活满足的过程中,会面临很多新的、难以解决的问题,最终在这些问题的阻滞之中趋于衰退,并且在衰退过程中还伴随着物质财富的大量损失。


物质财富的损失,会带来精神追求的振奋;精神需求的衰落、倒退会带来物质财富的损失。可以说,精神追求是人的更为根本性的追求,在某一阶段可能外化为确定的、看得见的物质追求,但在其他阶段在表现为精神方面的追求。物质追求实现难度不大,有很多积累的经验可以参考;但是精神追求比较复杂,各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特色,个人也有自己的特殊情况,其难度更大、影响也更为深远。


现代人的精神需要可分为四部分:意志的实现、积极的情绪、自我意识、良好状态的持续。其中,意志的实现、积极的情绪,可以算一个核心,二者共同组成人的理想生活状态。


自我意识,代表了“人”的存在,有了这个“人”,才有对理想生活的追逐。包括两个方面,自我区别于外物的独立性感觉和自我对大脑内部其他信息的调动、整理、掌控能力,前者对应于积极的情绪,后者对应于意志的实现。意识清醒的时候,像一点烛光,照亮的范围远大于模糊的时候,即所意识到、注意到的大脑储存或者从外部接收的信息量远大于模糊的时候。


自我意识,犹如树干、树根;意志的实现、积极的情绪犹如树枝和绿叶。有了自我意识的存在,才有了“人”,进而“人”对意志的实现、积极的情绪赋予价值,并积极的追求。


良好状态的持续,则是这种理想生活状态的延续。


点赞


  • 分享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网友回复

  • dk168
  • 2017-10-12 21:50:04发表
  • 1楼

我们所在的社会组织,除了给我们满足生存需要外,还有发展需要、精神上的需要,结构非常复杂,而人类社会外面的自然界,结构稍微简单一点,基本上只有维持生存一条主线。可以借鉴生物界的结构,来寻求最优的封存策略。


在此,可以把自我意识带动下,达到的意志实现和积极地情绪,作为我们的生活理想。


先从微观方面考虑。


当我们想到生态环境时,会立刻想到绿色的植物和奔跑的动物,实际上在这背后都是生命力在驱动。我们追逐的生活理想,犹如自然界的植物动物的生命力。


首先这种生命力可以分为两类,植物拥有的和动物拥有的。植物生命一般较长但是难以活动,生命的活力小;动物生命短但是可以移动,更能释放生命的活力。生命活力可以分为生命维持时间较长的,和生命活力更强的两种类型。


我们的生活理想,至少也可以分为两类:理想的满足时限较长的,理想的满足程度更为强烈的。


第一,理想的满足时限较长的。比如,家长承担的家庭责任,可以持续数十年,这个责任的实现过程可以长达数十年,中间同时也伴随着责任实现和理想的满足。即我们整体生活理想中的这一部分,其持续时间可以长达数十年。比如,我们事业、工作的成功,可能也需要几十年的不间断努力,在这个不间断努力的过程中,随着成功的一步步实现,我们这一部分的理想也在不断逐步实现,不断地得到满足。这种理想的实现期限比较长、理想的满足时限也会比较长,但是当我们细细回味这种满足状态时,内心会觉得很欣慰、很充实等等,显然不够激烈,不像漆黑的空间里灯突然亮时给人的惊喜之感,似乎活力不太足。显然,这类似于植物的较长的生命期限。从另一方面讲,植物犹如生物界的基石,给其他生物提供了最基础的能量来源。像安定的生活、维持温饱的食物等等带给我们的平淡而持久的满足感,可以说是我们追求其他理想时的基础。我们这一类的生活理想,犹如整个生活理想里的绵绵无尽的溪水一样,充分显示了我们的理想带给我们在时间延续上的活力,其他的理想都以此作为自身满足时限长短的标尺。


第二,理想的满足程度更为强烈的。当我们玩一些很激烈的游戏、看一些无厘头电影的时候,或者其他比较刺激的事情的时候,情绪会被很快调动起来,但是很快这种感觉就会消逝,甚至过后再想起来的时候感觉索然无味,进而不愿意去回想。像前文里讲的,水浒传中高球的义子整天做的就是这一类的可以让人瞬间高兴起来的事情。这种活动可以瞬间、快速点燃我们心中的能量,让整个人瞬间充满活力,犹如一堆柴草瞬间轰的一下全着了。显然,这类似于动物的追捕、跳跃时充分释放的生命活力。从另一方面讲,动物尤其一些食物链顶端的动物,犹如生物界的最绚丽的花朵,最大程度的展示生物界生命的光辉和活力。我们这一类的生活理想,也是如此,充分显示了我们的理想带给我们最大化的满足时的感觉,其他的理想都以此作为自身满足程度强弱的标尺。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自我意识,犹如树干、树根;意志的实现、积极的情绪犹如树枝和绿叶。有了自我意识的存在,才有了“人”,进而“人”对意志的实现、积极的情绪赋予价值,并积极的追求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关注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3 18:41:32发表
  • 4楼

人的精神需要的内在矛盾。


意志的实现、积极的情绪与自我意识存在着内在的矛盾。即意志的实现、积极的情绪会带来自我意识的淡薄,自我意识的清醒引起逻辑思维和消极情绪。简单举个例子。在水浒传中,高球的义子,原来过的也是穷苦日子,过继给高球之后,按理说过上了幸福的日子。天天好吃好喝、走马观花的生活,在那个年代应该是很满足了。然而,他对这种生活似乎没什么感觉,或者这种生活给他带来的感觉,如同浮在空气里的灰尘一般,这种感觉难以牢固的掌控。当他在庙里看到林冲的老婆后,求之不得,如同掉进了地狱一般,又似乎从此找到了人生目标一般。这显然说明,原来天天好吃好喝、走马观花的生活里,他没有感受到多少快乐感,这种快乐感与自我意识的附着力非常的弱,或者说他与他对原来生活的感觉联系程度太弱。一遇到挫折,消极情绪就像洪水一样把他淹没了,原来那种生活完全抵消不了消极情绪的冲击。


原因就在于,自我意识在这种意志得以随时实现、积极情绪满布的空间里,逐渐的沉迷消逝了,好像浮在里面似的,没有着力点,进而抓不住这种生活状态。一阵风起,自我意识就被从这个空间里吹出来了。


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同样是对富贵生活没有任何感觉,富贵生活对他的牵引力很小,看到纺车的女孩,恨不得跟了人家去,原因都是类似的。


1,情绪与意识


情绪,有时候情绪往往是复杂的,这里按照量变引起质变原则,取其中占主导地位的一种。比如,某人见了大师,立马恭维一番,这位大师连忙谦逊的予以回应,此时某人感觉大师更为高大了。单一的情绪就像闪烁着火焰的火把一样,我们的关注点在火苗上,火苗缥缈不定进而感觉不是很到位,如果再来一点别的,把缥缈不定的火苗去掉,我们的关注点就在产生稳定火焰的火把上,此时看到了实质,犹如谦逊后的大师一样,感觉很到位。有时候,积极地情绪带一点消极,反而会更让人觉得积极情绪很到位,但此时占主导地位的仍是积极情绪。反之消极情绪也一样。


情绪可以简单的分为两种,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情绪属于一种状态,可以说是平面的。


积极地情绪,让人感觉上升、散漫、轻快,引起意识的淡薄、模糊。积极地情绪,让人内心感觉快乐,让人情绪高涨,情感上的动力充沛。同时,对意识有较大的亲和力,进而意识会逐渐的沉迷于这种感觉之中。显然,积极地情绪让人感觉快乐,充满动力,但是逐渐的沉迷于这种感觉,独立意识的感觉会薄弱。比如说,炒股的时候,账面盈利时,感觉较好,人也比较有活力,但是独立意识被快乐的情绪所吸引,导致对风险的敏感性下降。


积极地情绪,如同一碗水变成了水蒸气一样,水分子运动速度变快了,但是单位体积的质量也下降了,让人的心态变得非常轻盈,有活力。这种心态所附着的事物也少了,也即积极情绪像风筝一样,与产生积极情绪的放风筝的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进而这种心态的强度会下降,一阵微风可能就明显的影响心态。


积极的情绪,给内心创造了一个舒适的环境,进而这种状态会进一步延伸,进而自我意识安于现状、不在向外探索,排斥感觉不适的事物,舒适环境里的事物少了,意识到的范围也就小了,同时对环境的敏感性也下降了。


消极的情绪,让人感觉下降、收敛、厚重,引起意识的清醒。就像一个水果在干枯时的状态一样。


消极的情绪,让人内心感觉阴冷,让人情绪低落,情感上的动力散漫、无力。同时,人会不自主的感觉不舒服,对这种情绪有抵触,进而自我意识会比较清醒,自我意识的感觉强烈,进而意识会自觉的让自己区别于这种不好的感觉。显然,消极的情绪让人感觉情绪低落,精力散漫,但是独立意识较强。比如说,炒股的时候,账面亏损时,情绪低落,没有动力做事,但是意识比较清醒,对风险的敏感度较高,亏损稍微增加内心的起伏就较大。


2,理性与意识


理性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逻辑思维阶段和意志实现阶段。


逻辑思维阶段,此时往往会碰上难以解决的问题,人的大脑在不停搜集大脑内部和外部的信息,并运用各种方法来尝试解决这个问题。人此时的着力点在大脑内部的思考上面,在想着如何解决问题,把各种有用、无用的信息,各种可行或看似可行的方法都放在自我意识的附近,再对比问题的具体情况,找出解决思路。显然,此时,正在找解决方案,主观意志没法实现,内心愿望无法在外在的事物上展开,改造外物的动力会比较弱,反而区别于外物的个体意识较强,同时思索的过程中,自我意识在不停的调集信息,自我意识也较强。


逻辑思维,由一系列因果关系相推进,是立体的,像一根钢丝绳一样,可以把心力困在目标上面,可以把关注点调动的信息与逻辑思维及其对象捆在一起。当我们努力的思索一件事时,我们的心力得以聚焦,依附在这件事情上面,进而体现出人精神运行的动力。


逻辑思维,则可以以问题为中心,调动这些信息,寻找合适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调动,体现了精神运行的动力。逻辑思维过程,是一种动态的有明确指向的不停调动信息、筛选信息过程。犹如一个人,以登上山顶为目标,在半路上不停地想办法怎么登上去,思索的过程体现了人的活力、动力。


比如说,古代大臣跟皇帝相处时,感觉伴君如伴虎,大臣会思索怎么跟君主打交道,免于遭殃,大脑一直在不停的思索,大脑的着眼点在于寻找解决方案,而不是执行解决方案上面,着眼点在于内心,显然外在的与皇帝打交道时主动性不足,不会像在下人面前那样完全展现自己的所思所想,此时个体存亡意识和独立意识较强。


意志的实现,犹如一张施工图,按部就班即可,也是平面的。


意志实现阶段,此时内心的愿望可以自由自在的强加在外在事物之上,想怎样改造外在事物就怎样改造,没有束缚,没有压力。显然,此时人的行动没有阻力,做事的动力很充足,但是同样人的关注点在于改造外在事物上面,相对于内心与外在事物的距离很近,关注点沉迷在外在事物上面,人的个体意识、独立意识会很单薄。比如说,皇帝处在意志的实现阶段,想怎样对大臣就怎样对大臣,着眼点在于大臣身上,想怎样改造大臣就怎样改造大臣,完全没有任何的束缚,动力很充足,但是个体意识、独立意识会很单薄。


此时,人的动力没有附着在如何为实现目标搜集信息、寻求方法上面,而是像森林大火一样,没有目标到处散逸,做什么事都看起来兴兴冲冲的,能量散逸在外面,而不是心里。犹如一个人,空有一身力气,却没有目标无所事事,结果不管在什么事上都要挥洒力气,看起来似乎到处都在用力却又处处力度不够没有大的结果。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4 17:32:30发表
  • 5楼

意志的实现和积极地情绪与意识的关系。



当积极地情绪与意志的实现结合的时候,人会更为注重外在,注重表面,活力更多的展示在外面。意志的实现和积极地情绪,一个侧重于在外在事物上,一个侧重在内心的感觉,可以看做一个事物的两面,动力很充足,人会比较有活力,但是人的独立意识较弱。比如说,带兵打仗时,所有士兵都服从将军指挥,显然此时整个部队很有活力,并且这种活力体现在对敌作战上,部队的目标也集中在敌方身上,士兵此时犹如将军的四肢一样,将军的个体意识、自我意识显然较差。这里面,战斗力如同前面人的活力,将军的个体意识如同人的独立意识。


由于意志的实现和积极地情绪,给人带来活力、满足、快乐,这可以作为人一切行为的目标,简单地说就是人们一方面追求内心的快乐,另一方面有追求在社会上事业有成,想做什么就能做成什么,心想事成。


由于意志的实现只是既定方案的展开,大脑只要按部就班即可,它和情绪都保持了一种平面感。


显然,暂时的保持上述状态可以让人保持自信。但是,这种状态,随着意识的逐步丧失,人的满足程度会逐步的下降。如同品尝美食,刚开始觉得味道很好,随着越吃越多,最终完全没有当初的那种激动了。人会逐步沉迷于这种状态,渐渐地个体意识丧失,进而出现感觉空洞的状态。自我意识的警觉性下降,进而对不认可行为的控制力下降,进而习惯于维持现状。内在的活力显然是下降的,趋于散漫、无力感强烈。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周复
  • 2017-10-14 19:48:54发表
  • 6楼

物质需要的满足,实际上就是精神上满足。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物质得到满足,人类的健康就是最主要的了,如果实现青春永驻才是最有吸引力动力的。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5 18:33:41发表
  • 8楼

逻辑思维和消极情绪与意识的关系


逻辑思维和消极情绪,范围都局限在内心,精力内敛,人没有什么外在活力,但是人的独立意识较强。比如说,当部队休整整风时,整个部队的关注点从对外打仗转移到对内部人员挑毛病上面。有些士兵就靠边站了,参与人数少了,整个部队的活力就下降了,并且这种活力体现在对内整风上,部队的目标也集中在自己身上,对外作战的动力就很小了,显然此时将军的个体意识、自我意识显然较强。这里面,战斗力如同前面人的活力,将军的个体意识如同人的独立意识。


逻辑思维和消极情绪,可以给人带来意识的清醒,可以促使人通过意识调动信息处理问题,可以作为人解决问题的起始。并且通过逻辑上的层层嵌套,给情绪带来纵深感。


显然,暂时的保持上述状态可以让人认识自我,并有处理问题的能力。但是如果长期保持就有问题了。这种状态,尤其长期的低落情绪显然不利于人的身心发展,逻辑思维的无限延伸就像无限循环的电脑程序一样,无始无终。仅仅有独立意识,但是动力不足,无法大规模、快速的调集到信息,此时就像哈勃望远镜投向宇宙深处一样,也许会有大收获,但代价也很大,效率低。此时,人的独立意识会面对漫天的低落的情绪,感觉无从下手,甚至会陷入抑郁状态。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6 18:09:17发表
  • 9楼

四种状态的交叉组合


如果意志的实现和消极情绪结合,此时犹如一个大权在握的君主整天却愁眉苦脸,显然二者会相互牵制,既能避免意志的过度泛滥,又能避免消极情绪的过度延伸,意识独立性也比较强,这种状态可以长期保持。比如,两个牛角尖狭路相逢碰到了一起,互相对峙着,谁也不让谁,这种状态显然很危险,等时间长了,俩人感觉累了、渴了、乏了,情绪大为低落,意志逐步衰弱,这时候也许就想开了,各自走路,此时消极情绪缓和了意志的过度泛滥的危害。比如,一个成年人在家里愁眉苦脸,情绪低落,这种状态时间长了也不好,看着小孩在眼前晃来晃去,很不顺眼,拉过来就打了一顿,情绪一发泄,状态就好多了,此时通过意志的实现,消极情绪得以缓解。


二者的结合,消极情绪减少后,降低了独立意识对其的排斥强度;意志过度实现的衰落,增加了独立意识对其的控制广度。消极情绪减少,会让人心里感觉稍好一点,独立意识对其排斥性降低,独立意识的清醒度也会稍微降低。意志过度实现的衰落,会让人的注意点从意志的对象上脱离出来,针对该事物的意志的强度也会下降。注意点从意志的对象上脱离出来,会转而关注其他事物;意志强度的下降,关注单个事物的精力也会减少,进而会关注更多的事物,进而进入意识内部的事物增多,独立意识的控制广度增加。


如果逻辑思维和积极情绪结合,此时犹如泛滥的河水汇入了河道一般,郊外的大风进入城市只能顺着街道一般。显然,二者也会互相牵制,逻辑思维给了积极情绪流动的边界,积极情绪的动力会有很大部分在抵制边界中耗散;消耗的动力传给了边界,给了边界以张力,限制了逻辑思维这张网的进一步延伸,同时那些在边界内部的积极情绪则给逻辑思维增添了动力。比如,小孩子一高兴起来就手舞足蹈、胡作非为、任性胡闹,家长直接打骂则是对其情绪的直接压制,这是向孩子灌输一种强力逻辑;通过讲理,促使小孩增加逻辑思维能力,把情绪释放在恰当的地方,则会两全其美,即教育了孩子,又压制了他的情绪。


成年人,往往逻辑思维、行为规范多一点,但是情绪也跟着低落,这是成长过头了,到老年又会再次纠正过来。比如,孔丘一辈子探索治国理政的方法,逻辑思维显然得以无限的延伸,但是各处不采纳,孔丘心里自然难受了,难受了或者心里急了难免会把逻辑思维用在歪路上。如果某为君主决定给他以机会,显然孔丘的情绪会立马高涨起来,在工作中他的一些不切实际的逻辑思维显然会自然而然的被放弃,同时也认识到为政的复杂程度,积极情绪会下降,通过积极情绪的下降,限制了逻辑思维的过度发展,那些留存下来的逻辑思维和积极情绪则可以恰当的发挥作用。在下一轮,工作中的问题也许更为严重,逻辑思维也进一步深化,积极情绪进一步下降,最后可能会在严重的问题面前败下阵来,或者变成意志过度泛滥加积极情绪的管痞,或者变成逻辑思维加消极情绪的沉默的大多数。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8 22:01:58发表
  • 10楼

四种状态如何协调与意识的关系


比如说爱喝酒,首先会意识到酒的滋味,还没喝到时,难免会情绪低落,进而想着怎么喝到酒,到哪里买,怎么去,买哪一种,买多少,等等问题,想好后实施计划,想法得以实现,意志得以实现,喝到酒后心里感觉非常舒服,意志的空间和积极情绪的空间都在这件事上得以拓展。如果喝酒的状态持续下去,天天烂醉如泥,显然对酒味的意识会越来越薄弱,进而整体的意识也会逐渐薄弱,得到的快乐满足感会逐渐的消逝。


那么怎么才能让从酒中获得的意志的空间和积极情绪的空间得以延续呢?


可以采用跳跃的方式。时刻准备好能获得酒的方法和能力,当对酒味的意识很清醒,很想喝时,进而引起情绪低落时,依靠意识调动并运用方法获得酒,进而意志开始伸张并得以实现,喝几口酒,心理满足了,积极地情绪状态也回来了。此时在酒上的人生理想可以说得到了最大化的实现,实现之后就要主动放下,避免沉迷。沉迷只会带来意识的丧失,意识丧失之后,人会停留于现状却没有什么感觉,显然这种状态不太好。


总之,逻辑思维、消极情绪和独立意识可以看做成一节自动电池,一旦意识想启动,就会产生电流,这个电流就是意志的实现和积极地情绪。当然,这个电池有一个放电时效,过一段时间就得歇一歇,就像电鳗一样。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19 22:12:38发表
  • 11楼

四种状态的长期运行


除了喝酒这种简单的事,生活中还有很多长期、复杂的事情。比如为实现成就一番事业的理想,青少年时努力学习,到中青年时运用所学知识,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法,到中老年时问题得以解决,获得意志的实现和情绪的满足。这是需要人整个生命周期来完成的事情。这一个大的周期,又是由许多中等的周期构成的,中等的周期下面又有一些小周期构成。


选一个中等的周期作为案例——心理状态的成长。


小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对外界是没有安全感的,只能逐步的从亲近的人开始。显然刚开始,负面情绪很容易出现,对外界很敏感,一有惊动,很容易哭闹。当然,正面情绪和负面情绪都在慢慢成长,但是侧重点不同时间显然不一样。到了五七岁的时候,基本上达到了前面几年人生的巅峰了,在几个熟悉的人中间,意志得以舒展,积极情绪很多,跟前几年畏首畏尾的状态明显不一样。有时候小孩皮了,打他也只是哈哈的笑,这是积极情绪过的释放的结果。对比小时候,大人稍微远离一会儿,就没了安全感,哇哇大哭,显然差距很大。这个阶段的心理成长,主要是跟大人建立亲密关系,在这个关系环境里面,小孩的意志实现、积极情绪在这一阶段达到顶端。


再之后,上了小学,目标转为学习为主,以及跟同学、老师打交道。进入一个新的环境,刚开始都是安全感不足的,尤其在学习上,老师怎么说就怎么做,信心不强;到了初中阶段,小孩的记忆力达到顶峰,学习上也逐渐得心应手,对很多问题有了自己的想法,会出现叛逆的情况。从小学到初中这短时间,最后几年又达到了人生状态的顶峰。这个阶段的心理成长,主要是跟课本知识建立亲密关系,完全相信课本知识,小孩的记忆力在此阶段达到顶峰,对外部世界也有自己的看法,意志实现方面进一步成长,某些观点上会跟父母有显著的冲突。这个阶段的成长,主要是跟学习建立适应关系,在这个关系环境里面,对学习生活的适应,小孩学习成绩良好的意志实现、进而带来积极情绪,进而在这一阶段达到顶端。


再之后,从高中到大学,又是一个新的阶段。此阶段,随着所学知识的深化,不在迷信课本知识,开始对学到的知识有自己的判断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得到进一步发展,但局限于就课本论课本。课本知识的特点在于时间延续性和空间感非常强,跨度很大,进而一些远久年代和其他地方人的所思所想会对人产生影响,能让人呈现一种历史的纵深感,空间上的跨度给人以精神上的风格多样化。这个阶段的成长,主要是跟知识建立理性关系,在这个关系环境里面,对知识的独立认识、思考、取舍的意志实现、进而带来积极情绪,进而在这一阶段达到顶端。


再之后,进入社会,社会是一个竞技场,注重现在、未来。之后的几年又是一个循环。先是对社会环境的适应,进而有自己的想法。如果过早的进入社会,未经过高中、大学阶段,则人的精神状态会更为注重现在,即每天所接触到的环境,没有了历史的纵深和远方人的经历、知识等等支撑,在之后长期的竞争中,可能会逐步的浅薄化。


当然成长的过程有很多条线在齐头并进,而且不同的人侧重点也会不一样,越往后分化也会越大。


从中可以看出,四种状态的运行呈现周期性循环往复的变化。四种状态在意识的引导下,轮流上阵,在这种螺旋形上升的状态中,人达到了一个又一个阶段的顶峰。


在家庭中,父母与孩子的关系方面,事实上很多都不太理想,没有呈现出周期性变化的情况。尤其一些放任自流型的、独裁性的父母,造成孩子的心理状态长期处在单一状态,难以激发实现结构优化的动力。或者一些管得严、管的松,效果都难说。父母往往是一个态度用到头,要么一直严,要么一直松,要么侧重于自己擅长的,要么想起来了摆一摆家长的派头。对于以孩子为教育主体,以其后续几十年成才的效果为判断标准而言,很难说那些父母好一点,那些差一点。所以,成长的过程有时就像一个黑箱,既有富不过三的老话,又有祖宗积福的奇事。家庭里面人数有限,很多情况下父母也做不来。事实上很多人都是通过外部人际关系和主观意志来解决心理状态的周期性变化,实现心理结构的优化。但是,这种不确定性非常高,有些人得以成功,有些人可能没什么效果,这犹如摸着石头过河。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21 22:16:56发表
  • 12楼

良好状态的持续


当时间跨度无限长时,很多事物难免会发生变化,就是无常,但是如果时间跨度很近,则很多事物几乎是没有变化的,就是有常。


小孩子会说话之后,在他之后的生活里,至少在99%的可能性下,可以保证他一直会说话。那么,在这个时间段内,在这种概率下面,他一直会说话的判断,就是永远正确的,是永恒的,是有常。同样,草原上有一群野驴,在外界环境变化弱于野驴的适应能力时,虽然有个体的衰老死亡,但也有新个体的产生生长,这个种群可以一直的存在下去,从整个种群的层面上看,这个群体是永恒存在的,也是有常。如果精神世界里有众多的兴奋点,也像这群野驴种群一样,在外界环境影响较弱的情况下,这些兴奋点也可以通过此消彼长的方式,持续存在下去,兴奋点的连续使得兴奋状态在一定频率上整体上实现了永恒存在,这也是有常。如果有多个电池并连在一起,像放炮一样此起彼伏的实现连续电流产生,则会实现电流产生的永恒,这也是有常。


同样,如果有多个事物能在不同地方能以一定的频率的带来意志实现、积极情绪以及自我意识,则可以说实现了理想生活状态的永恒。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我觉得有的人总喜欢在人际关系上做文章,他们的意思好像是你今天要是对别人有什么一点点没做到位的地方,别人明天就会来加倍的报复你,就是这种报复心理特别强,而且别人也根本没惹你,也对你没敌意,他们就会去报复别人,就是特别斤斤计较,而且特别喜欢挑拨离间,也许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挑拨来扰乱这个世界?而且这种挑拨很多人看着还感觉很好笑,因为有时一眼看穿他就是在挑拨,他们还一天乐此不疲的做下去。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22 20:30:46发表
  • 14楼

人们往往对新的、没见过的东西感觉好奇,想去一探究竟看看究竟有什么东西,或者获得一种新的体验。视觉、听觉、触觉等等方面信息的摄入,标志着人接收到新空间的信息,意识到新空间的存在。


比如,某人野游碰上一个从没见过的山洞,此时会对这个山洞充满好奇。一方面,想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好看的景致,或者说值得收藏的东西,再看看洞里崎岖不平,荆棘丛生,想进去得想办法先除去这些东西,想好之后按照既定的思路开始进入洞里探险,最终按照原定计划完成探险。另一方面,刚看到这个山洞时,面对陌生的环境,难免心里会生出恐惧之心,等到进去之后,发现没有危险,同时面对新的环境,会感觉到失去了原有熟悉环境的束缚,内心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愿望,自由自在的活动,进而会感觉到一片自由清爽,充满喜悦。


实际上,好奇背后的动力是人们在无意识的拓宽自己空间的愿望。这种愿望分两方面:


其一是逻辑空间的拓展,即通过理性分析,结合新空间的特点,考虑自己的主观意志如何能实现,紧随着就是意志空间的拓展,即自己的主观意志的实现。在逻辑空间的拓展,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进而需要搜集各种信息、方法,并加以综合,此时个体意识比较强,而在主观意志实现时,人的注意力在外界,个体意识比较淡薄。


其二是情感空间的拓展,先是消极情感空间的拓展,而后是积极情感空间的拓展。在消极情感空间拓展时,人会对当前情感状态感觉陌生,产生不适,情绪消极,产生阴凉、冰冷等等感觉,让人清醒,此时自我的意识会比较强烈,进而会考虑改变这种状态。随着对环境的熟悉,陌生感逐步消失,安全感增加,积极情感空间得以拓展,人会沉迷于这种情感状态,进而自我意识比较淡薄。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23 22:06:40发表
  • 15楼

精神世界的困境

有些人,物质财富非常多,个人成就也很高了,从表面上看他们的生活应该是非常令人满足的,然而从他们的内心来看似乎跟一般人的差距不太大,甚至有些还不如一般人在精神层面的满足程度。还有一些人,物质生活的富足带来了精神生活的散漫,进而人性中不好的一面,犹如地下的虫卵碰上了合适的季节全从地下爬出来了。面对这种全新的环境,整个社会很少关注这方面,历史上也没有相应的经验可用,个人就更不用说了,很多人束手无策,进而整个人的精神生活甚至不如一般人了。而一旦遇上一些不怀好意的诱惑,或者看不见的陷阱,遇到挫折的时候,人性不好的一面犹如暴雨前满天的乌云一样,把所有好的东西都遮盖了,整个人好像从来都住在地狱里似的。这显然说明,原来物质富足的生活里,他感受到的快乐感非常薄弱,这种快乐感与自我意识的附着力非常的弱,或者说他与他对原来生活的感觉联系程度太弱。一遇到挫折,消极情绪就像洪水一样把他淹没了,原来那种生活完全抵消不了消极情绪的冲击。原因就在于,自我意识在这种意志得以随时实现、积极情绪满布的空间里,逐渐的沉迷消逝了,好像浮在里面似的,没有着力点,进而抓不住这种生活状态。一阵风起,就被从这个空间里吹出来了。


面对这种困境,对于我们所喜欢的东西、能带来快乐的事物,应该持一种适可而止的态度。比如,对美酒,享受到这个快乐之后,要适可而止,把这种快乐封存起来,即记住美酒能带来快乐(意识)、保持获得美酒的能力(逻辑思维)、对美酒的怀念(消极情绪);同时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快乐的事情方面。等到机会合适了,再释放里面美酒带来的快乐。比如说,对游戏打通关的渴望,获得意志的实现,也应当如此的处理。在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像放鞭炮那样,以一根引线来不停的引起理想的实现,进而获得长久的满足。


意志实现、积极情绪与自我意识难以共同存在,或者说这种合和的良好状态几乎难以持续。可以考虑次一等的状态,使得意志实现、积极情绪与自我意识以一定的频率交替出现,这样仍然可以整体上效果比较好,不至于在一种状态里沉沦。在愿望的实现过程中,自我意识,与对当前状态不满足、进而有很大的动力实现愿望的状态相关;意志实现、积极情绪与愿望实现的结果相关。所以,在单个愿望实现过程中,自我意识与意志实现、积极情绪会依次出现。如果有多个愿望依次实现,则自我意识与意志实现、积极情绪会交替出现,并会持续下去。这种以一定的频率交替出现的状态,可以说整体上效果也可以接受。


自我意识,与对当前状态不满足、进而有很大的动力实现愿望的状态相关;逻辑思维、消极情绪,从理性和感性方面提供了解决问题的途径;意志实现、积极情绪,则代表着愿望得以实现。


进而,我们需要在心里封存很多的待实现的意志和待享受到的快乐,即自我意识、逻辑思维和消极情绪,一旦三者共同作用会导致意志实现、积极情绪被激发出来。显然,封存的越多越好,但是当数量多的时候,如何合理安排结构、避免效果相互抵消,又能共同作用把人推向一个更高的状态,就成了一个重要问题了。


对个人而言,在有限的时间、空间里,有限的精力里,从哪些方面,以何种方法,才能实现最优的封存效果呢?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28 22:21:52发表
  • 16楼

精神世界的建立的微观方面

我们所在的社会组织,除了给我们满足生存需要外,还有发展需要、精神上的需要,结构非常复杂,而人类社会外面的自然界,结构稍微简单一点,基本上只有维持生存一条主线。可以借鉴生物界的结构,来寻求最优的封存策略。
在此,可以把自我意识带动下,达到的意志实现和积极地情绪,作为我们的生活理想。
先从微观方面考虑。
当我们想到生态环境时,会立刻想到绿色的植物和奔跑的动物,实际上在这背后都是生命力在驱动。我们追逐的生活理想,犹如自然界的植物动物的生命力。
首先这种生命力可以分为两类,植物拥有的和动物拥有的。植物生命一般较长但是难以活动,生命的活力小;动物生命短但是可以移动,更能释放生命的活力。生命活力可以分为生命维持时间较长的,和生命活力更强的两种类型。
我们的生活理想,至少也可以分为两类:理想的满足时限较长的,理想的满足程度更为强烈的。
第一,理想的满足时限较长的。比如,家长承担的家庭责任,可以持续数十年,这个责任的实现过程可以长达数十年,中间同时也伴随着责任实现和理想的满足。即我们整体生活理想中的这一部分,其持续时间可以长达数十年。比如,我们事业、工作的成功,可能也需要几十年的不间断努力,在这个不间断努力的过程中,随着成功的一步步实现,我们这一部分的理想也在不断逐步实现,不断地得到满足。这种理想的实现期限比较长、理想的满足时限也会比较长,但是当我们细细回味这种满足状态时,内心会觉得很欣慰、很充实等等,显然不够激烈,不像漆黑的空间里灯突然亮时给人的惊喜之感,似乎活力不太足。显然,这类似于植物的较长的生命期限。从另一方面讲,植物犹如生物界的基石,给其他生物提供了最基础的能量来源。像安定的生活、维持温饱的食物等等带给我们的平淡而持久的满足感,可以说是我们追求其他理想时的基础。我们这一类的生活理想,犹如整个生活理想里的绵绵无尽的溪水一样,充分显示了我们的理想带给我们在时间延续上的活力,其他的理想都以此作为自身满足时限长短的标尺。
第二,理想的满足程度更为强烈的。当我们玩一些很激烈的游戏、看一些无厘头电影的时候,或者其他比较刺激的事情的时候,情绪会被很快调动起来,但是很快这种感觉就会消逝,甚至过后再想起来的时候感觉索然无味,进而不愿意去回想。像前文里讲的,水浒传中高球的义子整天做的就是这一类的可以让人瞬间高兴起来的事情。这种活动可以瞬间、快速点燃我们心中的能量,让整个人瞬间充满活力,犹如一堆柴草瞬间轰的一下全着了。显然,这类似于动物的追捕、跳跃时充分释放的生命活力。从另一方面讲,动物尤其一些食物链顶端的动物,犹如生物界的最绚丽的花朵,最大程度的展示生物界生命的光辉和活力。我们这一类的生活理想,也是如此,充分显示了我们的理想带给我们最大化的满足时的感觉,其他的理想都以此作为自身满足程度强弱的标尺。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晓凌
  • 2017-10-29 11:14:51发表
  • 17楼

这个问题很重要,如何永葆青春,人体是如此,国家其实更为重要了。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0-29 22:26:39发表
  • 18楼

第三,自然界有差别巨大的不同环境,植物也相应的做出了适应性的进化,不同地区的植物都有其特有的适应性进化。对我们个人而言,每个人的生活空间千差万别,个人机遇、能力禀赋各有特点,这需要我们像植物那样做出适应性的变化,找出这个生活空间里在时间的延续上能长久保持生命活力的目标,进而作为我们在这个空间里全部理想里面,理想满足时限较长的代表,这也是其他的理想测定自身满足时限长短的标尺。比如说,事业上有潜力的人,可以把事业成功作为自己未来几十年的长期理想;善于社会交际的人,可以把社会关系的稳定和拓展作为自己未来几十年的长期理想;注重家庭生活、子女教育的人,可以把家庭生活的和谐美满和子女的学习有成作为自己未来几十年的长期理想。


第四,同一地区往往有多种植物和多种动物混杂而居,这充分提高单位面积内植物、动物这些代表生命力的整体的质量。我们的生活理想也应如此,在个人有限的熟悉的生活空间里尽可能多的培养爱好、兴趣,既有时效较长的,又有满足感很强的,中间还有一大部分是二者兼而有之的。比如说,读书是一个长期的爱好,日积月累下来也可以保持长久的满足感。一些微妙的幽默,奇葩的联想,相声里正经的胡说八道,小品里的生活乐趣,诗里面的饱满的情感,都可以给人带来满足感。这些乐趣的加入,可以让我们的精神生活更为丰满,更加绚烂多姿。在当前的基础上从理想的持久性和对人的满足程度所围成的巨大空间里,更为全面、充分的展现精神世界的摇曳多姿。


第五,地球上的陆地环境差异巨大,然而再恶劣的环境,都会有很多植物、动物去开垦生命力的空间;海洋里一些环境恶劣的地方,也有很多奇异生物在展示生命的张力。犹如小说里经常歌颂的,在恶劣的人文环境下,总有人在开拓良知的空间并展现其韧性。我们的生活理想也应如此,不能仅仅满足于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在精力充沛的情况下,应该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到一些蛮荒之地,或者精神上的一般人接触不到的境界里,阻断各种阻碍,开拓新理想的空间。比如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们现在生活在和平的环境里,然而还有一些人的生活在战争的环境里,可以设想由于某种原因我们进入到他们的环境时,该如何寻找新的生活理想体系,这里面不但有需要我们长久努力的事业、长期的爱好兴趣,还有那些能迅速激发我们活力的小理想、小目标。在一个新的空间里,如何合理、快速、有效的从一片荒芜之地变成一个种类繁多、生机盎然、抗灾能力强的精神王国,这是需要我们在平时都认真考虑的。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01 21:42:45发表
  • 19楼

第六,动物界有一条明显的食物链,各种动物依据自己的能力和竞争状况,在食物链上占据不同的位置。每种动物的求生存的进化历程实质上都是对其生存空间的不懈拓展的过程。对意志实现程度和情绪积极程度的追逐,同样与此类似。对个人而言,同一个方向上的理想,往往随着理想的逐步实现,又会继续设想更大的了理想,显然这也带来了意志实现程度和情绪积极程度的进一步的提升。比如,没房子的人,可能其理想是有个小房子能安身就不错了;等到有了小房子,又会想着最好能再大一点;最后可能一套房子已经满足不了他的愿望了。显然,他在房子的理想上,越走越远,进而意志实现程度和情绪积极程度都得以提升。当然,仅靠单一理想的推进,其阻力也很大,效果也不是最好的。如果又对其他理想的实现造成阻力,造成整体上理想结构的退化,犹如草原过度放牧沙漠化一般,显然整体效果变成负的了。


第七,面临地震、洪水、陨石等等自然灾害袭击时,足够的抗风险能力和灾后恢复能力是非常必要的。精神世界对外部不利变化的抵御能力,同样与此类似。人的一生很少有一帆风顺的,面临挫折时,如何保持已有的信心、心态不动摇,安然无恙的走出挫折的影响,显然是非常有必要的。有些挫折,如同狂风暴雨一样,是否能在最猛烈的时候坚持住,能否坚信终有雨过天晴的那一天,这是对人的忍耐力的考验。有些挫折,如同落下的陨石一样,能把周围很大一片土地变成荒漠。大的陨石坠落能造成恐龙灭绝这样的大灾难,但是地球上的生命在度过这次阴霾之后,又一次得以浴火重生,开出了比原来更为绚烂的花朵。有些意外事件,或者难以避免的事件,总会以某种形式发生,对我们精神世界的影响就如一次陨石袭击一般,显然我们也应该向有顽强生命力的生物界借鉴,在灾难之后进一步开拓精神世界的新高度。


第八,地球上的生命虽然是在持续不断的发展,但并不是呈线性发展的,而是呈跳跃式的发展。不管植物、动物都有其生命周期,在单个个体的生命周期结束之前,通过种子或者后代,继续延续这种生命形式,以这种火炬传递的形式来实现这种生命形式的延续。生物界的高级生命的这种做法,显然是为了获得生存上的相对竞争优势。理想的实现,同样如此,不但要保持能实现的最低目标,还应考虑如何以最短的时间、最高的效率来完成,跳跃性可以在某段时间内调动更多的活力来推动目标的高效、快速实现。比如说,在考试前的备考阶段,跟正常上课时按部就班的学习差别很大,这时更注重于一些难点、重点在短时间内集中精力快速的突破,显然这种效率要远高于正常上课时的。


第九,地球上每时每刻都有生命的衰老死亡,对落叶、动物废物等等的快速分解能力,是一个生态系统正常运转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简单的分解,如同火灾一样,直接把他们变成无机物,但可能会产生一些有害物质,无法实现完全再利用;高级一点的,通过一些细菌等微生物降解,生物降解的好处是能量完全实现再利用,最大限度的减少了能量的浪费。当一个理想实现之后,达到预期目标之后,如何能快速的返回到初始状态进而预备下一次的再利用,同样与此类似。这个初始状态就是适当消极的情绪、清醒的意识、逻辑思维能力,当然这是针对当前的单个理想,其他正在进行的则尽可能不要受影响。否则,就像森林大火一样,好的坏的全部烧掉,不是最优的做法。那些整日沉迷于走马观花、吃喝玩乐的人,虽然仍然保有那种喜好的习惯性动作,但是已经完全没有了开始的那种感觉,其精神世界犹如温水中奄奄一息的青蛙一样了无生机,怎么解决呢?待这种理想实现到一定程度之后,应该考虑快速的返回到初始状态,进而转移到其他理想上面,在转过了多次之后才可以预备下一次同样理想的再重复,这样才能实现预期的获得满足的目标。老而不死的状态堆积的多了,难免死气沉沉,了无生机,与其这样还不如来一次彻底的出清,获得新的开始。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 dk168
  • 2017-11-02 18:51:50发表
  • 20楼

上面只是从微观方面对精神世界的建立在几个方面的简单描述。当这个精神世界从远处看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


我们追求意志的实现和积极情绪的舒展,实质上背后还需要有一个我的存在,即静态上表现的对区别与外物的自我的强烈意识,以及动态上表现的对我的其它部分的操控的能力。这二者正常情况下显然是难以共同存在的,追求二者的协调共生或者说共同壮大,应该是人的最高理想。


第一种,在此,可以借鉴太阳系的某些特点,做一说明。


太阳系,居于核心的是太阳,围绕其周围的是状态运行稳定的行星、状态运行不稳定的彗星以及一些误入其间的东西。第一,行星的运动状态相对于而言是非常稳定的,一般情况下其轨道一般不会受到意外情况的影响,行星的质量也是非常大的,甚至还可以有多颗卫星。行星可以说占有了围绕太阳运动的物质的绝大部分,并且其运动状态相对于彗星而言非常稳定,接受的太阳能量较为稳定。第二,行星的运动状态过于稳定,导致它与太阳的距离,远不如彗星在某一刻非常的接近太阳,更充分的接受更高密度的太阳辐射能量,当然彗星其代价是靠近太阳时大量水分的蒸发。而当彗星远离太阳时,在太阳系的边缘地带,可以获得更多的水分、尘埃物质,增加质量。彗星可以说是太阳系里非常活跃的星体,比较接近太阳系的早期活动状态。虽然整体上彗星质量小,运动状态受意外情况影响的概率比较大,但是它可以以更近的距离靠近太阳,接受更高密度的太阳辐射能量,又可以以更远的距离远离太阳,到太阳系的边缘去吸收物质,增加质量,为下一次与太阳的亲密接触积累质量。


这个最高理想的状态,同样与此类似。可以大致分为两种实现策略,注重当前所得结果的策略和注重未来获得感的策略。


a,注重当前所得结果的策略,类似于上文中行星的运行状态。这个最高理想实现起来难度很大,可以以最高理想为中心画圆,以实现最高理想过程中获得的全部成果为标准,在不同的距离上设定不同类型的目标,并为其设定大概可以实现的安全边界。然后,在这个安全边界内,选取一些次于最高理想的易实现的其他理想,进而逐步的实现。比如说,某人小时候的人生理想是做一个工程师,那么从他小学到大学直至进入职场,中间的各个阶段都可以设定一个逐步接近人生大理想的小理想,随着小理想的逐步实现,人生大理想的实现难度也越来越小。如果他的运气够好,随着他的小理想的逐步实现,大理想的实现也是水到渠成。然而,现实中大部分人早已忘记了小时候的人生理想是什么了,小理想的一个一个实现过程中,总有一些难度非常大,有些几乎不可能实现,于是受制于各种原因,总会在某一步停下来,只好对着人生理想望洋兴叹。或者说,虽然仍在滋滋不懈的努力,但是理想终究太远,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好歹目前的状况也不差。回过头来看看,虽说最高理想没有实现,至少得益于人生理想的牵引,总算得到了一些成果,没有不虚此行。


在这种情况下,也许最高的理想没有完全实现,但是相对而言,收获也可以;但是,显然这种状态也很容易让人陶醉,满足于现状,想要往前进一步努力的动力会比较弱。


b,注重未来获得感的策略,类似于上文中慧星的运行状态。这个最高理想实现起来难度很大,可以以最高理想为中心画圆,以实现最高理想的能力为标准,在不同的能力上设定不同类型的实现路径,再在此路径上设定具体的运行路线。然后,按照既定的运行路线,逐步的接近最终理想。比如说,某人小时候的人生理想是做一个工程师,如果他从小比较聪慧,知识学得快,那么可以让他有更多的时间进入工程师队伍里实习,碰到目前知识水平难以解决的问题了就回到学校,继续学习,直到获得解决问题的足够知识,解决问题后,再回到工程师队伍里,继续实习;反之,如果学习新知识的能力差一点,在工程师队伍里碰到目前知识水平难以解决的问题了,可以多花点时间呆在学校里学知识,学好后能解决问题了,则再次回到工程师队伍里实习。通过多次学习、实习的循环,可以使他有足够的知识、经验做好工程师的工作。即使在工作过程中,又遇上了一些新的难以解决的问题,再回到学校学好相关知识后,可以再次解决这些问题,继续做一个工程师。


实际上,这也是一种理想状况。现实情况是,有很多人在困难的打击下,对理想的追求可能一去不复返了。这种策略里面,对理想厌恶、失去了理想,可以说就一了百了了,什么收获也没有,显然不成功了损失会非常大,几乎颗粒无收;但是如果成功了,则效率很高,收获也会很大。还有一种介于失败和成功之间的状态,仍然处在走向成功的路上,就像彗星一样,在竭尽全力的靠近太阳时,在那个最短的距离上,突然觉得棋差一步,只好再次回去准备下一轮。在这种情况下,最高的理想没有完全实现时,几乎没有什么收获,进而这种状态很难让人满足,想要往前进一步努力的动力会比较强。这种策略的动力会比较强,但是是否能有所收获,实现理想,获得一定满足,则难以保证。


    谢谢您的阅读, 您是本文第 36590 个阅览者
单张最大不超过1M!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